5.0

2022-09-01发布:

e本大道一卡二卡三仙踪林青玉案 1-2

精彩内容:


               第零章   楔子

  青玉案·元夕辛棄疾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箫聲動,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衆裏尋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紅塵,如露亦如電,如夢亦如鏡,夢醉夢醒,鏡裏鏡外,將每一個人分爲正
面和反面。夢裏客和鏡中人沒有絕對的善惡,也沒有絕對的美醜。人生逆旅,路
上行人同時沐浴在陽光和黑暗之下,高貴聖潔有時只是一張炫彩的畫皮,淫蕩的
形象下也許是堅守……但是,當紅塵散盡,燈火闌珊,無論是大奸大善,還是大
悲大喜,都將找到回家的路……


                第一章

  魔都最高的建築,毫無疑問是八十八層的通雲大廈。這座叁百多米的地標式
建築默默矗立在長江邊,見證了魔都近二十年來數不盡的風霜與變遷,也見證了
一個巨大財團幾經分合起落的傳奇曆史。夕陽的余晖斜灑在通體玻璃的墻面上,
折射出的光芒在耀眼與輝煌間透出些許的肅穆滄桑,一如那個能夠左右東部經濟
的女人跌宕起伏的前半生一般。

  自二十年前,方氏集團被方若雲接手,並更名爲通雲集團以後,總部便坐落
于此。時年八月,才剛剛大學畢業方若雲就展現出無與倫比的遠見與魄力,短短
幾年間,幾乎以一己之力將通雲推上了時代的浪尖。自此,無論魔都潮起潮落還
是風起雲湧,方氏財團始終屹立于金字塔頂端,擁有著左右東部經濟的能力。

  此刻,方若雨把古天從通雲大廈的地下第一層電梯中拖了出來。

  「——小姨,我還有好多事要處理!通雲在籌辦分部,人選還沒確定,海外
貿易的事情……」,古天的話未說完,便已經被不耐煩的方若雨打斷。

  「這些都是借口,省省吧,——說!爲什麽躲著我?」

  黑亮的眸子清澈如水,被一雙如此明豔無雙的眼睛盯著,古天面色一紅,把
頭扭到一旁,吱嗚了一會兒,還是沒說出話來。

  古天當然沒法說出心中的真實想法,這五年來年以來,同在龍京工作且同樣
住在方家老宅的兩人一同上下班,幾乎形影不離,關系越發的親密無間。雖然不
知道對方的想法,但正當青春年少的古天心中不免對自己這個美豔絕倫又熱情火
辣的小姨産生了一些異樣的情感,不同于孩提時期纏著對方一起睡覺洗浴的孩提
心理,而是真正將方若雨當成了一個女人,一個他有生以來見過的最美的女人,
額,那個人除外,她已經不算女人了……

  扯遠了,這種心理作用下,古天不免産生了一些羞恥和罪惡之感,再加上對
于方若雨前夫方磨的愧疚心理,自然而然産生了躲著方若雨的舉動。最近更是將
龍京銀行魔都分行的副行長職位都辭了,躲在通雲總部那個女人的身邊忙活,雖
然那女人只是表面溫婉端莊實則冷酷無情,在自己心中不配做一個母親,甚至不
配做一個女人,但是總歸能給他充滿罪惡感的空虛心靈帶來些許的寄托和安全感。

  這些話古天自然是不敢說出來的,甚至在直視對方眼睛的時候都不敢想。否
則一旦引起這個身居龍京分行行長高位、號稱魔妃的小姨懷疑,說不得又會想出
什麽招來整他。正如此刻,都已經躲進廁所避難的古天,還是被剽悍的方若雨闖
進去抓了出來,此刻不知要將他抓去哪裏,更不知前方有什麽坎坷在等著他……

  「不說是吧,那下午陪我逛個街,你小姨我沒衣服穿了。晚上再陪我和朋友
吃個飯。」,魔妃大人不由分說地一扯古天,朝著她那輛絢麗的紅色邁巴赫走去。
「全魔都想要陪我逛街得男人少說也能把外灘站滿,你就美吧,啧啧……」

  「你衣服都多得365天不重樣了,」這話只是腹誹,借古天一百個膽子也
不敢說出來,不用說也知道是去當個擋箭牌,當得多了也就習慣了,嘴角只余下
一抹苦笑,還是乖乖地跟了上去。

  正當兩人快要跨上車時迎面走來一個美女,女孩大約二十出頭,論姿色只能
說是中上,但與方若雨成熟妩媚如水蜜桃般的韻味不同,那叁分清純叁分柔弱還
帶著叁分堅韌的氣質足以勾起任何男人或憐惜或蹂躏的沖動。兩彎細眉,斜畫在
年輕女孩略帶疲憊和憂郁的大眼睛上,訴說著生活的不易和心酸。

  「小怡姐!」,來人正是古天母親、通雲集團董事長方若雲的秘書。然而即
便古天只是禮貌性地打了個招呼,順便多看兩眼,還是發覺腰間傳來一股劇痛。
順眼看去,兩根蔥白如玉的修長手指狠狠扯在了腰間,耳邊傳來了方若雨惡狠狠
的聲音:「哼——我算是知道了,原來我們的小天天喜歡清純點的,你小姨我可
是傷透心了……」。

  古天只得帶著些許無奈地一下,乖乖向方若雨解釋起來,「小姨,不是你想
的那樣……別,你聽我說,她叫方怡,是我……是你姐的秘書,生活有些困難,
除了要養著爸媽、弟弟叁個人,還得供男友讀書,我……你姐可憐她,平日裏會
照顧她一點,一來二去,我跟她也就熟了……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哎……」

  「哼——解釋就是掩飾,掩飾就是事實,這女人一看就不簡單,你還是離遠
點好!身爲你最親的小姨,我得替你媽和你未來的老婆看著你,這種女人要不得。」,
魔妃的聲音極小,湊在古天耳邊竊竊私語。

  「行行,我知道了,哎……你先放開……「

  一邊的方怡剛和方若雨和古天打了招呼,眼見兩人打情罵俏都顧不上回應她,
眼中閃過一絲黯然,默默將那絲溫暖和卑微的暗戀壓在了心底。兩年前,眼前這
個男人向一束光,照進了她被生活戳的千瘡百孔的心靈。然而卑微的愛無處可尋,
灰姑娘在現實中永遠配不上光芒萬丈的男人,更何況自己已經……,也許這便是
紅塵,紅塵中蕓蕓衆生的普通人生,無法反抗,也無法逃避。方怡心中暗自一歎,
轉身朝著電梯走去,纖瘦清秀的背影微微搖擺,似乎不堪生活的重壓即將倒下。

  無話,片刻後,一輛色彩鮮豔養眼的邁巴赫從通雲集團的地下車庫中駛出。

  ……

  步行街,魔都目前最爲繁華的商業開發區之一,一個集端莊與妩媚、冷豔與
火辣于一身的女人擺著纖細的腰肢挽著一個氣質俊朗地男子,男子地手上拎著少
說也有十幾個購物袋,名貴女裝衣裙、男裝、甚至私密的內衣套裝一應俱全。女
人被天使吻過的面容、火辣的身材加上男人沈穩不凡的氣質,惹得路人頻頻回首。
但一看就知兩人身份非同一般,卻也沒有不開眼的人膽敢上前騷擾。

  感受著手肘上傳來飽滿且柔軟豐彈的觸感,未經人事的古天一陣面紅耳赤,
身軀都有些僵直,拎著十幾個袋子不敢有多余的動作。忍不住回想其剛才在女式
內衣店中的場景。

  十幾分鍾前,路過一家高檔內衣店的方若雨被櫥窗中的一套樣衣吸引,非要
拉著古天進去看看。害的古天頻頻引來氣質優雅的店員們奇怪的目光,

  「小天天,我穿這件怎麽樣?」,此時方若雨手中比著的正是挂在門前櫥窗
中的那一套樣衣,魅惑的紫色配上性感的镂空蕾絲,誘人二字不足以形容。

  看著面前不時拿著那件內衣調戲挑逗的魔妃大人,古天的腦海中霎時浮現出
方若雨穿著那套香豔內衣的景色,白嫩光潔看不見一絲毛孔的肌膚,豐滿挺拔足
有36D的胸乳,盈盈一握的柳腰,圓潤且挺翹異常狀如蜜桃的豐臀……,只覺
一股熱流「轟「的一聲直沖腦門,兩股熱流從鼻間噴湧而出,古天再也忍受不住,
借助尿遁掩面而逃。

  要說古天最爲熟悉的女體,自然非方若雨莫屬。二十一年來總共靜距離接觸
過的叁個女人中,古天對于幼時和母親方若雲的接觸毫無印象,和大學時的前女
友冷月也只停留在牽手階段,畢竟那時十六歲就已經大學畢業的古天還懂不了太
多。

  而在他十二歲去帝都讀大學之前,心智尚未成熟的古天時常纏著方若雨一同
洗澡睡覺,那時已經二十四五發育完全的方若雨也只當他是個孩子且極爲寵愛,
故而毫不避諱,一同洗浴時偶爾會將芳草茵茵之地和碩大白嫩上的粉紅櫻桃暴露
在孩童古天的眼中。且在古天回到魔都的這五年中,兩人的肉體接觸不知凡幾,
雖未像孩提時期一同洗浴那般直接,一般的擦擦碰碰早已經數不勝數。故而剛才
方若雨稍一挑逗,古天的腦海中立馬出現魔妃的絕色臉龐和魔鬼身材,不負魔妃
之名,挑惹得純情小處男古天落荒而逃。

  這家內衣點算是這個商城中最爲高檔的品牌了,有獨立的衛生間和多見試衣
間,甚至還有一些爲欲火中燒的情侶提供的情趣設施。衛生間就位于一間試衣間
之旁,古天剛在洗手池中用冷水清洗了一番,便聽見旁邊的隔間傳來了不堪入耳
的呻吟聲,聲音壓抑且輕悄,不過還是被向來反應機敏的古天感知到了痕迹。

  兩人的聲音都隱隱有些熟悉。「嗯……哼……嗚嗚……「,這是女子的聲音。

  「表姐,……,……,……古天……,……方若雨……「,具體的聲音沒法
聽清,但男子的洋洋得意顯而易見。意外地捕捉到了幾個熟悉的字眼,古天不著
痕迹地皺了皺眉,下意識地想到了晚上的聚會興許沒有那麽簡單,存在很大可能
是有人要算計自己二人。

  「要不要知會一聲小姨呢?」

  古天沈吟良久,還是決定走一步看一步,不打草驚蛇爲上,既然自己已經有
了提防,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自己這個小姨什麽都好,就是在對待敵人的手
段上完美繼承了其姐的狠辣無情,一旦被其知曉,少不得要鬧出大事,還可能牽
連許多無辜民衆。古天沈思了一會,仔細分析了對方可能的手段和目的,悄悄從
洗手間退了出來,拉著方若雨就走了出去,臨走時看了一眼那間緊閉的試衣間,
……,最好時虛驚一場……

  還在興致勃勃逛街的方若雨也發現了古天的心不在焉,被古天糊弄過去以後
也只當是因爲對方太累了,猶豫了一會兒便結束了此次逛街旅程,走進邊上一間
咖啡廳稍作歇息後,就挽著古天走回了車上,向晚上聚會的地點——「水幕年華
「開去。

  也是在片刻之前,方若雨和古天還未進入內衣店的時候,遠在通雲總部大樓
八十七層的董事長助理方怡接到了一個電話。

  「揚少,……,「,接通電話的方怡似乎回想起了什麽不堪回首的往事,眼
中一片痛苦和悲涼,」是,是的,古總和方若雨不在,出去聚會了,樓……樓上
……樓上就方董一個人……「

  「好,……好的,我會配合他的行動,您放心,……求您不要傷害我的家人
……我什麽都聽你們的……嗚嗚……」,挂斷電話,哭聲再也抑制不住……



                第二章

  「水幕年華」,魔都最爲著名的會所之一,也是大量上流人士的聚集之地。
此刻,一個包間中,五男一女正于高談闊論中等待著某人的到來。

  這六人中,顯然是以主位上的青年男子爲尊,此人大約二十五六,穿著幹凈
整潔的襯衣西褲,手上戴著名貴的腕表,一身行頭少說也得有幾十萬。氣質出衆
且隨和,兼著海歸成功人士的自信,若是走上街去,輕易就能迷倒一大片懵懂少
女。

  次一些的是兩男一女,分坐兩邊的次位上,仔細看去,會發現這叁人的面貌
有些相似,相必有著些許的血緣關系。

  此刻,包間門被輕輕敲響,得到回應後被人從外面禮貌地推開,包間內的衆
人擡眼望去,只見一男一女從門外走了進來,男子略顯年輕留著寸頭但氣質沈穩
目光有神,顯然是機敏過人。而那個女子更是讓在場的男人均是心中一熱,女子
穿著黑色蕾絲連衣短裙,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上未著絲襪,踩著黑色7cm高跟
鞋,泛著滑嫩瓷白的光澤,衣裙合適且修身,映襯得胸部高聳,身後曲線流暢,
分外挺翹,比那略顯瘦削的肩部還要寬上幾分,標準的黃金比例,讓在場某幾個
男人不自覺吞咽了幾口口水……,這兩位分外驚豔的來人正是古天和方若雨二人。

  剛進門的古天發現兩個表哥方永禮、方永謙以及表姐方永雯也在的時候,再
聯想到商城試衣間中兩個熟悉的聲音,就察覺到此次飯局也許有些問題,如今想
來,那聲音確實有些酷似方永禮和方永雯……

  一旁的方若雨自然也注意到了叁個侄子侄女,一向和這叁人不對付的方若雨
略微有些不滿地向主位上的青年問道,「謝凱,你什麽意思,不是說只是我們幾
個聚聚,怎麽把他們叫來了。」

  主位上的男人名爲謝凱,正是方若雲的至交好友、在任魔都市委書記謝民的
親生兒子,五年前隨父親去方家老宅拜訪謝民的老師方宗南時,無意中碰見了剛
和方磨離婚的方若雨,魔都魔妃的大名自然如雷貫耳,這一見便立刻驚爲天人,
锲而不舍地開始追求起方若雨來。

  由于其父大權在握,在魔都地位超然,方若雨也不好做的太過駁了他的面子,
只好和謝凱交個朋友,但是一直不冷不熱,偶爾答應參加聚會也會捎帶上禦用擋
箭牌古天。幸而此人叁年前被其父送到了不列顛留學,終于讓魔妃身邊清凈了叁
年。

  「哪裏話,永謙是我前些年在國外留學的同學兼朋友,也不是外人。何況你
還是他小姑吧,大家都是熟人,聚一聚而已。」

  方若雨懶得接話,拉著古天在桌對面坐了下來,想好好看看這些人今晚又有
些什麽套路。

  方家叁位小輩在場,古天和方若雨得真實關系自然已被揭穿,男朋友顯然是
扮演不來了。但謝凱卻意外地並未展開攻勢,只是一個勁地勸在座各位喝酒。

  ……一時觥籌交錯,酒過半旬,謝凱及其帶來的兩位朋友,以及方永謙叁人
都有了些許微醺。

  一邊的方永雯大小也算個美女,大約二十五六的年紀,得益于方家的優良基
因,五官還顯端正,身材也算有料。此刻,正默默坐在一旁並未作聲的方永雯渾
身一震,只覺一只粗大油膩的肥手順著自己飽滿光潔的大腿遊進了短裙之中,輕
輕摁拭著兩腿只見最飽滿敏感之處,不是方永禮還能是誰。

  慌忙擡頭向桌上望了一眼,見沒有人注意,暗暗松了口氣,剛把手伸下去想
要制止那肥豬手的肆虐,卻突然間更加劇烈一震。若是有人能從桌下望去,就能
看見那只指節粗大的鹹豬手已經不滿足于輕輕的揩拭,而是粗魯地拉開了單薄地
蕾絲丁字褲,兩根指節對著早已水潤滑膩的蜜縫捅了進去,一進一出有節奏地抽
插了起。

  這可苦了方永雯,不僅要死死抑制嘴邊的呻吟,還要時刻注意身邊人尤其是
古天二人是否發現。心中對方永禮這豬猡的大膽暗暗著惱,卻是毫無辦法。

  古天正暗中觀察著在場的各位,一瞥便看見方永雯就坐在五大叁粗方永禮身
側,還算白嫩的臉頰上染著一抹微微的暈紅,而方永禮的一只粗手始終放在桌下,
不知在幹些什麽。忽然見到方永雯渾身劇震,劇烈顫抖了好一會兒,心中頓時明
白過來,這兩人果然有問題!真是不知廉恥違逆人倫!古天暗中咋了咋舌,卻沒
注意到方永謙端起酒杯朝他望了過來,

  「表弟,我敬你一杯。」

  「好好,表哥莫怪,我走神了,罰幹這杯。」古天爽快地拿起酒杯,將滿杯
酒一飲而盡,心裏琢磨著眼前這人的路數,卻不料腰間再次一痛。

  「你喝那麽多幹啥,想死啊,別理他不就行了……」耳邊傳來方若雨略帶不
滿的聲音,溫軟香甜的氣息撲在耳根,毛孔都有些癢癢,古天只覺得酒精有些上
頭,一時不知如何接話。

  「表弟啊,我這做表哥的稍微說幾句,你可別介意啊!」,方永謙也是一臉
謙和有禮的微笑,顯得溫和卻不失風度

  「你們二人雖說未必有血緣關系,可也不能走得太親密是不,免得穿出去落
人口舌,……別,我不是那意思,你們關系好我是知道的,也沒有離間的意思,
只是爲我們方家和通雲的風評著想。」

  「你什麽意思?」

  古天還在細細琢磨方永謙話裏的意思,方若雨卻是炸毛了,拉開椅子站起來
便向對方質問道。

  那邊的方永謙沒有再說,謝凱和幾個外人自然不好插嘴,一旁的方永禮卻是
不耐煩地撇了撇嘴,陰陽怪氣道,

  「也不知是哪個野種,明明跟方家沒有血緣關系,卻還是占著通雲的股份不
放。」

  古天和方若雨因爲方若雲的關系都占據了大量通雲的股份,這話就差明著罵
古天了,方若雨自然忍受不了,一酒杯朝著古天潑了過去。

  「你腦子有病嗎,小天是我姐生的,檢驗報告單上明明白白!」

  「你們就是看了我們的股份眼饞,無事生非!」

  「小天,我們走,別理他們。」說著也不理謝凱,拉著古天就沖了出去。

  「別走啊,以方若雲的身份,檢驗報告做個假還不容易。」,方永禮被潑了
滿頭,卻還在小聲嘀咕,見挽留不成,又小聲地嘀咕了一句,「算了,那邊也只
是讓我們盡力挽留而已,再說,這對gou男女指不定上哪鬼混去了,一時半會
兒也回不去。「,這話聲音很小,身邊的謝凱都未聽見。

  再說另一邊,古天跟著方若雨走出會所,剛才那兩個方家嫡系小輩的一番話
雖然無異于玩笑或者故意激怒之舉,但回想方若雲一直以來的作爲,還是讓他心
裏泛起了幾絲波瀾。主要原因還是在于古天對方若雲意見很大,特別是方若雲狠
辣無情的手段……感受著手心中那只柔弱無骨的溫熱小手,心裏卻不知爲何有了
些不該有的想法……

  「小天,別想了,他們就是在挑撥。我姐是你親媽,我就是你的親小姨,這
事不用懷疑!「

  「我沒事,你自然是我最親的小姨。」古天很自然地笑了笑,將心中一些不
該有的想法驅逐了出去。

  「走,小姨帶你去吃好吃的。」,方若雨也一掃剛才的怒氣沖沖,笑容也再
次明媚起來,但這足以顛倒衆生的笑臉也只會在最親近的幾人面前展現。

  古天剛想「嗯「一聲,心中不知想到些什麽,

  」小姨,還是算了,我先開車送你回去……回通雲還有事情。「

  「好吧,你真掃興!「

  古天也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麽。

  此時,月上柳梢,魔都燈火輝煌的夜景才剛剛開始展現冰山一角。

  ……

  通雲總部,方怡走上八十八層,輕輕敲了敲門。

  「是方怡嗎,進來吧!」,聲音柔美溫婉,讓人如沐春風般的動聽

  方怡這才小心地推門走了進去,出乎她的意料,此刻屋內不止一人,背朝她
的是一個站姿筆挺的女人,小麥色的肌膚透出健康飒爽的英姿,臀部將本來寬松
的運動褲高高撐起,翹起的弧度讓人歎爲觀止,一雙大長腿不知是不是習慣原因,
筆直並攏在一起,不見一絲縫隙,讓人不得不感歎造物主的神奇。

  對面那個女人更是得到了造物主百分之一百的垂愛,不知情者完全看不出年
齡,初看第一眼,只覺得她面容秀美,五官精致,身段纖秀恰到好處,仔細一瞧,
又覺得她的五官過分完美,挑不出一絲一毫的瑕疵,但卻也只是恰到好處的柔美,
不存在半點魅與媚。

  她只穿著一身常見的OL辦公套裝,叁千青絲中規中矩地盤成雲鬓绾在腦後。
卻只是靜靜站在哪裏,就如空谷幽蘭般悄然綻放,就如屹立于雲巅之影,也如隱
在天邊的雲彩,遺世獨立,不染半點煙火氣。

  任歲月飄零,我自不染紅塵……

  每次見到方若雲,方怡都會楞神半響,心裏湧出各種形容詞:端莊、典雅、
高貴、出塵……諸如此類,卻無任何一個足以形容。

  只聽方若雲對著對面那個女人說到,「就這樣,你去吧,幫我盯著她倆,別
出什麽亂子,別讓他擦槍走火,這倆人太不讓人省心。」,讓對方開門走了出去。

  望著坐回桌前,輕揉著太陽穴的方若雲,方怡連忙上前,「方董,我來幫您
沖杯咖啡。」

  說著從辦公室的櫥櫃上取下一個瓷杯,轉過身去,向杯中沖滿醇香濃厚的液
體,小心地端放到若雲的辦公桌前。

  「方董,沖好了,您喝吧!」

  「嗯,你去忙吧」,忙于手中工作的方若雲並未擡頭,自然也沒看見方怡有
些緊張的表情。

  ……

  同時,一個帶著深深黑眼圈,舉止輕浮的青年男子走進了通雲大廈。 e本大道一卡二卡三仙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