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老司机午夜试看18禁止午夜《许愿神龙》票房破亿 国产动画电影于变局中开新局

精彩内容:

大約一年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電影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挑戰。相比真人電影,動畫電影,尤其是其中的合家歡動畫電影、低幼年齡向的動畫電影似乎面臨著更大的不確定性。

2020年電影院複工複産後,在國慶檔上映的國産動畫電影《姜子牙》表現強勁,以超16億的累計票房排在年度票房榜的第叁位。與此同時,除《姜子牙》外,在過去的一年多的時間裏,動畫電影無論是數量還是票房成績,都不及疫情前的2019年。即使是《瘋狂原始人2》這樣較爲優秀的品牌進口動畫,票房成績上也沒有太多增長。

新冠肺炎疫情給動畫電影市場帶來了哪些不確定性,國産動畫電影如今面臨哪些挑戰和機遇,國産動畫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麽?面對這一系列問題,多位資深動畫電影人和電影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 新冠肺炎疫情讓動畫電影消費動能減少?

回顧2019年,即使除去超50億票房的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市場中仍有多部票房過億的中外動畫電影。其中,《熊出沒·原始時代》、《白蛇:緣起》和《羅小黑戰記》的累計票房分別突破7億、4億和3億。《小豬佩奇過大年》票房同樣過億元,加之《全職高手之巅峰榮耀》、《豬豬俠不可思議的世界》、《潛艇總動員:外星寶貝計劃》、《巧虎大飛船曆險記》等中小成本影片,讓這一年市場中的國産動畫十分豐富多樣。

進口影片方面,除《冰雪奇緣2》這樣的好萊塢大制作動畫電影外,日本動畫《千與千尋》、《天氣之子》、《名偵探柯南青绀之拳》、《航海王:狂熱行動》等,在國內市場中均獲得過億的票房成績。此外,這些年不少法國、英國的非好萊塢動畫電影均在國內市場中上映,讓國內電影市場中的動畫電影節目非常多元豐富。

1612355610.png

2020年中,盡管《姜子牙》表現亮眼,但無論是過億動畫片的數量,還是公映的數量,都較2019年有較爲明顯的減少。票房方面,除《姜子牙》外,票房過億的還有《瘋狂原始人2》、《數碼寶貝:最後的進化》、《變身特工》和仍在上映的《心靈奇旅》,而且後面幾部均爲進口動畫。

中國動漫集團發展研究部主任宋磊算了筆賬,2020年國産動畫電影票房不到18億元,這其中《姜子牙》一部影片就占了90%以上的票房。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共上映國産動畫電影30余部,累計票房超過70億元,約占全年總票房的11%。宋磊認爲,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各類別動畫電影的消費動能均嚴重不足。

宋磊說,影院一百多天的暫停營業固然是2020年國産動畫電影上映數量和票房有較爲明顯下降的原因之一,但這背後也折射出目前大部分國産動畫電影沒有形成不可替代的消費價值。“《姜子牙》之所以能夠一枝獨秀,也是因爲其宣傳主打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關聯度,使之具有某種不可替代的屬性。”在他看來,相比之下,大部分國産動畫電影無論從內容、獲得方式,還是娛樂感,在電視或者網絡上都有很多可替代的文化産品,一旦遇到疫情這樣的情況,這種替代作用就會彰顯出來。

他特別提到,在動畫電影中,主打低年齡觀衆的動畫電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尤爲明顯,因爲出于安全考慮,這段時間很多家長更傾向于讓孩子在電視上或網絡上觀看動畫電影。

持同樣觀點的還有中國電影票房吧創始人塗彪,他認爲,新冠肺炎疫情使很多家長不敢讓年齡較小的孩子去影院觀影,而且由于觀影過程需要戴口罩,這對于低年齡的孩子而言相當不舒適,很難堅持。

資深動畫導演丁亮則認爲,現在還不能判斷哪一類的動畫電影受疫情的影響更大,只能說從時間上判斷,新冠肺炎疫情比較嚴重的時候,所有動畫電影乃至所有電影受到的影響都比較大,但隨著管控到位,疫情緩解之後,疫情對所有影片的影響都隨之降低。

1612355654.png

◎ 點映等線下營銷受限

   動畫電影營銷轉戰線上

相比真人電影具有明星這個天然的宣傳點,動畫電影更加依賴“自來水”的口碑傳播,映前的口碑場、大規模點映、線下營銷等方式,這幾年已逐步成爲動畫電影的主要營銷方式。而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以上的營銷手段在近期也難以施展。

從早期的《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和《熊出沒》系列的試映、“家長審片會”,到《西遊記之大聖歸來》、《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自來水”的口碑發酵,都離不開線下的營銷發行。

而由于疫情的管控,如今這些線下的營銷方式規模大不如前。爲此,將在今年春節檔上映的《熊出沒·狂野大陸》,也把宣傳搬到了線上。作爲影片總導演,丁亮介紹說,今年《熊出沒·狂野大陸》加大了線上宣傳力度。“我們准備了多款線上物料,除了常規的預告片外,還有專門創制的暖心短片,此外還充分利用短視頻平台展開營銷。利用影視解說號以及一些二度創作征稿的方式,加強與觀衆在線上的互動。”

宋磊則表示,不能進行點映等大規模線下營銷其實對大制作、質量上乘的動畫電影作品影響更大。這也是2020年上映的《妙先生》、《動物特工局》等質量相對不錯的動畫電影票房不如預期的主要原因。“相反,一些小成本、影片質量相對一般的動畫電影,反而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宋磊認爲,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宣發的目的還是要增加作品與觀衆的關聯度,增強不可替代的消費價值感。“其實無論是否有這場新冠肺炎疫情,互聯網短視頻平台都將成爲動畫電影宣發新的兵家必爭之地。”

1612355695.png

◎ 線上發行、縮短窗口期

  動畫電影轉戰線上能帶來多大增量?

2020年,《妙先生》等很多動畫電影從線下上映到線上發行的窗口期明顯縮短,更有《星遊記》、《西行紀》等動畫品牌單獨推出了只在線上發行的動畫電影。可以說,動畫電影線上發行已經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助推下迅速成爲行業新的關注點。

在采訪中,提及動畫電影的線上發行,幾位業內人士不約而同地談到“趨勢”二字。

在丁亮看來,隨著移動網絡的普及,動畫電影線上發行逐步成爲一種趨勢。不僅是國內,包括像迪士尼這些老牌動畫公司,也都紛紛嘗試線上發行。

宋磊表示,線上發行對動畫電影片方的盈利模式拓展有較大幫助,但對院線來說並非好事,這就是爲什麽美國很多院線明確反對動畫電影線上、線下同時發行。“線上發行不僅僅沖擊的是影院短期內的票房收益,更重要的是,長期來看,它讓觀衆的消費習慣可能因此發生變化。”他還提醒影院“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客觀上助推了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發行模式,在趨勢面前,影院、院線的業務轉型升級已經刻不容緩”。

線上的發行模式改變的不僅僅是放映端,對于制片而言,同樣面臨新的挑戰。

“觀衆在線上觀看動畫電影會導致創作者講故事的模式發生變化。作爲內容提供方,在線上如何講故事是我們未來需要思考的課題。”盡管認爲線上發行是新趨勢,但丁亮同樣表示大銀幕有不可替代的地方。“人類終究還是群居動物,人們需要真實的社交,需要通過在一起獲得共同的情感和價值認同。因此線下觀影的社交屬性是線上替代不了的。”

1612355731.png

◎ 講述中國故事的動畫電影在國內會有更廣闊的市場

從《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創造國産動畫電影票房首次突破億元的紀錄,到《熊出沒》系列接棒《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成爲目前國內最成熟的系列動畫電影,再到《西遊記之大聖歸來》、《大魚海棠》、《羅小黑戰記》、《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一批優秀的國産動畫崛起,近些年來國産動畫電影取得了長足的進步。

也正是在國産電影邁步向前時,去年突如其來的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讓中國動畫電影和動畫電影市場平添了太多的不確定性。

在塗彪看來,未來,低幼向的動畫電影和成人向的動畫電影均是機會與挑戰並存,但他們之間卻存在著不同的困難需要動畫電影人去解決。

在他看來,相比成人向的動畫電影,也許低幼向的動畫電影面臨的挑戰會更多一些。“這些挑戰不僅僅來自這場疫情,更來自這個少子時代和移動互聯網時代。”

塗彪認爲,過去,無論是《喜羊羊與灰太狼》系列,還是《熊出沒》系列,他們品牌的培育期還都處在電視這個傳統媒體的全盛時期。這些品牌可以通過電視這個媒體,通過少兒頻道逐步樹立自己的品牌,但是,新的低幼向動畫品牌正處于移動化聯網時代,原有的電視生態不複存在。

“抖音、快手等新式互聯網平台是碎片化、圈層化的,無法像傳統電視媒體一樣在同一時間培養一大群觀衆。在今天,同年齡的孩子有喜歡看《熊出沒》的,有喜歡《海底小縱隊》的,還有的孩子喜歡《超級飛俠》……在這個時代,他們同樣是圈層化的,是一個個社群中的一員。”在塗彪看來,加之如今是一個少子化的時代,新的低幼動畫品牌培養觀衆要遠比過去困難得多。

1612355770.png

對于成人向的國産動畫電影,塗彪認爲未來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但前提是創作出更多的優秀作品。在他看來,近些年,尤其是經曆了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之後,中國人、特別是中國年輕人的文化自信大大提升,這也是國産動畫電影和中國式大片近些年在市場大賣的原因所在。

“《哪吒之魔童降世》中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道出的是地地道道的中國文化和東方哲學。”塗彪補充道,去年上映的《瘋狂原始人2》,以及正在上映的《許願神龍》、《心靈奇旅》等動畫電影都是非常優秀的作品,但它們的票房成績並不突出,也正是因爲它們本質上還是西方故事和西方哲學。“即使是《許願神龍》這個發生在中國的故事,內核還是西方的。”塗彪認爲,未來在中國電影市場,只有具備中國美學、中國故事、中國哲學的高質量動畫電影才能真正贏得市場。

對于中國動畫電影的未來,宋磊則認爲,疫情防控常態化使動畫電影的不確定風險增加。近一兩年,各主要檔期的市場容量可能會降低,六一檔等動畫電影特色檔期的整體規模可能受影響較大。“越是這種時候,市場對動畫電影的品質、內容要求會更高。未來,形成作品品牌、導演品牌、公司品牌仍然是增強動畫電影不可替代性的主要方式。”

而具體到創作上,丁亮表示,由于上線、家庭觀影等多渠道的出現,讓電影院不再是動畫電影唯一的觀影渠道,因此對創作提出了新的挑戰。想要把更多觀衆請進影院觀影,創作者就要能夠拿出更優秀的作品。除了渠道方面的分流,令丁亮更加擔憂的是來自其他行業的競爭。“疫情期間催生了‘宅經濟’,其中遊戲産業的發展非常迅猛,來自遊戲産業的競爭很可能會給動畫電影帶來第二次的沖擊。”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給正加速前進的中國動畫電影帶來了很多的不確定性,但無論如何,有“危”才有“機”。站在2021年的起點遠望未來,《熊出沒·狂野大陸》、《新神榜:哪吒重生》、《白蛇2》、《深海》等一批優秀國産動畫電影正向我們走來。

(作者爲陝西省委黨校教授)

老司机午夜试看18禁止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