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人妻丝袜无码专区视频网站丝袜控若妻凌辱生人形

精彩内容:

第一章 媚蕾的遊戲

      1

「那幺你是希望怎幺樣來設計您的新房子呢!是要既新奇又充滿了幻想的
感覺的,還是要略帶藍調且有點憂郁的呢!」

穿著一身剪裁合身裙且亮麗的白石珠實,笑起來很有氣質。塗著深紅色口
紅的雙唇中,露出了一口既潔白又整齊的貝齒。

「我個人是比較喜歡沈穩又安祥的感覺,可是當我徵求我女兒的意見時,
卻遭到了反對,所以只好……」

這個看起來有些年老的男子,正在跟珠實談論著有關房間的寬度,窗簾以
及沙發的顔色等等。

SUN電器的展示間就位于這高樓林立的市中心。

雖然這裏是以照明設備爲主,不過本館卻設立于有名的電氣街°°秋葉原
。在那裏不管是軟體、OA機器、家電産品,甚至于電動玩具等都一應俱全。

另外還有一些時下最流行且出自名設計家筆下的沙發、桌子、椅子、或是
名畫及裝飾品等等,具有美感的室內用品,也相當的豐富。

而且光是拿珠實現在所在的這個展示間所展示的照明設備來講,除了一些
常見的品牌外,從適用于十五、十六、十七層樓高的高空照明設備開始,一直
到世界各名牌,都應有盡有。不只如此,展示間裏甚至于還有一間可供試驗的
透明實驗室。

在這實驗室裏有一系列可搭配各式各樣進口家俱用的法國式冕形燈,讓客
人可以立即體驗這些照明設備的效果,進而促進客人的購買慾望。

四、五天前,丹野宗浩順道經過這裏時,一眼便看上了珠實,從那天以後
,他就常常藉故跑來這裏。

有時候來看著珠實在接待其他客人時的身影。他發現珠實雖然年紀很經,
可是對每個來場的客人而言,她卻是個最好的技術顧問。

針對各種不同品牌的照明設備,珠實皆可滔滔不絕約爲每一個客人做不同
的分析。儘管她辯才無礙的說著自己的意見與看法,可是客人的臉上都看不到
一絲一毫的厭惡感,相反的,每一個人都贊同她的說法。

不管是那雙包裹在緊身裙裏的長腿也好,還是高跟鞋中的腳踝也好,沒有
一樣不吸引著丹野的眼光。

(恐怕那隱藏在襯衣裏的腰部,也像腳踝一樣的細緻迷人吧!)

丹野自己沈思著。

雖然胸部看起來不是特別的大,可是卻也像雙峰一樣的挺立著。

(年紀大約是二十五、六歲左右。身高大約一百六十叁公分,胸圍嘛!應
該有八十五吧!胸形的話,看起來是B形。另外,腰圍大概只有五十九,或是
六十公分左右吧……)

依據觀察所下的定論,丹野認爲應該是八、九不離十才對。他一向自信于
自己的眼光。

「我可以了解您的千金,爲什幺會說喜歡法國或法國式冕形燈的心情。」

「哦,你真的了解嗎?」

「是的,我相當的了解。不過,我建議您打消那個念頭。我們可以利用單
純一些的燈飾來營造溫馨的感覺。」

「譬如說以台燈跟這種長腳燈飾做一個相呼應的間接式照明,也就是說,
將這個長腳燈放在下面的位置,然後往上探照,與上面的燈台所發出之亮光相
輝映的話,一定能替您的房間營造出一股既柔和又溫馨的氣氛。」

珠實用手指著男人頭上的燈飾一邊說著,另外又怕他不能了解,複又以目
錄上所刊登的各式新型的室內用品來搭配著做說明。

(這聲音真是好聽。想必她這種聲音,在那個時候,一定很能讓男人銷魂
蝕骨的……)

丹野幻想著殊實她激動時的樣子。

這年頭女強人愈來愈多了。而且過分的自信,使得這些女強人失去了原有
的質樸美。雖然話是這樣,可是對珠實來說,可能是因爲她太熱愛她的工作了
,所以她表現出來的並不像其他的女強人般令人無法忍耐。相反的,她的明豔
及親切感正強而有力的擄獲著每一個客人的心。

(真是一個令人激賞的女人……)

丹野想著。忽然他發現,其他的職員正慢慢的朝著他這裏走過來時,丹野
也打算轉移陣地。

丹野慢慢的踱著踱著,又不著痕迹且很自然的粘上了珠實,並且等待著她
的垂詢。

「您在尋找什幺呀?」

「啊!喔,是這樣的,我正計畫把房子設計成單一的型式。」

跟珠實面對面的談話,更能感受到她的魅力。

她有一張充滿智慧的臉龐,而且也不會令人覺得冷漠。雖然她可能因爲自
己的能力高而自負,可是她卻不會將驕傲表現在她美麗的臉上。

(如果她將驕傲挂在臉上的話,不知道會是一張什幺樣的臉……)

想著想著,丹野居然想起了自己男性的本能。

「是爲了要做生意才要改變設計的嗎?」

殊實微傾著頭問道。耳垂上的黑色瑪瑙耳環隨著珠實頭部的擺動,發出了
耀眼的光芒。

雖然第一次見到珠實時,丹野就已經發現到黑色真的很適合珠實。可是現
在他發現瑪瑙是爲珠實而存在的。這顆小石頭裝飾在珠實那豐滿的耳朵上,更
襯托珠實出的美麗。

「不,不是爲了做生意。嗯,不過也可以說是爲了雕刻吧!」

「耶!您是從事雕刻工作的嗎?」

「喔,不不不。是想放置一些喜歡的雕刻品。因此,想更換一些照明設備
,以便搭配這些作品。」

「啊,原來如此。」

儘管跟客人談論照明設備是珠實最拿手的事,可是她仍然覺得丹野是個難
得的客人。

「請問,是那一類的雕刻品,您想放置很多嗎?您的房間是多大呢?」

「我打算在五坪大的房間裏,放一樽大理石的女性雕刻品。雖然這是我去
意大利旅行時好朋友送的,我也相當的喜歡,可是我卻沒打算過要用一個專用
的房間來擺置她。但是最近,看一間房間剛好空了出來,于是就想何不利用這
個機會,順便重新裝潢一下。」

「您的意思是說,五坪大的房子裏,只放一件雕刻品而已?」

那種浪費,珠實光是想像,就已經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的確是令人讚歎
的。

珠實也很清楚,眼前這位有些白髮約五十開外的紳士,絕對不會是普通薪
水階級的上班族。

那一身剪裁合身的西裝與條紋領帶,倒是搭配的很好,令人有很深的印象


濃濃的眉再配上大大的鼻子,還有一個厚實的嘴唇,怎幺看都不會是個美
男子。可是卻令人有安全感,是屬于不會讓人産生戒心的那種人。

不過,在他穩健的外貌中,又透露著一些些的野心。令人對他有些好奇。

丹野確信,珠實已經對他所說的事,産生了極高度的興趣。

「如果您要重新裝潢那間房間的話,那幺照明設備也將要重新請人設計不
是嗎?」

「我並不想交給別人來設計,我打算一切自己來,包括照明設備的設計,
我也這幺打算。」

「哇!您要自己親自設計呀!」

「不過,既然你在這裏,我正好向你請教,要如何來美化這些設備。如果
你不吝指教的話,那就太好了。」

說完,丹野率先掏出了名片。珠實急急忙忙的接了下來,同時也掏出了自
己的名片。

『XXX照明設備公司照明藝術顧問白石珠實』名片上這樣的寫著。

就在丹野看著珠實名片的同時,珠實也很快的瞄了一下丹野的名片。

『丹野入學補習班、班主任丹野宗浩』看到這個,珠實想著,她曾經聽過
這個補習班的名字。

(啊,對,沒錯……)

那是東京都內,許多有名的升高中補習班中的其中一間,名氣也不小。

這時珠實終于體會到,如果是經營著那幺一間大補習班,且因爲對雕刻品
有興趣,並打算以一個五坪大的房間來擺設一座人體雕像,是說的過去的。

(難怪他一點都不覺得浪費。)

「您計畫把那房間設計成哪種品味的呢?像這樣一個用途的房間照明設備
,我還是第一次被問到呢!」

「難道你不想問我,想把房間設計成奇妙且充滿幻想的,還是有點憂郁且
帶點藍調色彩的呢?」

「耶……」

「事實上,你剛剛是這樣子在問其他的客人,對不對呢?」

「嗯,是……」

珠實有點不好意思,但很輕鬆的對他笑了笑。

「那幺,您是希望哪一種呢?」

「都可以。可且,我更希望還有其他的格調,我希望透過照明設備,能讓
那一幅雕刻品可呈現多種面貌。」

「哦,願聞其詳。」

「是,我希望有的時候,它看起來是華麗的,有時候又是漂亮而時髦別緻
的。甚至于有時候是妖饒而豔麗的。並且它有時候也可以呈現出立體的感覺,
或者是平面的感覺均可,反正就是可以呈現無限制的風貌就是了。」

「也就是說,照明設備與雕刻品一樣,都是具有藝術性的作品是嗎?」

「我想會來這裏選擇照明設備的客人,都是爲了追求更完美的藝術性而來
的吧!不然如果只是爲了普通照明而已的話,那幺就不用來這兒了,反正任何
一個電器行都可以買得到他想要的,你說是不是。」

「您說的極是,對一個從事專業照明設備的我來說,是不應該說這些令人
不好意思的話的。」

珠實臉紅的垂下了眼睛,那長長的睫毛也羞怯的眨呀眨的,更是令人心動


  *  *  *  *  *  *

這是珠實第一次跟自己的客人一起相約用餐。也就是說,這是珠實第一次
答應自己的客人的邀請,而且對方還是個男性客戶。

丹野跟珠實就照明設備的事情談了好一會兒。當他離開珠實的展示間時,
是下午叁點半左右。

過了一個小時之後,珠實接到了丹野的電話。

不管丹野是多幺有品味的大客戶,如果出席的人只有他自己的話,珠實一
定會婉轉的拒絕他的。

可是,丹野卻搬出了他的妻子來。

如果這只是一個藉口……雖然這個念頭曾經在她腦子裏閃了一下,可是畢
竟珠實還是對那間《雕刻的房間》所需要的設備很感興趣的。

但是事實上,丹野所提的計畫,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她一點把握也沒
有。

反正,如果丹野的妻子,到時候沒來的話,再找個藉口隨便打發他,再喝
個咖啡什幺的就脫身離去的話,也不算失禮了。

珠實做好了所有的打算,當然也包括退路。

他們約定的地點是距離這裏不遠,且比這棟大樓還要高層建築的最上面那
層樓上的一間飯店所附設的餐廳裏。

丹野跟一名穿著和服的女性,早已等在那裏。

雖然面對五十開外的丹野,珠實曾隨意的想像著丹野的妻子,也應該是個
四十開外的人。

可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是,眼前這個女人,看起來只有叁十幾歲,而且
有一張相當漂亮的臉。

頭髮向上梳起,露出一個光亮且美麗的額頭。頭髮黑且亮,脖子細長且白
皙,她在盤起的髮髻上插了一只用翡翠做成的髮簪,非常的顯眼。

身上穿的和服,以藍色爲底,是一件做工相當仔細又大方的新型設計的和
服。寬大的新型設計的和服,寬大的水袖,配上前襟的花紋刺繡,既美麗又豪
華,另外那條帶子也相當的出色。

真是一個適合穿和服的女人,一個能把和服穿得如此自然,甚至于如此的
合身貼切的女人,真是很少見。

因爲那和服彷彿是她身體的一部份,她所呈現的,並不是只有和服的美觀
而已,因爲與她的和服相輝映的是,那張極日本化的蛋形臉。這二者的融合,
産生了她身上特有的氣質。

那位絕對稱不上是美男子的丹野,跟它的妻子美琶子坐在一起的樣子,令
人不禁想起「美女與野獸」這句話,想到這兒,珠實不禁慌張了起來。

(我怎幺可以這幺想呢!)

珠實心裏,遣責著自己。

「我正在想,如果你有事不能來的話,該怎幺辦?來,我來介紹,這是內
人。」

「你好,我叫美琶子,請原諒我先生的冒昧。」

「啊!哪裏,請別這幺說。相反的,請原諒我的打擾,並謝謝你們的邀宴
。」

「沒這回事,我先生還有好多問題想向你請教呢!」

「是關于新房子的照明設備的問題嗎?」

「是,是……」

珠實突然發現,美琶子的臉突然紅了。

(她的身體一定很健康吧!)

珠實猜測著,不過她還是不明白,爲什幺美琶子會突然臉紅呢!

當珠實被問到,是要吃法國菜好呢?還是和菜時,珠實選擇了自己喜歡的
,不意,美琶子竟也選擇了跟她一樣的和菜。

這是一間座位分開設立的高級餐廳。

桌子的這一邊坐著丹野夫婦,另一邊是珠實與他們夫妻面對面的坐著。

珠實與他們夫婦一邊閑話家常,一邊大方的觀察著美琶子。因爲燈光的關
系,美琶子那塗滿紅色口紅的豐潤嘴唇益發美豔動人。

然而奇怪的是,她臉上那嬌羞的氣色居然未曾稍褪的,還殘留在她臉上。

(可能是因爲穿著和服,太熱的關係吧!)

珠實依據常理的判斷著。

「夫人您也喜歡雕刻藝術嗎?」

「耶……哦,是,是……」

美琶子像個女學生般,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時,總會有些放不開且拘謹。

(真是個可愛的人。)

珠實心裏讚美著。

(擁有這樣一位美人做妻子,丹野先生真是太幸福了,漂亮又可愛的女人
通常都是令人嫉妒的,可是我卻……)

珠實有點想不透。

而且,當然珠實是不會知道美琶子爲什幺會面紅耳赤的原因。

那是因爲美琶子的秘密花園中,裝有一個小小的機關。從那機關上延伸出
來的線就與肌膚相結合,另外還有一個開關放置在雙峰的中間。

這對丹野來說,並不是什幺稀奇的遊戲。這種遊戲,如果只有二個人在時
玩,它是一點樂趣都沒有的。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有第叁者在場的話,那就
很刺激了。

在日本清酒送來之前,珠實被勸了幾杯的啤酒。不一會兒,珠實就起身上
洗手間去了。

「喜歡,濕潤了吧!待會兒你站起來時,屁股上可別濕一大塊喲!那可是
很難爲情的事喲!」

終于那紳士般的臉色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付色瞇瞇的臉孔。

丹野把手伸進了美琶子的和服裏,替她啓動了開關。

「啊……不,不要……停……啊,親愛的,啊……」

藏置在陰部的小機關正激烈的震動著,被刺激的並不只有陰唇而已,就連
陰蒂的部份也被波及著。

「停,住手,啊……」

丹野不管另一個包廂裏的客人,也不管這些包廂是否隱密。也就是說,也
許他們的交談早已被別人聽到,或者說不定,另一道菜馬上就來了的情況。

那個機關依然持續的震動著。

雖然伸手把開關關掉是件很容易就做到的事,可是丹野是不允許美琶子有
違反他的命令的行爲。

美琶子坐不住了,她只好用手把腳按住,沒想到把腳合起來的結果是震動
的更厲害。最後她沒有辦法,只好把兩腳分開以減輕震動的摩擦。

不管怎樣,神秘花園裏早已一片水鄉澤國了,而且早已泛流到屁股上去了
,襯裏早已濕了,長內衣也濕了,緊接著,恐怕連和服也不保了。

美琶子想哭,她一想到將會往初次見面的珠實面前丟臉時,就覺得很難爲
情。

再想到自己的下體上居然被安裝了這幺一種機關的恥辱,就忍不住面紅耳
赤了起來。

現在美琶子覺得更熱了,身體彷彿要燃燒了起來一般,慾火也漸漸的升了
上來。

丹野很享受的端著酒杯,正在欣賞美琶子的表演。

因下體的激烈震動,美琶子按耐不住的鎖緊了她那美麗的雙眉,嘴唇也不
停的顫抖著。

這一切,丹野都開心的欣賞著。

美琶子的耳朵也紅了,而且額頭上正泌著冷汗。

美琶子她無助的一會兒握緊雙拳,不一會兒又按住雙腿,甚至于用力的抓
緊椅子的邊緣,美琶子真是一秒地無法靜止。

「請住手好嗎……啊,親愛的,求求你……」

「你不早點高潮的話,她可是快回來了喲!」

丹野邊說邊看了看洗手間那邊的通道。

「在這裏,不,親愛的……啊……」

「達到高潮之前不能停,就算珠實回來了也一樣。」

隨著下體的震動,美琶子想大聲的叫出來。可是在這裏,她不能。面對那
種不能叫出來的苦,美琶子只能用手抓住椅子,然後用力的扭動腰身使摩擦更
激烈以期快點達到高潮,結束這種難爲情的一幕。

「哇,這時候你怎幺變得這幺遲鈍了呢?快要達到高潮了不是嗎?那個姿
勢,真難看,好像在忍小便一樣。」

確實是這樣,此刻因爲下體內機關的震動關係,美琶子全身泌著冷汗,而
且她真的很想上洗手間。

美琶子張著嘴,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胸部也跳動的很厲害。

(啊……不行了。來,來了……啊啊啊,不,真要命,怎幺曾往這種地方
……)

「啊、啊、啊……」

美琶子用手死命的抓著椅子,襪子裏的腳指也用力的擰著,她數著眉頭,
嘴巴也半張開著。

經過了高潮的快感後,美琶子全身還在痙攣著,最後她就像掉在椅子上的
紙張一樣,攤在椅子上喘著氣。

這時珠貿也從洗手間回來了。

漸漸走近時,那一瞬間,珠實注意到了美琶子那痛苦的表情。

「看,回來了吧!剛好來得及。」

「停、住手好嗎?快,求你。」

眼看著珠實愈走愈近,美琶子不停的冒著冷汗,並小聲的哀求著丹野。

「自己關吧!」

美琶子立刻伸手關掉了開關。

(是胸口不舒服吧!)

看見美琶子伸手進入胸部,珠實這樣的猜測著。

珠實一回座,美琶子便拿著手帕不停的拭著汗水,臉比剛剛更紅了,看起
來更豔麗了。

「夫人,您怎幺了?」

「喔,沒事。」

「可是,您的臉……」

「喔,不礙事。那酒,喝了酒都會這樣,她恨容易就醉了。不過,她看起
來精神很舒暢的樣子。對不對?」

「是,是,我先喝了,珠實小姐,你何不也……」

美琶子拿著小酒壺的手,輕微的震動著,倒酒的時候,酒杯與酒壺也碰出
了聲響。

「對,對不起,我……」

美琶子慌張的抱歉著。

儘管她的臉色呈現出慌張的樣子,整體上來講她依舊是明豔照人。

(只喝這幺一點點就會醉,真好。)

珠實心中羨慕的想著。

美琶子說她今年叁十二歲,珠實則是二十七歲,再過五年,自己是否能像
現在的美琶子一樣的美貌,珠實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

「不好意思的想請教你,像你這幺能幹又貌美如花的小姐,一定是個單身
貴族吧?」

丹野邊替珠實倒酒,一邊小心的問著她。

「不,雖然我目前沒有小孩,但是已經結婚四年了。」

「哦,這樣子喔,真抱歉。我一直以爲你是個單身貴族,所以才敢邀請你
的。沒有回去做晚飯,你先生不會生氣吧!」

丹野又再度的道歉,一些想說的話也不得不就此打住,以免珠實不高興。

其實像珠實這幺有條件的人,追求者一定很多是不用說的,可是丹野萬萬
沒有想到,原來珠實早已經結婚了。

「我看起來,真的像個單身的人嗎?」

「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那幺說你們的婚姻生活。」

「不,謝謝您的關心。我先生是個忙碌的商社職員,晚上他通常都很晚才
會回來。那幺我呢,我的人生就是從現在開始享樂。雖然說我們是夫婦,可是
我們卻各自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且我也不靠他生活,畢竟時代不同了,您
說是不是?」

這幺說起來,美琶子認爲她自己就是珠實口中所說的那種舊時代的女人。

「是,你說的極是,我也有同感……」

美琶子臉色慌亂的應付著。

「如果你先生真不介意的話,那幺下回有空請一定要光臨寒舍,讓我們實
地商討一下有關照明設備的問題。」

「是啊!光是看設計圖,不看實物的話是不準的,當然你來的話,我們會
支付出差費給你的。」

說完丹野跟美琶子二人看了看,並同時點了點頭。

(到底他們是住在什幺樣的房子裏呀……)

珠實心中盤算著。事實上,現在較令珠實覺得好奇的是他們夫妻二人的生
活方式,而非照明設備。

      2

來到這裏映入珠實眼簾的是一幢西洋式的建築物。這個景像跟珠實所記得
的穿著和服的美琶子所留給她的印象是完全不搭調的。

白色的建築物配著黑色且時髦的門柱。磨石子地板也從外面一直到了玄
關的地方,另外還有圓形的窗戶。

雖然這個地方在都內來說,是個有名的高級住宅區,可是這一幢建築物卻
因爲擁有潇灑的外觀,而顯得格外的令人注意。

外面還橫挂了一個看板,寫著『丹野和服穿著教室』,這個更令人注目。

「嚇,原來夫人是位和服穿著方面的老師呀!難怪上次見面時,我就覺得
和服穿在你身上,就是跟別人不同,但是,我卻一句讚美的話也沒多說,真是
……」

那時珠實只覺得美琶子的一舉一動都恬適優雅,是一位生活在上流社會的
夫人。

然而珠實卻想像著她的和服穿著的教學教室,一定是間佔地頗爲寬廣,但
卻可能會有點無聊的地方。

透過對講機,珠實聽到了美琶子的聲音,不一會兒,美琶子穿著和服的身
影從玄關走了出來。

以落葉色爲底的和服面上配合著桃花的妖豔花飾,腰上圍的是一條出自名
古屋的帶子,穿上了這件既典雅又高尚的和服,美琶子更是令人難忘。

一進入玄關後就是一間客廳,此時天花板上的法式冕形燈正流洩著微妙的
燈光色彩。

沿著上叁樓樓梯的牆壁上也挂了不少的畫,當然這些畫在燈光的照射之下
也呈現出另一種不同的風味。

來到二樓的起居間一看,也是因爲燈光的關係,使得家俱在燈光下投射出
來的影子與天花板上流洩而下的美麗光彩,交織而成一個優雅的空間。

(真是太完美了……)

對室內裝潢及照明設備頗有研究的珠實,禁不住的讚美著,這兒真是一間
令人欣賞且完美的無懈可理的起居室,此刻珠實認爲,自己有待加強。

爲了要設計成放置雕刻品用,而決定改良的房間是在二樓,現在這裏只放
置了一架大鋼琴。

這裏除了一套沙發組是用來欣賞音樂及抽像派油畫之外,什幺也沒有。房
間的西南邊有一個二層的窗戶將外界的雜音與室內完完全全的隔音了。

雖然丹野曾說過,這間房子大概只有五坪多左右,可是珠實看了一下,應
該是不只五坪多,大約有七坪多左右才對。

「是這間房間要重新裝潢是嗎?」

「耶,是的……」

「原來這個樣子不也很好嗎!而且也還容得下一些雕刻品呀!屆時,鋼琴
、油畫以及雕刻品一起展示的話,不是更棒嗎?」

這真是一間相當有品味的房間,珠實實在是不想因爲自己的工作而勸他們
重新裝潢。

因爲這實在是太完美了。

「莫非,你們的雕刻品很大嗎?」

「嗯,不……」

「大約有多大呢?」

美琶子並未作答。

「莫非,夫人你也尚未看過那個作品嗎?」

「是,我是真的不太了解。」

美琶子的表情又回複到她們第一次見面時那樣,紅色又不禁的洩紅了她的
雙頰。

大概是因爲珠實話太多的關係吧!

「對了,丹野先生呢?」

「真是抱歉,我先生因爲有急事,所以今天晚上會晚一點回來。好不容易
盼了你來,他卻不在。不過,既然你已經專程來了,那幺就先看看這間房子吧
!」

當她聽到丹野不在時,珠實一點也不失望。因爲她不是爲了見他而來的,
她只是想知道,到底他們是住在那一種地方!

況且,她對這位美麗的美琶子夫人充滿的興趣,也早已遠遠的超過了對丹
野的。

「夫人你現在還在從事著和服穿戴的教學工作媽?」

「是呀,不過一星期只有二天而已,說是工作還不如說是在消磨時間罷了
。」

「哪裏,您太客氣了。」

「是真的,對了,珠實小姐你要不要嘗試一下穿和服的滋味?」

「哦!不,第一我只有成人式的和服,第二我自己不會穿著。」

「讓我來教你吧!反正今天剛好是休息日。你的時間上沒有問題吧,還是
你先生今天會在家,所以你得早點回去不可?但是,真的不會化很多時間的啦
!沒什幺關係對不對,你想穿哪一種和服呢?」

半強迫的說服著她。

美琶子牽著珠實的手走向一樓的和室裏去。

在這二間打成一間的和室裏,放置了一個價值不菲的上等木材製作的衣櫃


「這件給你吧!因爲我穿太華麗了。」

這是一件完全以紅色取勝的和服,確實是屬于年輕人的色彩。但是這絕對
不會是件華麗的和服。

因爲它所搭配的是一條相當樸素的帶子,因此整體上搭配起來,反倒有清
新亮麗卻不失典雅的味道。

「我不能接受這幺貴重的物品。」

「別客氣了,因爲我一直希望有人適合穿它。」

美琶子爲避免麻煩,所以乾脆把所有的配件都一一的陳列在珠實的面前。

「我大概一百五十九公分高,上次見面時我就注意到,你大概比我高個四
、五公分左右吧!所以我已經把裏面的長內衣加長了四公分左右,另外鞋襪也
準備了二十叁及二十叁半的,不知是否……」

珠實終于了解到,爲了今天的會面,美琶子早已經準備好了所有與和服有
關的一切。

一向都只穿緊身衣裙及洋裝、套裝的珠實,不諱言自己對穿上和服後的樣
子,一點自信都沒有。

「這,我這個髮型似乎不……」

「別擔心,只要將腰帶打個配合髮型的花結,不就可以了嗎?交給我吧。


美琶子開始動手幫還在困惑的珠實脫去衣物。

「夫人,我……」

「從第一次見到你開始,我就一直想看看你穿和服的樣子。」

珠實並未拒絕美琶子動手爲她脫去外衣。但是緊接著當美琶子伸手欲解開
珠實的上衣鈕扣時,珠實在美琶子的手尚未過來時,就快速的按住自己的上衣
鈕扣的地方。

「和服的穿著是否得體及展現出來的美感是完全取決于裏面的和服專用薄
衣是否穿著整齊。又內褲雖然很重要,但是也必須脫去才行。我先生不在,而
且平常都會來幫我忙的助手今天也沒來,教室也是密閉式的,就算在這裏面一
絲不挂的全裸,也沒有什幺關係的。」

美琶子小聲的在珠實耳邊說著,可是這是一種極盡煽情的聲音。

當上衣脫去後,黑白相間的緊身內衣褲被露出來時,美琶子目不轉睛的看
著珠實。

「雖然和服下用來墊襯的內衣早已選定,可是你現在的衣服下面好像還有
一些什幺對吧!你的內衣褲真是漂亮極了……」

對于第一次見面時,美琶子動不動就臉紅這件事,珠實認爲,是因爲喝酒
的緣故,也有另一半的原因是因爲她不習慣跟不熟的人來往及應酬。

然而,今天的美琶子看起來,好像對珠實有著什幺特別的想法或者是計畫


「那個……貼身內衣及薄長衣就讓我自己來吧。」

「可是薄長衣的領子是相當重要的喲!而且貼身內衣也不只是固定在腰部
就可以的喲,這些我常教學生們怎幺穿,才能使和服穿上去時發揮它的功能的
,所以呀,你就別介意了。」

儘管美琶子要珠實別介意,可是要珠實在穿著整齊的美琶子前面裸身,再
怎幺樣也是不舒服的事。

可是美琶子卻要她做。

珠實沒有辦法,只得轉過身去背對著美琶子,並開始脫去僅存的襯衣及內
褲不過最後她還是留下了內褲。

在僅存的內褲裏隱藏著的部份,珠實說什幺都不肯除去,而讓它裸露在別
人的面前。

想到這點珠實覺得滿羞恥的。

珠實用兩只手押著乳房企圖遮掩。

「內褲也說脫掉。」

「耶……」

「襯裙就是內褲的代替品,雖然最近也有一些和服用的內衣問世,可是卻
一點也不管用,我想教你的是從以前就流傳下來的正統和服穿著法……」

「可是……」

「別可是了。因爲你如果穿上內褲的話,那上洗手間時,豈不是很麻煩,
既然是要穿和服,就得穿正確的,你說不是嗎?」

「不過……」

「你看,像我……」

美琶子抓起珠實那遮掩著乳房的手,直接從和服的開叉處伸手進去。珠實
碰到了美琶子的神秘花園。

襯裙裏面是悶熱的,而且似乎也瀰漫了淫靡的空氣,珠實的手不由自主的
顫了一下。

「對不!你看我不也是什幺也沒穿嗎?」

珠實嚥了一口氣。

「所以羅,脫吧!」

美琶子牽著珠實的手又往上送上去了一些。

「啊……」

指尖碰觸到了肌膚,這是一個沒有茂密草坪的花園,到底指尖接觸到的是
哪個部份呢!

珠實確定她摸到的絕不會是大腿的肌膚。

珠實也確定那不只是汗水而是粘液。

珠實不禁楞在那裏。

美琶子的身子動了一下,于是珠實的手往下滑了下去,珠實又嚥了一口氣


珠實的姿勢都沒改變,一如剛剛脫去內衣時一般,另外左手還遮掩著左邊
乳房。

當珠實的右手手指接觸到美琶子下體時,有一股熱氣透過指尖傳到了珠實
的身上。突然間她覺得自己像被火燃燒般的熾熱,同時也覺得害怕。

珠實跟美琶子一樣,都是身爲人妻且都沒有生過小孩,所以都保有美麗又
豐滿的乳房,像碗一樣堅挺的乳房上有二個成熟,且略帶淡色的乳頭。

美琶子早就注意到珠實那美麗的乳房。

「不好意思的話,就請披上那長白衣吧!」

說著便從架子上取來了一件和服的內襯°°長的薄衣。這是一件粉紅底,
且上面綴有白色及紅色小花的薄衣,美琶子將它輕輕的披在珠實的肩上。

沒穿貼身衣褲會比較好看,而且美琶子正在後面等著她脫光,沒有辦法,
珠實只好動手開始脫去內褲。

脫內褲時,必需彎腰。這一彎腰,珠實那渾圓姣好的屁股使整個呈現在美
琶子的眼前。

透過淡色的長薄衣,珠實那玲珑的曲線令人心動,特別是那如山峰般的臀
部更是令人血脈贲張。

那長的薄衣彷彿是爲珠實量身而做的一般合身,珠實伸手將它穿了起來。

「天哪!你看這幺的合身。」

美琶子站在珠實前面,歪著頭微笑著一邊欣賞一邊讚美著。

(這種眼神真是……)

第一次見面時也曾經看過這個眼神,這是一個熱愛純真少女的眼神。彷彿
是純真的女學生第一次站在自己心愛的人前面時,那般的羞怯又興奮的眼神。

「剛剛看見了,真是美靈的乳房,連乳頭都……」

美琶子推開了珠實的手,自己的手卻握住了珠實的乳房。

「啊!……」

珠實有一種即將發生什幺的預感,一旦美琶子動手撫觸她的身體的任何一
部份,珠實就動搖了。

「才二十幾歲吧!你先生也有叁十好幾了吧!他一定很愛你吧!你這美麗
的……」

珠實很用力的支撐著身體,現在的感覺是快要昏倒了,但無論如何她得撐
著。

美琶子身上飄出了一種異于香水的香味,原來是一種熏在和服上的香的香
味。

美琶子身上還帶了一個香包。

(難怪這幺香……)

珠實無法正視美琶子投射而來的眼光。

珠實閉上了雙眼。

當美琶子一口含住珠實的乳頭時,馬上就有一陣快感遊走著全身。珠寶虛
弱的用腳指緊抓著榻榻米,藉此平衡自己。

美琶子一口又一口的用唇吸吮著珠實的乳頭。

「啊啊……不,不要!」

那甜美的蜜汁……淫水正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珠實的神密花園頓時濕潤了起來。

雖然珠實嘴裏一個勁兒的叫著不要,可是她的心裏卻不希望美琶子就此打
住。

只是唯一令她覺得尴尬的是,對方是個女人。

(這種事,真的不可以。可是……)

結婚已經四年了,最近老公已經很少碰珠實了,而且他常常以藉口說累來
拒絕珠實。

老公是真的沒有辦法滿足珠實的。

大部份的女人都希望自己能被先生锺愛一生,然而珠實卻怎幺也沒想到她
先生卻這幺快就放棄了她。

(才二十七歲而已,現在才正是女人的全盛時期呢!)

珠實常常這幺想著,如果自己真是個沒有魅力的女人也就罷了,可是偏偏
還有許多男孩子注意她,且時常邀請她一起吃飯喝咖啡。

甚至于有些更露骨的就乾脆說些外交辭令上的一些示愛的話。

這一年多來,珠實曾爲了那日漸減少的夜間行爲而兀自擔憂著。

她常想著,我們是一對過著不正常性生活的夫妻。

可是,當她跟女同事們一塊去喝酒時,也許是身邊都沒有男伴的關係,所
以大家就將夫妻生活上的不滿一樣一樣的發著牢騷。

每一次不管跟哪個女伴都一樣。

(男人呀,都只有剛開始的時候啦!)

(男人呀!終究會對妻子失去興趣的。)

(他們不也常去一些可疑的地方嗎?)

(哼!那根硬了的時候呀,才會想找個插入的地方。)

連露骨的話也都出籠了。

雖然男人在談戀愛時,跟結婚之後有許多的不同及改變,但是珠實卻也不
是很在乎。

「來,到這裏來……」

美琶子充滿愛意的叫著。

「不……」

「你先生給你的愛很厚實嗎?每天都跟你做愛嗎?」

(每天?……哈,是呀!我也想他每天能跟我做愛一次就好。可是,去年
的這個時候,我就想著他只要二、叁天跟我做愛一次,我就心滿意足了。接著
我又想著只要一星期一次就好了,然而現在卻……)

美琶子的話正好問中珠實肉體上最饑渴的部份。

只是被對方的手輕輕的撫觸而已,珠實就已經全身都緊繃了,雖然她身上
披著長的薄衣,可是那叢黑色的森林還是從隱藏的衣服裏,若顯若隱的誘惑著
美琶子。

美琶子又悄悄的欺了上來,她的唇蓋上了珠實的。

「嗯……」

這又是一種異于異性的感覺,美琶子那柔軟溫和的吻,讓珠實彷彿回到十
七歲時,與異性初吻時的震撼。

到目前爲止跟異性不曾有過的體驗,今天在美琶子這兒都有了。光是接吻
一項,就足以讓珠實感動莫名的了。

溫熱的鼻息感觸著彼此的臉龐。

珠實緊閉著雙眼,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了美琶子。一任她自由的予取予求著


美琶子也緊閉著雙眼,靠著感覺,慢慢的體會珠實那細緻的身體。

令人震撼的熱呼吸。心跳也加速著,胸部彷彿波浪鼓般的震動著,臉頰也
熱哄哄的,汗水也流滿了全身,還有那濕潤的神密花園……。

彷彿可以聽得見那蜜汁如泉湧般溢出的聲響。

原本僵硬的身體,在經過一個長吻之後,也不由得慢慢的鬆弛了。

珠實只覺得美琶子的吻如排山倒海般的壓了過來。

開始原本尚有一些芥蒂,可是隨著快感的襲來,珠實那挺直僵硬的身體就
不得不卸除了原本的矜持,而全心全意的接受對方。

「啊……」

珠實一邊喘氣一邊熱烈的回應著美琶子的吻,珠實一吮上美琶子那柔軟的
舌頭後,便忘情的吸吮著。

隨著舌頭的接觸,甘美的唾液也大量的湧了出來,彷彿要將珠實溶解掉一
般。

二個人激情的熱吻著,完全沈浸在無人的境界中。

(就一直這樣下去吧!)

珠實衷心的渴望著。

不知什幺時候,原本在旁邊的珠實,整個人已經跟美琶子緊緊的結合在一
起了。穿在珠實身上的長薄衣也只剩一只袖子還穿挂在珠實的手上,其他的部
份整個垂在榻榻米上。

珠實等于全裸著。

美琶子的情況也好不到那裏去,爲了配合和服的搭配而梳的髮髻也都亂的
不成樣子,而且還有一些頭髮散落在額頭及臉上。

雖然美琶子知道,這是因爲自己的發動攻勢,才造成二個人的狼狽像,可
是她依然集中了精神且深情款款的看著深深陶醉其中的珠實。

(不是我喲!是你誘惑我的,幹幺用那種眼光看著我呢!)

對方彷彿在責怪珠實,讓她變的這幺淫蕩,然而迎著美琶子的眼神,珠實
整個人也興奮了起來。

珠實伸手探索著和服裏面那膨脹的乳房,珠實想要抓住那二顆大球。

珠實從和服那寬大的袖子裏伸手進去,還是接觸不到。于是她再伸手從和
服的胸前插了進去,而且用力將和服往二邊分了開去,讓肩膀露了出來。

美琶子露出了白皙的雙肩後,更顯得妖豔了。

那天讓珠實覺得危險且細長的脖子,現在也同樣是細的讓珠實覺得沒有安
全感,彷彿只要一用力就會被折斷一般。

這一切均吸引著珠實。

珠實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後,忍不住輕輕的將唇印上了美琶子那白皙細嫩的
肩膀,並不停的舔了起來。

輕輕的,慢慢的舔著、咬著,珠實居然也沖動的很想好好的咬一口那白裏
透紅,像極了蘋果般的肌膚。

不只是肩膀、耳朵及頸部,珠實也都毫不放過的輕咬著,或是吸吮著。

「啊啊、熱……熱呀……」

美琶子一邊不停的配合著珠實,並主動的將頭部慢慢的向左邊或右邊移動


另一方面她也激動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我也好熱……很熱喲……」

珠實用力的將美琶子的大乳房從和服裏面剝了出來,並饑渴的吸吮著。

其實從和服上看起來,並不十分大的乳房,令人意外的是,它並不如外表
上看到的,這的確是二顆大球。

珠實一會用臉頰去體驗它,一會兒又用鼻子去嗅它,最後才將甘美的果實
送進嘴裏品嚐。

之後珠實也將自己的身體送上,讓美琶子品嚐她的身體,一如剛剛珠實品
嘗她一般,一直到彼此都弄疼了雙方的身體爲止。

(這真是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

珠實無法一下子就相信自己。


      3

「接下來應該就是那個了吧!」

丹野把目光從偷看的洞穴中移開後,對他的好朋友都留君說。

「那個看起這幺內向且溫柔的嫂夫人,居然也會如此這般的引誘女人,真
是令人覺得意外。」

都留也將目光從那洞口移了回來。

「如果她引誘珠實這件事沒有成功的話,我將會處罰她。看是要在陰蒂上
穿耳飾,還是在背部刺青,這二個讓她選一個。我看哪!如果她不喜歡那個女
人的話,恐怕她是會哭著告訴我,她甯可接受處罰也不願引誘那女人的!」

丹野得意的笑歪了嘴。

當初要在她那裏穿上耳飾時,美琶子還強烈的抵抗著。而且半年後除下耳
飾前,她還一直期待著除下來的日子,可是拿掉後,她反而不習慣,更不斷的
要求再穿一個耳飾上去。

一邊聽著美琶子懇切的哀求時,看著跪在腳邊的美琶子,丹野有著無限的
快感。

「真是一個好奴隸啊!」

「那是當然的,既然跟我在一起,那就是她的命。」

丹野一邊看著裏面正在瘋狂的撫摸著美琶子乳房,且光著身子的珠實,一
邊輕薄的笑著說。

都留,這個在麻生高級醫療機器販賣公司上班的超級職員,常常因爲推銷
像CT掃瞄器等價值上百萬的醫療器材,而在全國各地跑,有時候還得將觸角
伸向海外。

因爲都是大筆的生意,所以一天、二天是無法一次就談妥當的,因此他交
往的對象以公司理事長、醫生或公司部門主管等高級主管爲主。

他必須不停的周旋在這些人之間,才能順利的完成任務。所以他常常爲了
使工作能夠順利的完成,不惜以金錢或女人來誘惑。

事前他會先調查清楚,他們這些高階主管的癖好,然後再投其所好,使其
滿足後,達到目的。

這個方法是各行各業中常勝的手段,也是業務銷售員常用的萬靈仙丹。

都留他自己就有一些可自由差遣的女人供他使喚。而且經過調教過後,這
些女人都是十八般武藝樣樣俱全。真可以說是色香味俱全。所以這一次,他又
在尋找一個目標,好滿足自己及客戶們那永遠都吃不飽的慾望。

丹野跟都留的交情,不只是好到情報及各種資訊的交換而已,他們甚至于
連女人都交換使用。美琶子跟都留就已經自由自在的在一起辦事好幾次了,當
然這也包括其他的女人也一樣。

當他倆再度看向那房裏時,美琶子那相當熟悉的淫叫聲,一陣一陣從洞穴
中傳來。

「啊啊……咬我……咬我的乳頭……啊啊……」

珠實將唇壓了上去,乳頭痛了起來。

她對美琶子做的,又原原本本的感同身受。

原來,自己爲美琶子做的同時,也能感洩到由美琶子身上傳來的快感。

當她咬著美琶子的乳頭時,自己也覺得自己的乳頭也同時痛了起來。

爲此珠實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美琶子撫摸著珠實的短髮,溫柔的一遍又一遍。

「啊啊……。是不是你先生都這樣的搞你!餵!教教我,這樣很舒服,珠
實!」

美琶子舒暢的用著幾近啜泣的聲音問著珠實。

(是啊!我也想要我先生這樣的愛我,就像以前一樣。還沒結婚前,他都
是這樣愛撫我的,我多幺的懷念我們未婚前那些澈夜作愛不眠不休的日子……
可是現在……唉……)

珠實激動的想起以前的恩愛。

「啊、啊、啊……他……他總是這樣愛撫你嗎?是也不是,說,教我、好
嗎……」

美琶子將她胸前那顆不大,卻很漂亮的珠實的頭用力擡了起來,皺著眉頭
說。

「解掉帶子……」

「不,不要……」

珠實不明白自己爲何一口就說不。

「解開!」

「不啦,不要啦!」

(我並不想成爲你的丈夫那樣對你做這些事呀!我要的是每天的溫存呀!


「咬我……」

「不要,我不再做……不再爲你做……」

珠實倉促的爬了起來,並用兩手將耳朵塞了起來。

右腳的小腿肚露在薄長內衣的下面,隨著珠實擡起二手的關係,使整個小
腿露了出來。

美琶子一看便爬了過去,輕輕的吻起珠實的小腿來。

「啊……」

珠實的舌,繼續不停的往下吻著。

橫趴在她上的美琶子,二個乳房露在外面,和服也亂了,二條腿也露在外
面。那妖豔的樣子真是春色無邊。

珠實一邊喘氣,一邊揚起頭來。

「啊!嗯……」

美琶子將珠實的腳指頭含在嘴裏,不一會兒又用舌頭舔著指頭與指頭間的
肌膚。

此時,珠實的身體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這時,珠實的右腳至右邊的臀部,整個都露了出來。屁股的形狀相當的美
麗,現在這粒渾圓的球因美琶子的愛撫,而呈現僵硬的樣子。

美琶子不斷的愛撫著珠實的腳指,那種全身像電流流過的感覺,令珠實爲
之瘋狂。

這也算是稍爲彌補了一下,久未做愛的身體。

光是被愛撫腳指就已經令人感到無限的暢快了,更何況是美琶子一刻也不
曾停息地向珠實的進攻。

珠實無法抵擋住美琶子那濕熱的舌與唇的前進,早也二手按住榻榻米,勉
強撐住自己的上半身。

此時挂在胸前的那二顆波形美麗的大乳房,也不停的像浪一樣的搖晃著呢


「啊……不行……」

珠實死命的想縮回右腳並逃離,可是用力的結果是,原本就只是隨意披在
身上的薄長衣,此時因掙紮而完全散落在榻榻米上。

那是一個代表著年輕的身體,潔白且富彈性。當這間日本和室的照明燈光
映在珠實身上時,珠實的胴體成了有些昏黃,但因汗的關係而閃著亮光。

珠實全身散發著誘人的光彩。

黑色嫩草的叁角地帶,也像一只黑蝴蝶棲息在上面一般的令人眼睛爲之一
亮。

更重要的是,大腿的內側,早已被泊泊流出的蜜汁濕潤了多時。

珠實一旦發現後便立刻伸手抱在胸前,企圖遮住自己的乳房。然後再一反
身,將神秘花園隱藏了起來。

這時,美琶子也動作快速的欺身而上,一點都不讓珠實有閃避的機會。

她很快的將珠實的身體扳了過來,並狂亂的一陣亂吻,吻得珠實頭昏眼花
,無可抗拒。

「想,想要……我想要你……想要你……」

珠實感覺得到美琶子那一股沖動。

美琶子正激動的吻著珠實的身體。濕潤的唇不停的遊移著。自己那光滑的
肩膀就那樣不停的晃動在珠實的眼前,細皮白肉的美琶子。

「好美呀!真是太美了……我想要……」

美琶子禁不住將早已發燙的臉頰貼在珠實的肌膚上。就那樣珠實感受著美
琶子那一次又一次不停貼過來的熨燙的臉頰,以及那熱熱的呼吸。

美琶子一個翻身爬上了珠實的身上,她騎在珠實身上並動手脫去自己的和
服,以及拉扯掉和服上的腰帶。

腰帶及和服被丟在榻榻米的另一角落時,發出了像大鼓被敲擊的聲響。

接著美琶子又動手脫去第二層的衣服,隨著那白色腰帶的被抛出,衣服算
是完全解除掉了。

也就是說,現在完全沒有束縛了。

美琶子一邊除去身上的衣物,眼睛卻也一刻都不曾離開過珠實的身上。

仰躺著的珠寶,她的胴體真是美麗極了。雖然珠實的皮膚不比美琶子那樣
雪一樣白的肌膚,可是卻有著美琶子所沒有的年輕及健康的感覺。

乳房的形狀,完美約有如C罩杯的樣品一般。但唯一的缺點就是左邊的乳
頭比右邊的大,而且顔色比較深。

大概是她的先生,那個男人比較喜歡愛撫她的左邊的乳房吧!其實有這種
癖好的人也不少。

美琶子彎腰趴了下去。

「腰帶碰得你很痛吧!而且腰帶上的結也會碰到你的肚子,也很痛吧!」

美琶子溫柔的說著,並不經意的將珠實的手,一只一只的扳開後舉到珠實
的頭邊放著。

美琶子將珠實的兩手扳到頭部後,便趴下去輕輕的吻著珠實的臉。

她一邊吻著珠實,一邊用手在珠實的旁邊摸著,她企圖尋找腰帶。

當她順利的找到腰帶後,便更用力的用唇堵住珠實的唇,企圖使她分心。
然後便慢慢的將珠實那往上舉起的雙手,慢慢的用腰帶綁了起來。

珠實正全心全意的沈醉在美琶子的吻中,至于美琶子在她的頭上做什幺,
她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美琶子將臉擡起時,珠實的手早已被綁在一起了,美琶子用力的將腰帶
的一端打了一個結。

「你有被綁起來過嗎?」

聽到美琶子這幺的問自己,珠實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經失去了自由。

「幹什幺?」

珠實擡頭幽幽的問道。雖然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但這種有點被虐待的感覺
,卻是她的生平第一次,而且珠實也期待著美琶子的新花樣。

珠實身體內部深處的渴求正像火一樣的燃燒著。

「你對我的東西……嗯……喜歡吧!」

珠實的腋窩被用力的吮著,隨著動作的愈來愈激烈,腋毛彷彿快被扳起一
般。

美琶子的舌頭不停的遊移著。

美琶子的舌頭感到一陣鹹味。

「啊……」

珠實的肩膀縮了起來,喉頭裏也發出了淫叫聲,整個背部不由得半仰了起
來。

隨著身體的抽動,乳房也像驚濤駭浪般的晃了起來。

「這幺有感覺嗎?」

「喔,住手,不要啦!停……放開我……快……不要、不要,快放開我…
…」

汗水沾滿在珠實的短髮上,珠實滿臉通紅的叫著。

「剛剛我要放開你時,你自己說不要的,所以現在不管你怎幺說,我都不
會放開你的。」

美琶子捉狹的說著,臉上也露出了故意的臉色,說完又故意的吻著珠實的
臉。

珠實不停的喘著。

美琶子的唇又蓋了下來。

當美琶子輕咬珠實的耳朵時,珠實也大聲的叫了起來。而且因爲兩只手被
綁了起來的關係,更讓珠實感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不管美琶子的唇遊移到何處,那周圍的肌膚便會立刻顫慄起來。

美琶子一面用手指把玩著珠實的乳頭,一面吸吮著另一邊的乳頭。這時無
疑的又將珠實帶進了另一個高潮。

珠實再也無法忍耐。

「已經不行了,不行,停、快放開我。」

珠實激動的搖晃著頭,並不停的哀求著。

「不行,討厭,你不舒服嗎?那幺……」

人妻丝袜无码专区视频网站丝袜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