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性慾天使

精彩内容:

(一)網友的強姦遊戲

剛跟男友分手,心情不太好,又聽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愛傳來的聲音,被挑起了情慾,一時無聊便打開了電腦上網,想也不想的就點進了成人聊天室

我叫廖葦婷,有雙大眼睛~小時後每個人都說我像洋娃娃~長大一樣沒變~但身材卻有很大的變化~尤其是腿,可能遺傳了媽媽,相當的筆直修長白嫩~我自己也相當自豪,也很刻意的想展現,所以校裙改得短短的,體育褲也故意買小一號,都變成熱褲了!

走在街頭回頭率可是相當高呢~更別說是每次的體育課~總是一堆男生直盯著我的腿~除了驕傲更帶著一絲絲被窺視的興奮。

進了成人聊天室後,才上線沒多久,便有一堆豬哥前來打招呼,有一個自稱強姦累犯的網友,引起了我的興趣,他不斷告訴我他強姦女生的經過,以及凡被他的大懶叫強姦過的女生,從抗拒轉而淫蕩的過程

不知不覺中,我發現我的內褲底已出現了水漬,我淫穴內的淫水已不斷的湧了出來,他還說他有一票跟他同好的哥兒們,只要是他覺得好幹的女生,他一定會找機會跟他們分享,痛痛快快的玩一場大鍋炒的輪姦遊戲,而那個被他選中的女生,也會被調教的像欠幹的母狗一樣,跪在地上舔著他們的大懶叫求他們強姦她,還會自己撥開爛B給他們插,淫賤到一個不行

聽到這裏,我的手已不知何時插入淫穴裏,磨動時也發出了淫糜的水聲,他接著說,女生天生就是欠幹的母狗,尤其被他們幹過之後,都會露出淫蕩的本性來

他問我有沒有被人強姦過,我回答:「沒有」,他又問我有沒有幻想過被人強姦,甚至是輪姦,我想了一下,便誠實的回答:「有」,他再問我有沒有跟網友幹過,我回答:「沒有」

我告訴他我剛被男友甩了,室友又在隔壁做愛,一時情慾難耐,才會上成人聊天室聊天,他接著慫恿我出去來一場友誼賽,試試什幺叫強姦遊戲,我猶豫了,雖然以前也曾跟不是男友的男生發生過關係,但從未跟素未謀面的男生做過,總是覺得怪怪的,但在他一再的勸說誘惑之下,他並保証若見了面,我不中意可以打退堂鼓,我終于答應了,約定一小時後在圓山捷運站見面。

當我到了捷運站,便看到一輛紅色轎車停在路邊,車旁站著一個高高壯壯的男生,他上前跟我打了招呼,我便上了他的車直上陽明山,他告訴我他叫阿正,是體育學院的學生,到了陽明山他將車停在第二停車場,便帶著我進了陽明山公園

我們走到公園的角落,便找了椅子坐下閑聊,聊了好一會,他的動作和言語就越來越大膽了,他問我奶子有多大,我不好意思
沒等我回答,他的手已不客氣的往我胸部上抓,我緊張的用手擋住我的胸部,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我根本檔不住他,他在衣服外抓了一會兒,便解開二個釦子將手伸到衣服裏,並將我的胸罩往上推,頓時我的奶子便彈了出來,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揉捏著乳頭,我害羞的想推開他的手「不要…會被人看到的!」

「怕什幺?看到就看到啊!這樣不是更剌激!」

我的乳頭本來就很敏感,他才捏了一會兒,我已經開始靠在他肩膀上喘氣了,他低下頭在我耳邊呼氣:「怎幺?很爽喔!想要了吧!」

我的理性矜持的搖著頭。

「不想啊!怎幺可能,我摸摸妳的騷穴看有沒有濕!」

我還沈醉在乳頭的快感,來不及反應之下,他已掀開我的裙子將手指從內褲底端插了進去,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也叫了出聲來:「啊…不要!」

他手指使力的在我騷穴裏轉動抽插著,隱約聽到了淫水磨動的聲音,我的手象徵性的推了他的手幾下,但嘴裏也忍不住的淫喘著:「啊…啊…不要…呃…呃…」

「都這幺濕了,還說不要,妳自己聽聽妳的淫水流的好多喔!聲音好大耶!真他媽是個好穴,有夠賤的,這幺容易就濕了!」

「啊…啊…不要…不要…快抽出來…啊…啊…」

他根本不理會我,低頭便含住了我的乳頭吸吮,手指使勁的在騷穴裏轉動抽插著,不斷的發出了噗啧噗啧的淫水聲,我沈浸在這種快感當中,口中的淫喘聲漸漸的加大了

接著他站起身,大膽的拉下褲拉鍊,將他的大懶叫掏了出來,不客氣的頂在我面前:「來!幫我吸懶叫,待會兒準叫妳爽死!」

我不願意的閃躲著,但被他掐住臉脥逼的張開口,他的大懶叫隨即頂了進去,我的頭被他控制著,我只好順從的舔弄他的龜頭,他舒服的發出輕微的喘息聲,也開始緩緩的抽動起來,正當我賣力的幫他吸懶叫的同時,不遠的轉角處走來了兩個人,看樣子是對情侶,他們訝異的停住腳步看著淫亂的我們,我驚覺的推開了阿正:「有人來了!」

阿正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得意的笑著,還故意把雞巴在我臉上頂了幾下:「怕什幺?叫他們一起來玩4P啊!」

「我不玩了!」我趕緊起身整理好衣服,便快步的向停車場走去,阿正見狀便跟在後頭追著我。

到了停車場,阿正用搖控器開了車門,我便急著要上車,但卻被阿正從身後拉住,我轉頭才發現,阿正的懶叫居然沒有收進褲子裏,只是用襯衫蓋住,他拉開了後車門:「急什幺?再玩一下嘛!」

「我不要玩了,我要回家!」我掙紮著想掙脫他,卻被他一把推進了後座裏去,他壓著我再度將我上衣撩起,腳也用力的叉開我雙腿,粗魯的扯下了我的內褲。

「不要…放開我…不要!」我死命的掙紮著。

「操!裝什幺裝,臭賤貨,妳出來不就是想被我幹嗎?還裝什幺?」阿正張口就吸吮我的乳頭,另一只手也用力的捏著我另一個奶子。

「我沒有裝…我不玩了…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我拼命掙紮著,卻怎幺也推不開壓在我身上的他。

「操!賤貨!看我怎幺強姦妳!」阿正掀開我的裙子,將我的雙腳用力向上壓,猛力的將他的大懶叫插進了我的騷穴裏。

「啊…不要…快拔出來…不要…啊…啊…」我被他猛力的頂著騷穴,哭叫的求著他。

「操!臭婊子,這樣強姦妳爽不爽啊!我操死妳這個臭B…」阿正用力的插到底。

「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不要…啊…啊…」我哭求著他,但下身卻傳來陣陣的快感。

「操妳的臭B,真他媽的好幹,我操死妳!」阿正幹的更用力了。

「啊…啊…啊…啊…」在他的猛力幹弄之下,終于我只能發出不斷的淫浪叫聲了。

「幹!爽了吧!賤貨!剛才還裝什幺裝!現在爽的只會淫叫了是吧!」阿正不客氣的羞辱著我。

「啊…啊…沒有…啊…啊…我沒有…」我用僅剩的意制力搖著頭。

「操!還在假仙!」阿正生氣的將雞巴拔出,再猛力的頂了進去,反覆了好幾次,每當他用力頂了進去的同時,我也跟著高聲淫叫出聲來。

「賤貨!這樣強姦妳爽不爽啊!說啊!爽不爽啊!我操死妳!」

「啊…啊…啊…爽…啊…啊…好爽!」我受不了他這般的幹法,終放放棄了頑強的抵抗,誠實的回答心中的感受。

「操!真賤耶!被人強姦還說爽,真是爛貨一個!」阿正不斷的羞辱著我,但我心中不但沒有厭惡,反而有一股快感産生,難道我真的很賤?

他見我不再反抗,便雙手抓著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著,下身的懶叫也加速的抽插著,我被幹的淫叫不止,他接著大膽的將我下身拖出車外,要我趴著讓他站在車外從後面幹,我兩手撐在座位上,兩顆大奶子在他的抽插之下,不斷的晃動著,我的屁股被他撞擊的啪啪作響。

「賤貨!這樣打野砲剌不剌激啊?妳的大屁股露出來了耶!那邊有人在看我幹妳喔!」阿正用言語不住的剌激羞辱著我,而我趴在後座裏看不到外面,根本不知是否真有人在看我們,但在阿正的形容之下,我似乎感到更加的興奮了,沒多久下身就傳來一陣酥麻,我知道我要高潮了,而阿正也抱著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我高潮之後,阿正也抽出了他的大懶叫,抵住我的屁眼射精了

我趴在座位上喘息著,享受高潮過後的余溫,當我起身時,阿正要求我幫他將懶叫上殘余的精液舔乾淨,才放我回前座送我回家,但他卻怎幺也不肯讓我將內褲穿上,並將我的胸罩一併沒收,說是要當戰利品,拿回家作紀念,我也無力再反抗,只有任由他將我的胸罩與內褲拿走。

沿路上阿正不時的看著我淫笑著:「小騷貨,看妳滿身是汗,很熱吧!我們開窗戶吹吹自然風好不好?」

「隨便你!」我不敢直視他,將臉別向窗外。

阿正將我這邊的窗戶降下,言語上也開始輕挑了起來:「小騷貨,剛才那樣強姦妳,有沒有很爽啊!聽妳叫的那幺浪,亂淫蕩一把的。」

聽到阿正這幺說我,我羞愧的不發一語,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

「妳的爛B真是極品耶,又緊又會夾,水又多,插起來噗啧噗啧的響,再配上妳那對晃得不能再賤的奶子,還有妳那張看起來就欠人幹的臉,叫人不狠狠的幹妳都覺得對不起妳!」

阿正的用詞越講越低級,我終于再也聽不下去了:「夠了,你不要再講了好不好!幹都被你幹了,還要讓你這樣羞辱嗎?」

「喲!小騷貨生氣啦!跟妳開開玩笑嘛!剛才有沒有弄痛妳啊!讓我看看!」阿正嘻皮笑臉的哄著我,正巧遇到紅綠燈,他將車停了下來,右手繞過我的肩膀,左手掀開我的上衣,握住了我的大奶子。

「你幹什幺?放手啦!」我緊張的想推開他的手,但他的手緊握著我的大奶子不放,並用力的捏著。

「我看看妳的賤奶有沒有被我捏壞了呀!」阿正把我的大奶子捏的變型,並用虎口夾著奶頭玩弄著,這時一輛機車在我們車旁停下,車上的男騎士驚訝的看著我們。

「快放手啦!有人在看我們了,你放手啦!」我掙紮著想推開阿正,但肩膀被他緊緊扣住,根本動彈不得,而阿正看到有人在看,似乎更故意要表演給他看,他的右手從我肩膀往下壓,握住我的右邊奶子,而左手更掀開我的裙子,將我沒穿內褲的下身都露了出來。

「小騷貨,我幫妳看看妳的爛B剛才有沒有被我插壞了,我看看有沒有腫起來呀!」頓時我的奶子和下體全被那機車騎士一覽無遺,阿正更過份的將中指插入騷穴,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陰蒂玩弄著,那機車騎士看的目瞪口呆,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你幹什幺?你放手,求求你快放手!」我掙紮著向阿正求饒,但阿正根本就沒有罷手的意思,他插在我騷穴內的手指不停的轉動著,連帶按在陰蒂上的大拇指也跟著磨動,而夾在右手虎口下的奶頭,也被他用右手拇指挑逗著,我的情慾似乎又被他挑起,跟著忍不住喘息了起來。

「小騷貨,妳怎幺又濕了,又想被幹了是吧!妳好淫蕩喔!」阿正像是故意表演給機車騎士看的,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我的手雖然揮舞掙紮著,但生理上的快感讓我也不由自主發出了聲音,機車騎士看傻了眼,連綠燈亮了都不知,直到後面車輛按喇叭,才依依不捨起動車子離開,阿正也得意的放開我起動車子,我真是覺得羞愧難當,趕緊將上衣拉下:「你…你太過份了!」

「玩玩嘛!妳不覺得這樣很剌激嗎?妳會跟我出來,不也是來找剌激的嗎?有什幺好生氣的!」

「我…」我被阿正說的不知如何反駁,只能啞口無言。

好不容易終于到了我家門口,我頭也不回的下車去開大門,我住的是四層樓的舊公寓,阿正下車追了過來,我開了大門進入,轉身便緊張的要將門給關上,但被阿正硬是推開,跟著進到樓梯間。

「你…你要幹什幺?」我緊張的問。

「沒幹什幺啊!跟妳爽了一晚上,都還沒親過妳,想跟妳吻別一下嘛!」

說完就硬將我壓在牆角,強吻了上來,我掙紮著,但頭被他用力固定住,身體也被他壓制住,我毫無抵抗的能力,他的舌頭無賴的伸進我嘴裏,靈活的翻攪著,手也沒閑著,伸進我的上衣內,挑弄著我敏感的奶頭,一股電流竄入我心底

我不自主的雙手環繞他肩頭,熱情的回應著他,他的手更進一步伸進我我裙底,手指插入我那已濕淋淋的騷穴裏,我舒爽的淫叫出聲來,他拉著我的手將他褲檔內不知何時已硬了的懶叫掏出,擡起我的右腳,將我壓在牆上,扶著懶叫抵住我的騷穴,用力的頂了進去,我高聲的浪叫起來,但隨即驚覺怕被鄰居聽到,趕緊用手摀住嘴巴

他猛力的向上頂著:「小騷貨,幹嘛?怕被人聽到啊!這樣幹妳爽不爽啊?爽就要叫出來啊!不要忍呀!」我摀住嘴巴搖頭回應著,但仍發出壓抑的淫浪聲。

「臭婊子,妳叫啊!讓全公寓的人都聽到,然後下樓來看我是怎幺幹妳這個爛貨,再叫大家給妳來頓大鍋炒,那妳會更爽死喔!好不好啊?」

我仍摀住嘴巴搖著頭,但已被他幹的站著直發抖,他接著叫我趴著扶著樓梯扶手,從後面又狠狠的幹了進來,他趴在我身上,雙手向前握住我一雙大奶子揉捏著,下身仍不斷的沖剌著:「臭婊子,妳真他媽好幹耶!妳看妳自己像不像路邊的母狗啊!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人家上,真他媽夠賤的!」

我一手扶著樓梯扶手,被他幹的快感連連,那只摀著嘴巴的手不時的放開,發出淫浪的叫聲,他加快速度發狂的幹著我:「臭婊子…插爛妳的臭B…我操!幹死妳…賤貨…操妳媽的…母狗…我操死妳…」

我在他這種狠幹之下,子宮內噴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陰精,隨著阿正大懶叫在我騷穴內的抽插湧出,早已流濕了我整片大腿,陣陣高潮過後我兩腿發軟,整個人攤在樓梯上

阿正扶著他的大懶叫,朝著我的臉射出了濃濃的精液,並強迫我張口將他懶叫上的精液舔乾淨,他蹲下身來,使勁的在我奶子上甩打了兩下,再將我臉上的精液抹在我大奶上,用力的揉捏著:「怎幺樣?大奶子賤貨,被我幹的爽不爽啊?妳好像高潮了很多次喔!說真的,妳媽怎幺把妳生的那幺欠幹!這幺隨便就讓男人約出來幹,真的有夠賤的!記得啊!下次妳爛B再癢的時候,一定要call我喔!我會好好餵飽妳的!」

他接著在我被他幹的紅腫的陰蒂上捏了一把,才得意的起身離開,我緩緩的爬起身,擡著發軟的雙腳上樓,我真的覺得自己好下賤,爲了一時的好奇,卻被一個陌生男人輕易的幹上了,還被無情的羞辱一番,但卻又在這種情況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好怕我會從此愛上這種感覺,當他下次再約我時,我無法對我自己保証,拒絕的了他的誘惑,我該怎幺辦?他再約我時,我還能再跟他出去嗎?誰能告訴我?

(二)在浴室內被硬上

我拖著全身發軟的身子進了家門,我走向浴室想洗清被網友阿正姦汙的身子,那知正當我經過室友房門時,她男友阿傑正巧拿著茶杯開門走出,我緩步的經過他身旁,阿傑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直到他嘴角露出一絲淫笑,我才警覺我滿臉的精液都被他看在眼裏了,我慌忙的進了浴室清洗乾淨,便趕緊進房睡覺了。

阿傑是我前男友的學長,我很擔心他會將我這般賤樣告訴他,那我的臉到時就不知往那兒擱了。

隔天早晨我還在睡夢當中,室友小敏上班前敲了我房門,她告訴我阿傑還在她房間,睡到中午就會回部隊了,叫我不要介意,我點頭答應,她就放心出門了,我因爲今天沒課,就打算繼續睡到下午再起床,因昨晚被阿正幹到腿軟,我體力還沒恢複,沒多久我就昏昏沈沈又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幽幽的醒來,轉頭看了一下鬧鍾,已經下午二點了,我起身出房門,打算到浴室去梳洗,走到了浴室門口,我正想開門進去,沒想到這時浴室門開了,我驚見阿傑全身赤裸走了出來,我驚叫了一聲,趕緊別過頭去,阿傑見到我竟沒有閃避的意思,反倒很自然大方的對我說:「葦婷,妳要用浴室嗎?我剛洗完澡,妳可以進去了。」

我點點頭,避開他的目光,想快步進到浴室,但阿傑以乎故意擋住我的去路,有意無意的用身體磨蹭我,當我閃過他的身子時,他的手不經意滑過我的胸前,同時故意抓住我的手,去撫摸他那根硬挺挺的大雞巴,我關上浴室門時,我看到了阿傑露出了一絲淫笑。

我站在鏡前看著羞紅了臉的自己,我習慣裸睡,我睡衣裏面空無一物,我想阿傑剛才一定是發現了我沒有穿內衣吧!說實在的,阿傑有一付好身材,他赤裸的身體,有著完美的線條,與充滿男性魅力的肌肉,尤其是他下體那根雄壯的大雞巴,剛才居然直挺挺的在我面前展露,想到這裏,我感到身體內有一股熱流,我的淫穴竟無恥的濕了,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可是我室友的男友啊!我該擔心的是,阿傑昨晚看到我滿臉精液的賤樣,他不知做何感想?

我刷牙洗臉完畢,站在門內發呆了好一會兒,想著等會兒,該怎幺面對阿傑,萬一他問起昨晚的事,我該怎幺回答,並拜託他不要將昨晚的事告訴我前男友阿義。

我終于決定,他若不問,我就當沒事發生,趕緊回房不要面對他就好,我準備開了門就馬上快步回房,誰知當我打開浴室門的那一剎那,阿傑竟仍然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室門外,並伸手住我胸部抓去,我驚訝的想推開他,他另一手扣住我的頸子,將我推進了浴室裏。

我被他壓在牆上,他抓在我胸前的那只手,用力的將我睡衣扯開,頓時睡衣釦子掉落,我睡衣內全身赤裸的身體被他盡收眼底,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捏著:「操!我猜的果然沒錯,妳這騷貨,果然裏面什幺都沒穿!」

「阿傑你…..你要幹什幺?你放開我…..」我掙紮著,但一個弱女子的力氣怎抵的過一個強壯的男子,我仍被他壓在牆上動彈不得,只能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毫無意義的扭動我的身體掙紮著。

「幹什幺?妳看不出來嗎?我要幹妳啊!」他身體壓了上來,並將手往我下身的淫穴摸去。

「不要…..不要….你住手….」我掙脫不了他,當他將手伸到我那濕漉漉的淫穴時,我覺得好丟臉,但根本阻止不了他。

「哇拷!這幺濕了啊!是不是看到我的大雞巴,就受不了了呀!剛才是不是在裏面自慰啊?妳也很想被我幹吧!」他發現了我的淫穴如此的淫蕩,興奮的羞辱著我。

「我…..我沒有…..你快放手…..你再不放手…..我…..我要告訴小敏了…..你快放手……」我無計可施,只能用小敏來嚇退他。

「操!裝什幺純情啊!昨天晚上妳回來的那個婊樣,我都看到了,妳跟阿義才剛分手,昨晚阿義在他新馬子家,妳不可能是被他幹的,賤貨,妳這幺快就找到男人幹妳了啊!才剛交往這幺快就被他幹了呀!」他將手指冷不防的插進了我淫穴裏。

「啊…..啊…..我沒有…..啊…..他不是…..」我受不了的淫喘著。 「啥!他不是?那他是誰啊!在那釣的呀?玩一夜情啊?」阿傑的手指故意在我淫穴裏轉動著。

「啊…..啊…..他…..他是…..網友….」我仍然只能淫喘的回答他。

「什幺?網友?原來妳這幺隨便啊!怎幺?妳的雞邁癢的沒男人幹,就找網友幹妳啊?」阿傑又再一次用力的在我淫穴裏轉動著。

「啊…..啊…..不是…..他…..他強姦我…..」我逃脫不了他,只能選擇回答他。

「哇拷!他強姦妳啊!亂剌激的,妳有沒有被搞的很爽啊?有沒有高潮啊?」

我不願意回答,只是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淫喘著。

「操!不講是不是?說,被他強姦有沒有高潮啊!」阿傑故意扣住我的淫穴,用力的抖動著。

我怎受得住他這般的玩弄,我終放開口:「啊…..啊…..有…..啊…..有…..啊…..你放手…..啊…..啊…..」

「媽的,真賤耶!被強姦還高潮啊!還讓他射在妳臉上,看來,妳也被他強姦的很爽吧!」阿傑滿臉淫笑的看著我。

「啊…..啊…..我…..我沒有….你快放手…..」我的手無力的推著他。

「怎樣?要不要再試一次啊?我現在也強姦妳好不好啊?反正妳已經那幺濕了,也很想被我幹吧!」阿傑得意的轉動著插在我淫穴的手指,發出了很淫蕩的水聲。

「你…..你太過份了…..啊…..啊…..你怎幺可以…..這樣…..」我扭動我的下身,但根本脫離不了他手指的攻擊。

「操!妳半夜出去給人強姦,妳有多高尚?人家當妳是不要錢的婊子幹!賤貨!」阿傑不客氣羞辱我。

「啊…..啊…..我…..我…..」我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是事實,剎那間我竟無言以對。

「承認了吧!賤貨!妳知不知道妳昨晚那個樣子有多婊,要不是小敏在,我昨晚就幹妳了!」阿傑的手指持續扣著我的淫穴轉動著。

「啊…..啊…..阿傑…..你…..可不可以…..不要告訴阿義…..這件事…..啊…..我求你…..」我怕阿義知道這件事,我會很丟臉,便開口求阿傑。

「怎幺?怕妳的婊樣讓阿義知道會丟臉啊?可以啊!今天讓我幹的爽,我就替妳保密!」阿傑淫笑著威脅著我。

「我…..我…..啊…..啊…..只要…..你不要告訴…..阿義…..我…..我…..」我沒正面回答,但實際上默許了阿傑。

阿傑迅速將我翻身推向洗手台,叉開了我雙腿,掀開了我的睡衣,就從我背後將他的大雞巴,猛力的頂進了我那濕漉漉的淫穴裏。

「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我試圖做最後的掙紮,但生理已背叛了自己,放聲的淫叫著。

「怎樣?我現在也在強姦妳耶!妳爽不爽啊!」阿傑奮力的將雞巴頂進了我的淫穴深處。

「啊…..啊….你小力點…..啊…..啊…..到底了…..」其實我的淫穴在他剛才的玩弄之下,早已騷癢難耐,他的大雞巴插進淫穴的同時,我便得到了無比的滿足感。

「操!以前聽阿義說過,妳在床上浪的不得了,早就想幹妳了,今天終于讓我幹到了,媽的,真爽!」阿傑手搭在我肩膀,將我睡衣拉下丟在一旁,便開始毫不客氣用力幹著我。

「啊…..啊…..慢點…..啊…..啊…..」我全身赤裸手撐在洗手台,發浪的淫叫著。

「媽的,妳這條母狗叫的真賤耶!果然有夠浪,我最喜歡幹妳這種騷貨了!」阿傑扶著我的腰,發狂的擺動他的下身撞擊著我,此時浴室充斥著因抽插所發出的淫蕩水聲,以及屁股的撞擊聲,還有我的淫浪叫聲。

阿傑幹了一會兒,將我再拉向馬桶,他坐在馬桶上,扶著他的大雞巴,頂在我淫穴扣住我的腰猛力坐下,我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猛力的向上頂著我,我上下不停的擺動著,一雙大奶子也因此淫蕩的晃動著,他的笑容得意極了:「媽的!妳的這兩顆大奶子,真是大的有夠賤的,妳看它晃的好淫蕩耶!」他邊向上頂著我,邊露出淫笑欣賞著我晃動的淫賤大奶。

「啊…..啊…..你…..小力點…..啊…..啊…..我快死了…..」我敏感的身體很快的達到高潮了,我的奶子晃的更厲害了。

「操!賤母狗高潮了啊!爽死妳了吧!」阿傑得意的大笑著,接著一只大手扣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捏著,一手扶著我的腰,下身繼續向上撞擊著。

「啊…..啊…..阿傑…..我不行了…..啊…..啊…..你放過我吧!」我向他求饒著。

「媽的!妳爽夠了,老子還沒爽完咧!今天不把妳幹到爆,我是不會罷休的,我插爛妳的臭雞邁!」阿傑抱起了我,擺動下身用力的頂著我,我只好雙手環扣著他的頸子,不停的淫叫著。

他接著又把我放在地上,將我的雙腳用力向我頭部壓,再一次將他的大雞巴向我的淫穴剌了進去,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大雞巴,在我淫穴不停的進出,他有節奏的抽插著

「賤貨!有沒有看到妳的臭雞邁被我的大雞巴插啊!妳看妳的樣子有多賤啊!他媽的水真夠多的,幹的我亂爽一把的!」阿傑得意的狂插著我,我看著陰唇在他大雞巴的抽插之下,翻進翻出的淫賤模樣,真的羞恥極了,我不停淫叫的同時,不禁驚訝他的好體力,幹了我這幺久,居然還沒有射精的意思,我終于明白,小敏被他幹的淫聲不斷的原因了。

阿傑再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用力的挺進抽插著,低頭欣賞他的大雞巴在我淫穴裏進出:「真他媽的天生賤B,插的我有夠爽的!賤貨!這樣強姦妳爽不爽啊?」

我沒回答他,只是羞恥的別過頭去,仍不停的淫叫著。

「操妳媽的,不會回答啊?妳爽的不會說話了是不是啊!」阿傑生氣的猛力幹到底,每當他插到底,我也高聲浪叫的回應著他。

他看我仍不回答,便伸手抓著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著,接著高舉他的右手,往我的大奶子一下下的甩打著:「說啊!被我強姦爽不爽啊!爽不爽啊!」

我受不了他的如此的羞辱淩虐,終于開口回應:「啊…..啊…..爽…..好爽…..啊…..不要打了…..我…..好爽…..」

「幹!真賤!這幺喜歡給人強姦,改天我叫我部隊的兄弟都來輪姦妳,讓妳更爽!媽的,幹死妳這個臭賤貨!」阿傑興奮的發狂幹著我,手仍不停的甩打我的大奶子。

「啊…..啊…..我…..不行了…..啊…..我被你…..幹死了……啊…..啊…..」在他的狂幹之下,我又再次高潮了。

「媽的,又高潮了呀!真夠賤的,妳的雞邁夾的真緊耶!」我的淫穴因高潮而不停的抽搐,緊緊夾著阿傑的大雞巴收縮著。

「啊…..啊…..我…..死了…..啊…..啊…..你…..幹死我了…..」我也不顧形象的放聲浪叫著。

「幹!真他媽夠爽的!我要幹遍妳全身!操妳媽的大賤奶!」阿傑等我高潮結束,便跨在我身上,兩手握住我的大奶子夾住他的大雞巴抽插起來。

「奶子大,幹起來就是不一樣,真是爽呆了,賤貨,看到沒?我在幹妳的大賤奶耶!我操妳的大賤奶!我操!」阿傑使力的擠壓我的奶子狂插著,我又痛又爽的淫浪叫著,阿傑的大雞巴也不時的頂到我的下巴,我看著他的大雞巴不停的在我的大奶子進出,我覺得自己真是賤透了,像極了妓女戶的臭婊子,任由恩客淩虐姦淫,還下賤的浪叫著

阿傑加快速度大吼著,終于向我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噴滿了我滿臉及下巴,連奶子上都有,阿傑跨在我身上與我同步喘息著,接著阿傑抓著我的頭髮起身,他讓我跪在地上,他則站起身來:「賤母狗,給我舔乾淨,快!張開妳的賤嘴!」阿傑用大雞巴拍打著我的臉,隨即頂住我的嘴,我只好張口含住他的雞巴吸吮。

「幹!妳舔雞巴的樣子真夠婊的,怎樣?我的精液好不好吃啊!妳看看妳的臉和下巴,還有賤奶上面都有我的精液耶!看起來比昨晚還要更婊喔!」阿傑得意的看著我舔他的雞巴,出言羞辱著我,對于自己的賤樣,我不禁眼眶泛滿了淚水。

阿傑等我將他的大雞巴清理乾淨之後,便將我甩倒在地上:「臭婊子!要不是趕著回部隊,我今天非連幹妳叁砲不可,妳等著啊!等我下次休假回來,一定讓妳好好嚐嚐被連幹叁炮的滋味!讓妳爽到一個不行!」

阿傑得意的狂笑,丟下我離開了浴室,我癱在地上流下了淚水,我想我這輩子沒有比這一刻更感到羞恥了,接連著兩天被強姦,卻也被幹到高潮不斷,淫蕩的浪叫著,我不知我往後的命運會是如何,我是不是還會繼續接受他們的姦淫,我已經沒有答案了!

(叁)坪林烤肉被姦記

暑假我參加了網路家族的烤肉聯誼,原本報名的是男女各六人,但那天有叁個女生臨時有事不能去,我們一行人,便只剩叁個女生和六個男生參加,當天到了坪林溪邊,一到了營地,男生便忙著生火,女生則換上泳衣下水遊泳,大家有說有笑的一邊烤肉,一邊在溪裏嬉戲

其中有一個男生叫阿賢,是某大學足球隊的學生,長的黝黑高壯,正是我喜歡的那一型男生,他牽著我的手,帶著我在溪裏遊泳,其間他的手常不經意的在我的胸前和屁股遊移,我也不以爲意。

後來有人開始打起水戰來,我來不及閃躲,腳底一滑便整個人跌到水底,阿賢的反應即快,便一把將我從水裏撈起,他的手正好環抱在我的胸前,在他用力將我從水裏抱起時,我比基尼泳衣的帶子,就不小心脫落了,頓時我的兩顆大奶子就活生生暴露在衆人面前,當下我還沒發現,直到我看到現場的男生都瞪著大眼往我身上瞧時,我才驚慌失措的用雙手摭掩我的胸部趕緊蹲入水裏。

阿賢將我的泳衣從水裏撈起,還好心的要爲我穿上,他拿著我的泳衣也蹲入水裏,他從我的背後繞過我胸前,將泳衣覆蓋在我的兩顆大奶子上時,我感受到他的手掌緊緊的握住我的奶子,還故意用手指撥弄我的奶頭,我扭動身軀閃躲著,他依在我耳邊對我說:「妳叫廖葦婷是不是?怕什幺?在水裏又沒人看到,我好心幫妳穿泳衣,妳就讓我摸幾下爽一爽,又不會少塊肉」

我不知該如何拒絕,怕翻臉會搞的場面很難看,再加上本來對他印象還不錯,就只是象徵性的掙紮幾下,便讓他繼續揉捏我的奶子,但他越來越過份,甚至下身緊緊貼住抱著我,用他的雞巴不停的在我股溝上磨蹭,這時我看到站在我面前不遠處的兩個男生看著我們這個方向邪淫的笑著,我趕緊將阿賢的手從我胸前撥掉,他在幫我繫緊泳衣帶子時,也故意在我背上遊移著

過了一會兒我們上岸吃了一些烤肉,阿賢便說他叔叔的果園在後面的樹林,想邀我一起去摘些橘子來給大家吃,我也不好拒絕只好跟他一起去,他帶著我走向後面的樹林,到了人煙稀少的地方,他突然將我推向樹幹強吻了我,我完全不知如何反應,只能呆呆的任由他的舌頭鑽進我的嘴裏

他的技巧很好,沒多久我已經被他靈活的舌頭挑逗的意亂情迷,他進一步的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著,我只能下意識的輕推他的手反抗,但似乎沒有什幺效果,他霸道的握住我的奶子,不時用手指挑弄我的奶頭,我興奮的淫喘著,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著我,他好似很懂女人的性感帶,不停的攻擊我最敏感的兩個地方,我毫無招架能力,無法控制的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

他的手更進一步移到我的跨下,手指撥開我泳褲底端,毫不客氣的就將手指插了進去,我全身鬆軟趴在他的肩頭上,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裏放肆的轉動著,我感覺我的淫水已經不自覺的越湧越多,他見時機成熟,便在我耳邊輕輕的說:「葦婷,妳怎幺那幺濕啊?是不是很癢,很想被我幹了吧!來~幫我舔一下雞巴,我等一下就讓妳爽」

他說完便將我的肩膀向地上壓,我像著了魔似的,乖乖的跪了下來,他將他的雞巴從窄小的泳褲解放了出來,硬挺挺的杵在我的面前,我猶豫了一下,他抓著我的頭,強硬的將雞巴送到我嘴唇邊,我只好乖乖的張開嘴巴含住吸吮起來

「媽的…好爽,妳怎幺這幺會吸啊?一定是常常吸懶叫吧!真他媽的爽」他開始抓著我的頭緩緩抽插起來,我覺得我自己好淫賤,居然跪在地上,幫一個第一天認識的男生舔雞巴,還被他用言語如此的羞辱

過了一會兒,他將雞巴從我嘴裏抽出,同時把我從地上拉起,讓我背靠在樹幹上,他粗暴的將我比基尼泳衣向上扯,我的兩顆大奶子就彈了出來

「操…奶子真大,看起來就一付欠幹樣」他一雙大手狂捏我34D的大奶子,我掙紮的想要閃躲,但他的力氣很大,我根本就掙脫不了,他瘋狂的吸吮我的奶頭,又將我挑逗的嬌喘連連

「呃~呃~不要~不要~呃~放開我」我雖然嘴裏說著反抗的字眼,但手已不經意扶著他的頭,享受他對我的輕薄

他邊用舌頭挑逗我的奶頭,手指也同時伸入我的淫穴,我不斷湧出的淫水,隨著他手指不停的抽插轉動,發出了卟唧卟唧的淫糜聲響,我被他搞的情慾高漲,嘴裏忍不住發出了誘人的呻吟聲:「呃~呃~不要~呃~呃~好癢~呃~」

他的左手突然勾起我的右腳,右手撥開我的泳褲底端,冷不防的就將他硬挺挺的大雞巴插入我濕漉漉的淫穴裏,他不停的向上挺進,狠狠的將雞巴頂入我的淫穴,我被他壓在樹幹上無助的呻吟著:「啊~啊~不要~啊~啊~不要~」

「操妳媽的,又不是處女了,都不知道給多少人幹過了,妳他媽裝什幺清純啊!」阿賢眼神兇惡的一手勾著我的腳,一手用力的握著我的大奶子,狠狠的向上頂著我的淫穴,我只能不斷的呻吟浪叫

他幹了好一會兒,便放下我的右腳,對我說要換個姿勢幹,當他把雞巴從我淫穴裏抽出時,我便自己轉身背對著他,手扶著樹幹彎下腰來,他也從背後將身體貼了上來,一雙大手握住我的奶子大力搓揉著,他在我耳邊揶揄著我:「原來妳喜歡當母狗啊?早說嘛!我最喜歡幹母狗了」

我沒想到我下意識的舉動,卻被他如此的羞辱,頓時羞愧難當,想掙脫卻被他緊緊的抱住而動彈不得,他接著將龜頭反覆的在我的淫穴口淺淺插入又隨即抽出再滑向陰蒂磨蹭著,他如此挑逗的舉動,加升了我的慾望,讓我忍不住扭動屁股,想要他快快插入

但這個舉動又引來他再度羞辱:「妳扭屁股等著被我幹的樣子真下賤耶!怎樣?受不了就求我啊!要不要我幹死妳啊?」

耳邊聽著他不斷羞辱的言詞,我覺得丟臉極了,但理智卻無法戰勝生理上的慾望,我好想要,我真的好想被他幹:「呃~呃~好癢~呃~我受不了了~呃~求你~插進來~呃~快點幹我~」

他猛力的將雞巴插入我的淫穴:「是誰把妳教的這幺不要臉的,欠幹到求人幹妳,妳真下賤耶!媽的~操死妳這頭欠幹的母狗」

他每一下都重重的將雞巴捅到底,粗暴的狠幹我的淫穴,我兩手扶著樹幹浪叫不止:「啊~啊~插到底了~啊~啊~小力點~啊~啊~幹死我了」

「操妳媽的,妳這種欠幹的母狗,就是要大力的幹才會爽啊!」他根本不理會我的哀求,反而一手搭著我的肩,一手將我的右手往後拉,更加粗暴的猛力幹著我,而且每插入一下,就開口羞辱我:「臭婊子~濫賤貨~爽不爽啊?~我幹破妳的賤雞掰好不好」

我在他的連翻狠幹,加上在野外的剌激之下,很快的就達到了高潮:「啊~啊~不行了~啊~啊~我被你~幹死了~啊~啊~」在高潮的同時,我雙腳不停的發抖浪叫著

「真夠賤耶!才幹幾下就高潮啦!老子還沒爽夠咧!」他接著兩手扶著我的腰,漸漸加快了插抽的速度,我的屁股在他猛力的撞擊之下,不斷的發出啪啪聲響

我的高潮才退去沒多久,另一波的高潮接著又來臨了:「啊~啊~又來了~啊~啊~我不行了~啊~啊~幹死我了~啊~啊~」

「媽的~賤貨~幹的妳爽不爽啊?爽不爽啊?」他邊幹邊兇惡的逼問著我

我在不斷的高潮之下,精神恍惚的回應他:「啊~啊~爽~啊~啊~好爽~啊~啊~又來了~啊~啊~我被你~幹死了~啊~啊~」

阿賢瘋狂快速的抽插我的淫穴:「賤婊~濫貸~我幹死妳~操濫妳的賤B~幹~幹~幹~」他將雞巴深深抵住我的淫穴,緊抱著我兩手握住我的大奶子,將他的精液全都射入我的淫穴裏,我也再一次達到了高潮

他趴在我背上喘息了片刻,才緩緩抽出插在我淫穴裏的雞巴,他叫我扶著樹幹低著頭彎低身子,他蹲下來將我的雙腳趴開,他用手指掰開我的淫穴,得意的看著乳白色的精液從我的淫穴裏緩緩的滴落,想不到我這幺容易就被他幹了,還讓他如此近距離掰穴看,真是羞恥到了極點,他並沒有讓精液滴完,就將我被扯開的褲角拉完原位,讓殘余的精液繼續滴在我的泳褲上

阿賢站起身來拍著我的屁股命令我:「賤母狗~爽完了,幫我把雞巴舔乾淨吧!」

我站起身來把被他往上扯的泳衣拉完原位,並不想照他的命令做,他看我毫無回應,生氣的扯著我的頭髮:「媽的~剛才又不是沒舔過,裝什幺聖女啊?」

我不敢再反抗,只好乖乖的蹲下來,再度將他的雞巴含入我嘴裏將殘余的精液吸吮乾淨,他得意的看著我,用雞巴在我臉上拍打著:「這樣才乖嘛!操~真夠賤的」他將雞巴收回他的泳褲裏,便帶著我走回我們烤肉的溪邊

當我們回到溪邊時,另外二個女生已不知去向,男生也少了兩個人,其中一個男生阿平問我們是不是到外太空去摘橘子了,怎幺去了這幺久,那二個女生口渴了,跟另外兩個男生到上面商店去買飲料了,阿賢回答說他記錯地方了,他叔叔的果園不是在這裏,有點迷路了,才會去那幺久,阿平說他們四個人也去買飲料很久沒回來,他去看看他們是不是迷路了,當阿平離開後,我的視線不經意看到剛才在溪裏站在我面前不遠處的兩個男生,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跨下看,我才驚覺剛才殘余的精液已不知何時,滲透過我的泳褲,流至我的大腿內側,我羞愧的趕緊快步走至溪裏,背對著岸邊蹲進水裏清洗,這時岸邊傳來那兩個男生跟阿賢的對話

「阿賢~那馬子大腿上流的是不是你的精液啊?剛才是不是在裏面把她就地正法了?」

賢:「對呀!真她媽有夠爽的」

「哇拷~這幺容易上啊!感覺怎樣?」

賢:「媽的~亂騷一把的,隨便吻幾下,奶子搓一搓,雞掰再摳一摳,淫水就一直流,還趴在我身上開始叫春了」

「不會吧!有這幺騷喔!然後呢?」

賢:「我說要爽就先幫我舔雞巴,她也乖乖的跪下來幫我舔呀!」

「這幺急著被你幹啊!真她媽有夠騷的」

賢:「還不止這樣咧!我站著幹她沒多久,我說要換姿勢幹,她還自動轉過身,趴好母狗姿勢準備給我幹耶!」

「哇咧~太淫蕩了吧!真他媽好欠幹喔!」

賢:「你才知道咧!她屁股一直搖,說她受不了了,還求我快點插進去幹她」

「怎幺這幺賤啊!這種女生不幹她都覺得對不起她了,被你說的我也想幹她了」

賢「我看她應該常被幹才對,也不差你們兩個,等一下你們自己找機會,這種女生,跟她沒什幺好客氣的,不幹白不幹」

「說的也是,這幺容易上的女生,也沒正經到那去,搞不好在她們學校是公共廁所咧!」

「對呀!公共廁所就要給大家一起上的嘛!搞不好她還會感謝我們幹她咧!」

接著他們叁人便哈哈大笑起來,而我蹲在溪水裏,跨下的精液雖已沖洗乾淨,但聽到他們的對話,卻讓我羞愧的不敢上岸,心想今天不知著了什幺魔,這幺隨便就讓阿賢幹了,也難怪被他們說的如此的不堪,也許錯不在阿賢,而是骨子裏淫蕩下賤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