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色婷婷久久综合中文久久一本,交换身体

精彩内容:


  我和老婆詩情在一起五年了,讀大一時我們墜入愛河,畢業後領了結婚證,如今已經畢業工作一年時間了,五年的時間裏我和老婆在性生活的時候從來沒做過避孕措施,然而老婆從未有過懷孕,去醫院的檢查結果不容樂觀,老婆的卵巢發育不良,我的精子品質也不好,我們能懷上孩子的幾率不足萬分之一。
  爸媽提議去普山拜佛求子,我們夫妻倆雖然不迷信,但是絕望之下,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去碰碰運氣。
  一家四口前往叁百裏外的普山,普山是一個海中的小島,拜完佛後,一家人租一個快艇去海中遊玩。
  天氣晴朗,空氣清新,一家人都興致頗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說變就變,剛才還晴空萬裏,轉眼間已是烏雲密布,繼而有閃電出現。
  此時快艇已經駛離海岸十幾公裏,船夫大急,趕緊駛回小島,我們初時還不在意,反而感覺新奇壯觀,但沒過多久,閃電變得密集起來,電閃雷鳴,小艇在遼闊的大海上搖曳著,隨時都要被淹沒在閃電狂潮中,一家人這才開始害怕,相互擁抱在一起,心裏祈禱著船夫快點到達島上。
  船夫把速度開到最大,不要命的往回沖,眼看著離小島不遠了,我們也松了口氣,這時一聲震天響雷響起,隨後從天上掉下一個藍色的雷球,我絕望的發現雷球剛好要砸在小艇上,雷球快速疾沖下來,刹那間吞噬了整個小艇。
  眼睜睜的看著雷球砸下來,我卻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瑟瑟發抖的和老婆爸媽緊緊抱住,吞噬在雷球中……
  叁天後,我睜開眼睛,身上蓋著白色的床單,床邊有一些醫療器具,還有爸媽老婆叁雙關愛的眼神,我意識到自己撿回了一條命。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一家四口被雷球擊中後僅僅是昏迷了一陣子,身上居然一點傷痕也沒,全面檢查後,每個人都很健康,沒有什幺隱患,而那個船夫就很不幸了,被閃電劈的當場身亡。
  還有一點比較蹊跷,爸媽和老婆只是昏迷了半天,我卻整整昏迷了叁天叁夜。
  不管怎幺樣,我們總算活過來了,大難不死的一家人回到家中開始了平靜的生活。
  我是家中的獨子,大學畢業後留在江城定居,在單位裏幹了一個月,感覺工資太低,就辭職開了一家麻辣燙店,生活過的更滋潤了,在江城買了房子,把爸媽接了過來,爸媽閑不住,就去我開的麻辣燙店裏幫忙。
  老婆詩情在一所職業院校裏教書,工作穩定。
  這天早上,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耳邊突然傳來了老婆的叫聲。
  「老婆,大清早的,天還沒亮呢,你叫什幺啊!」我從美夢中被吵醒有些不滿,手掌伸到老婆的胸前重重的抓了一把。
  卻不曾想,這隨手一抓,激起了老婆強烈的反應,老婆像是被電到似得,迅速的跳了開來,從被窩裏躥了出來,隨即發現自己的胸前是赤裸的,一對美乳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下身穿著一條窄小的叁角褲,嚇得又趕緊鑽回被窩,只是裹住被子,身子和我隔離開來。
  「我,你聽我說,我不是老婆啊,我是你媽!」老婆焦急的說道。
  「你是我媽?我還是你爸呢!趁著還早再睡會吧,別鬧了,乖!」我一把扯過被子,把老婆抱入懷中,老婆的奶子頓時擠壓在我的胸膛上。
  老婆拼命反抗,可是她的力氣太小了,被我緊緊的箍住,根本動彈不得,于是她張嘴便咬。
  我是真的怒了,「李詩情,你到底有完沒完,你一大早的發什幺神經?你再這樣信不信我現在把你就地正法了,」我說著便去脫老婆的內褲。
  我對付老婆有個絕招,那就是每當兩人發生什幺口角的時候,我不會和老婆繼續吵下去,因爲越說事態會變得越嚴重,我會強行和老婆發生關系,一番酣暢淋漓的做愛之後,老婆就會變得溫順聽話,兩人回歸于好。
  所以這次,我馬上想到用這種方法,可是老婆今天像是犯了邪,反應實在太激烈了些。
  老婆一邊死死的提著內褲,一邊叫著:「我,不能這樣啊,我是你媽,我真的是你媽啊,你怎幺就不信呢!」
  正在兩人拉扯不斷時,從隔壁爸媽的房間裏傳出一聲尖叫,我聽出正是媽媽的叫聲,于是顧不得在和老婆拉扯,趕緊披上睡衣跑到爸媽房間。
  剛到房間門口,正迎著媽媽從房間跑出來,看到我,媽媽整個人撲了上來,「老公,怎幺回事,我昨晚明明和你一起睡的,怎幺醒來後發現在爸媽的房間睡覺?」
  看了眼緊緊摟住自己不放的媽媽,我徹底淩亂了,今天是怎幺了,老婆發神經也倒罷了,怎幺媽媽也這樣了?
  一家人聚在一起梳理了一會,總算是搞明白了,結果讓人震驚,老婆和媽媽居然互換了身體,也就是說現在的老婆其實是媽媽,現在的媽媽是老婆!
  昨晚睡得時候還是好好的,早上醒來就這樣了,那幺應該是這一夜發生了什幺導致兩人互換了身體,具體是什幺原因導致這樣,幾人毫無頭緒,只有被動的接受了這一現實。
  只有我一人明白到底是怎幺回事,我腦海中突然知道了一些事情,隱約知道媽媽和老婆互換身體和上次全家遭雷擊有關,另外我還知道了因爲我承受了絕大部分的雷擊,所以才多昏迷了幾天,也正是因爲遭受了過多的雷擊,我還多出一項能力。
  這個能力很神奇,那就是我只要在腦海中想一想爸媽或老婆叁人中的任意一人,就馬上能知道他的動向以及他的想法。
  我感到匪夷所思,馬上進行了實驗,腦海中想了想爸媽和老婆,果然清晰的知道他們在想什幺,此刻他們叁忍的內心都很淩亂,都很惶恐,尤其是老婆,突然變成了媽媽的身體,她顯得異常焦慮不安。
  但是我腦海中有一個非常嚴重的警告,我可以隨時知道爸媽和老婆的動向和想法,但是不能利用這個來做什幺,不能因爲這個改變了我們幾人原本的人生軌迹,否則在我們四人身上會出現很不利的後果。
  我看了看媽媽,臉上現出尴尬之色,想起早上媽媽頂著老婆的身體說自己是媽媽,那會根本不信啊,又是抓奶,又是摟抱,又是扯內褲的,現在想想,對自己的媽媽做這些事情實在是太荒謬了!
  突然,我想起老婆是叫著從爸媽房間裏跑出來,那幺老婆會不會也和爸爸發生了什幺呢?想到這裏,我心裏不由得發慌,爸爸那會會不會和自己一樣,對著老婆揩油呢?我不敢想下去。
  現在一家人還在爲這事進行著討論,我只得等待,找個可以和老婆單獨相處的機會再問。
  老婆和媽媽互換了身體,很多事情都出現了變數,一家人要好好商量下未來怎幺正常生活下去。
  首先,老婆這幅身體不能繼續上班,必須向單位請個假,直到恢複了身體才能再去上班。
  其次是稱呼問題,在家裏,要按照靈魂來,老婆頂著媽媽的身體,我還是叫她老婆,媽媽頂著老婆的身體,我還是叫她媽媽,,在外面則是按照身體來,畢竟這個事情有些匪夷所思,除了自家四口人,在外面一定要隱瞞住。
  再次是睡覺的問題,房子是叁室一廳,原本爸媽住在次臥,我和老婆住在主臥,換身後該怎幺住?我無論是時和老婆睡還是和媽媽睡都不妥,最後大家討論決定,暫時是媽媽去主臥和老婆一起睡,爸爸繼續在次臥睡,我則到了另一個臥室,那個臥室本來沒人住的,堆滿了東西,但是收拾一下也可以住人。
  (以後稱呼誰按照靈魂來,比如說媽媽,那幺靈魂就是媽媽,身體可能是老婆。)
  生活還是要繼續,一家人收拾洗漱,準備去店裏忙活,老婆情緒太過于低落,一時還無法接受自己變成了婆婆的身體,留在了家中。
  我去店裏忙活了一會,爸媽不放心情緒低落的詩情獨自在家,就讓我回家陪陪老婆,我也正好想找機會問問老婆早晨醒來的過程,于是回到了家。
  老婆此時正在鏡子前流淚,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皮膚松弛,眼角處皺紋叢生,最讓她受不了的是媽媽的體型,老婆一米六九的身高,只有一百斤,而媽媽一米六叁的身高卻有一百四十斤。
  除了外貌上的落差,體能上和健康上也讓老婆受不了,媽媽有高血壓,平時又缺乏鍛煉,身體情況自然遠遠比不上正值青春年華的老婆。
  正在老婆胡思亂想之際,我回到家了,看到我,老婆的眼淚又忍不住傾瀉而出,順勢撲到我懷中,看著懷中的老婆,我張開雙手想摟著她安慰下,卻停留在半空中遲遲未能放下,懷中的這個身體可是自己的親媽啊!
  不過看老婆哭的那幺可憐,又想著和自己的親媽抱抱也算正常的親昵,于是放下手臂,輕輕的撫摸著老婆的背和頭發。
  不過,我很快感覺到胸前被兩座柔軟的大山峰頂著,于是輕輕推開老婆,安慰道:「老婆,沒事的,不管發生什幺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沒事?你當然沒事,換身體的又不是你?你可知道我有多痛苦?」老婆嘶吼道。
  「我本來是個年輕輕的大姑娘,可是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婆婆!婆婆都四十多歲了啊,換成你你能甘心嗎?」老婆絕望的吼道。
  感受到老婆的情緒極度不穩定,我趕緊安慰,「這事情發生的實在太詭異,事已至此,再哭再鬧也變不回來啊,咱們只有往前看,再說了,你以前不是一直羨慕媽媽的乳房嗎,還說要是自己的乳房有媽媽那幺大就好了,現在你也擁有那幺大的乳房了!」
  「我可不是這樣說的啊,我是說要是有媽媽一半那幺大我就知足了,現在這個樣子實在是太大了吧!跟個足球似得。」老婆說完,用雙手拖住了兩個乳房往上抖動了一下,頓時波濤洶湧,甚爲壯觀。
  我看的鼻血都快要湧出來,趕緊止住老婆的動作。
  老婆繼續訴苦,「還有啊,我原先那幺的苗條,現在變得這幺胖!」
  「老婆你現在不是胖,而是豐滿,媽媽的身體雖然體重超標,可是這重量主要集中在胸部和臀部上,其他部位也還勉強過的去啊!」
  「可是,媽媽身體還有高血壓,我還沒幹什幺體力活,只是哭了一會就感到身體很不舒服。」老婆一臉苦澀抱怨著。
  「老婆,這都不是問題,媽媽就是因爲長期不鍛煉引起的,以後你只要振作起來,樂觀起來,堅持鍛煉,媽媽的這具身體也能變得像你以前那幺苗條,高血壓什幺的也能不治而愈!」
  「真的嗎?」老婆聽了後,眼神中閃現出一絲希冀。
  老婆明顯被我說的動心了,「可是,你知道我很懶的,鍛煉什幺的我怕堅持不下去啊。」
  看到老婆情緒好轉了一些,我趕緊趁熱打鐵,「老婆,還有我啊,我陪你一起鍛煉,有我陪著你肯定能堅持下去的!」
  接著,我和老婆商議以後該怎幺鍛煉,我提議去健身房,被老婆拒絕了,老婆說變成媽媽這樣不好意思出去見人,我決定買一台跑步機以及一些其他健身器材放在客廳,讓老婆在家裏鍛煉。
  有了目標後,老婆也安靜了下來,找出了以前練瑜伽時穿的緊身衣,當著我的面就要換衣服,我趕緊阻止了老婆,讓她去臥室換,老婆還把我當老公看待,忘記了自己還頂著媽媽的身體,還像以前那樣在我我面前毫無顧忌的換衣服,但是我不能啊……
  聽到老婆在臥室裏一邊換衣服,一邊抱怨說好緊,我感應了一下老婆,能知道老婆在換衣服,也能了解老婆此時抱怨這幅身體太胖,但是卻看不到老婆的身體,我才明白我的能力還是有局限,只能感知到動態和想法,不能看到實體。
  過了一會,老婆換好衣服出來,我看的哭笑不得,老婆以前偏瘦的身體穿上這瑜伽服還算合適,如今硬是把這瑜伽服穿到了媽媽的身體上,真是難爲老婆了。
  「哎呀,實在太緊了,衣服差點要被撐爆,」老婆氣喘籲籲的說著。
  我盯著老婆的身體有點不自然,媽媽平時穿衣風格都是比較寬松的,如今整個身體都被衣服緊緊的包裹著,身體的各個部位都凸顯了出來,碩大的胸部和臀部完全勾勒了出來,我從沒想到媽媽的身體居然會如此的性感,我趕緊把目光移開,不敢繼續看下去。
  老婆沒有注意到我的異樣,在客廳裏做著熱身的動作,看到老婆的衣服實在太緊了,行動都有些不便,我提議買一身合身的健身衣給老婆穿,沒想到老婆一口拒絕了,「我就穿這身,這樣我才有動力去一直鍛煉,不知道和媽媽的換身會持續到什幺時候,也許這輩子我就頂著媽媽的身體了,我不能容忍自己這幺胖,所以我要拼命健身,爭取一個月內能夠變回我原先的身材!」
  老婆的性格其實是樂觀堅強的,我相信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別的年輕女子身上,可能輕者會一蹶不振,重者輕生都有可能。
  我也很是彷徨,老婆的一句話觸動了我,老婆說也許這輩子她就要頂著媽媽的身體了,如果真是這樣,以後我們要怎幺相處啊,這是我親媽的身體,以後和老婆別說有性生活,就算一些親密的舉動都不能有,算了,不想了,徒增煩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思緒回到老婆身上,看到老婆坐完了熱身動作,走到了跑步機上開始慢跑起來,這一跑不要緊,兩個奶子簡直要掉出來似的,顫顫悠悠的劇烈震蕩著,像是兩個足球在奔跑,場面極爲壯觀。
  最要命的是可以明顯看出老婆裏面沒有穿胸罩,兩個葡萄大的乳頭都凸了出來,也正是裏面沒有胸罩的束縛,老婆的兩個奶子才震蕩的如此激烈。
  「老婆,你裏面怎幺不穿胸罩呢?」我還是忍不住說了老婆,畢竟這是媽媽的身體,這樣讓我有些尴尬。
  老婆不以爲然的答道:「反正在自己家裏,只有你我兩人在家,穿胸罩太麻煩了,再說穿胸罩的話只能穿媽媽的,穿我自己的穿不上,媽媽的胸罩我有點不想穿……」
  老婆這樣說我就完全理解了,畢竟是內衣,穿別人的內衣心理總會不舒服,比如說讓我穿別的男人的內褲,那我肯定不幹,尤其是女人,在這方面更加有潔癖。
  我的眼光想回避老婆的身體,可是又怕被老婆發覺,在這個時刻,老婆需要我的關心,需要我的支援,如果我回避著老婆,可能會被老婆認爲我在嫌棄她,所以不得已我只有目不轉睛的盯著老婆,臉上露出春風一般的和煦笑容。
  臉上可以僞裝,可是身體上實在僞裝不下去了,看著老婆那波濤洶湧的兩座大山,我漸漸有反應了,雖然意識到對媽媽的身體居然産生了生理反應實在是大逆不道,可是這不是我能控制的啊。
  我把目光下移,不看老婆的胸部,可是當我視線無意中轉到老婆的兩腿之間時,我的雞巴幾乎瞬間硬了起來,因爲此時在老婆的神秘地帶上有一條清晰的溝壑,老婆的陰部被緊身褲勒出了凹痕,以前在網上看到過類似的圖片,沒想到在現實中也能看到,還是媽媽的身體……
  還好老婆此時只是在專心的跑步,沒有注意到我下身的反應,老婆神秘部位的凹痕讓我熱血澎湃,視線繼續轉移,從我的角都只能看到老婆臀部的側面,不過也能看到老婆的臀部在晃晃蕩蕩的,媽媽的屁股此刻看上去是又大又圓,屁股稍微有點松弛下垂,但是在她這個年紀中算是比較挺翹了。
  總之,現在的媽媽的身體被老婆緊身衣穿的處處充滿性感,處處充滿著誘惑,對我造成了強烈的沖擊。
  有我一直在一邊陪著,不時的跟老婆說說笑笑的,老婆感到健身也不是以前想像的那幺難,特有成就感。
  表面上我很輕松,內心裏卻一點都不輕松,老婆對我的沖擊是持續的,在跑步機上跑了一會後,老婆又練了其他的一些健身器材,每個健身器材都向我展示了媽媽身體獨特的一面。
  最後老婆鍛煉完了家裏所有的健身器材,累得直接躺倒了地上,撒著嬌要我給她按摩,以前老婆累的時候也經常這樣撒嬌讓我給她按摩。
  聽著媽媽的聲音說出那撒嬌的話:「老公,給我按摩,快點呀!」我有些恍惚了,心裏不斷的想著這是老婆,這是我的老婆,可是眼睛裏看到的是實實在在的媽媽的身體啊,耳朵裏聽到的也是媽媽的聲音。
  今天算是開了眼了,人生頭一回聽到從媽媽嘴裏傳出來的這幺嬌嫩嫩的嗲嗲的撒嬌聲音。
  不管怎樣,我得認真的配合著老婆,老婆或許已經暫時忘記了自己還頂著媽媽的身體,又或者是沒有忘記卻強制自己忘記,如果此時我有遲疑或者有什幺異樣,無異于對老婆的傷口撒鹽。
  老婆喜歡按摩,所以我特意在網上自學過按摩,老婆對我自學來的按摩手法很是滿意,這種手法需要在腿部,臀部,腰部,背部和頭部進行按摩,當按摩到臀部時,那種柔膩的手感讓我本來就不平靜的心更加的翻騰起來。
  媽媽身體的兩瓣屁股太大了,手掌放在上面揉搓著,簡直要把兩個手掌陷進去,那種豐滿的肉感是以前在老婆身上沒有體驗到的。
  不過我還是保持著理智,摸得再舒服,這也是自己親媽的身體,腦海中仍然謹記著母子禁忌。
  這一天對我來說是不小的考驗,以前我只是喜歡像老婆那種高挑骨感的女子,可是經過這一天和媽媽身體的接觸,突然對這種豐滿的熟女起了強烈的興趣。
  晚上獨自睡在小臥室,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腦子裏想的盡是媽媽的身體,媽媽的大奶子,大屁股,以及神秘小穴處的溝溝,雞巴不知不覺的又硬了起來,以前換成這種情況肯定對著老婆來上一炮,可是現在是不可能了。
  我打算用手機上上色網站,找些色文看看,邊看邊撸,自己解決吧,找到那個色文網站,裏面充斥著各種各樣的色文,其中有一大部分是亂倫文,以前看到亂倫文我都是直接略過不看,因爲我總覺得亂倫是不道德的,這和我從小到大培養起來的價值觀有著劇烈的沖突。
  可是現在我的腦子裏不時的浮現出媽媽那被緊身衣裹得緊緊的身體,第一次湧起了強烈的念頭,想點開母子亂倫文看看……
  思想的禁忌一旦被重開,就像攔住洪水的水閘,一發不可收拾,而那種亂倫禁忌的快感也似洪水一般,劇烈的沖擊著我。
  就這樣,我專挑母子亂倫的色文來看,一直看到了大半夜,最後撸了出來,才進入了睡眠。
  這一夜是我思想的重生,這一夜過後我的意淫物件從那些美女明星變成了媽媽。
  第二天在我的期待中到來了,爸媽讓我這一段時間就老老實實的在家裏陪著老婆,我和老婆繼續留在家中,老婆也堅持著她的鍛煉。
  不過這一天我的目光不在躲閃,專挑媽媽身體敏感的部位看,我還發現了媽媽的小穴部位不僅有縫還鼓鼓的,不知道是不是饅頭逼。
  可惜的是,經過昨天我的幾次告誡,老婆換衣服和洗澡的時候都知道回避我了,真是自作孽啊,本來老婆昨天鍛煉結束的時候當著我的面就要脫衣服,我大驚失色,問老婆怎幺脫起來了啊,老婆說身上都是汗,當然要脫衣服洗澡咯,我跟老婆說這是媽媽的身體,我看見不太好的,于是老婆去了洗澡間脫的衣服。
  後來老婆洗澡的時候又讓我進去幫她搓背,又被我拒絕了一次,經過了這兩次的提醒和拒絕,老婆終于記得有這幺一層禁忌了。
  今天老婆依然穿著那身緊身衣,裏面仍然沒穿胸罩,看著媽媽的身體就這幺性感的展示在我面前,真是大快朵頤。


第二章老保安
  幾天過去了,變身的另一個當事人媽媽卻一直沈浸在喜悅之中,身體突然變得年輕了二十多歲,而且又漂亮高挑,所以我幾次感應媽媽的時候,都感受到媽媽的喜悅。
  浴室裏,媽媽正在沖著澡,此時媽媽的臉上洋溢著笑意,手指輕輕在肌膚上撫摸著,不禁感歎著,這具身體真是尤物,是造物主完美的傑作,皮膚吹彈可破,散發著瓷器般的光澤。
  浴室裏有鏡子,媽媽湊到鏡子前,鏡子中頓時出現了一個精美的面孔,盡管這張面孔媽媽已經看了好幾年,也曾感歎過,羨慕過,卻不曾想自己也能擁有這張臉,這張臉堪稱妖孽啊。
  媽媽真想大笑,女人最怕的是什幺,當然是變老啊,每個女人都希望自己年輕,希望自己漂亮,隨著自己一天天的變老,媽媽變得恐慌,不安,卻又無奈,每個人都會變老變醜,自己當然也不能例外,可是眼看著自己年過半百了,居然還能在年輕一回。
  想起今天在店裏,幾乎所有的客人都在偷看自己,從那些客人的眼中,媽媽看到了驚歎,甚至還有幾個客人找媽媽搭讪,問媽媽索求聯系方式,這極大的增強了媽媽的虛榮心和自信心。
  媽媽突然想起了一個面孔,一個曾經烙印在她印象深處,卻又被她刻意遺忘的男人,那是她的初戀,雖然兩人八字沒一撇,可媽媽始終這幺認爲。
  年輕的時候,媽媽是一個國有酒廠的正式員工,她的一個同事名叫趙宇,長的很是帥氣,溫文爾雅,接觸沒多久,媽媽就暗暗戀上了趙宇。
  可是趙宇卻在追求酒廠裏的另外一名女員工,這個女員工論長相比媽媽好看的多,論家世,媽媽只是農民家庭出身,而那女員工的爹是這個酒廠的廠長。
  很快,趙宇和廠長的女兒走入婚姻殿堂,媽媽黯然神傷,辭職離開了傷心地,後來經人介紹嫁給了爸爸。
  「趙宇……」媽媽自知自己和趙宇是兩個世界的人,也早就絕了念想,安心和爸爸過日子,可是如今趙宇在她腦子裏冒出來後就變得不可遏制,曾經青春時期的記憶像潮水一般湧來。
  那時候,自己像是著了魔一樣愛上了趙宇,他笑她也會跟著樂,他悲傷她也會難過,趙宇的一颦一笑都牽動著她的心。
  媽媽突然想去看看趙宇,二十多年沒見,想知道趙宇變成什幺樣子了,還是像當初那幺溫文爾雅嗎,不求和趙宇怎幺樣,只要能遠遠看上一眼就夠了。
  趙宇看到現在的自己,想必也會被驚豔到吧?想到了自己現在變得那幺的年輕漂亮,媽媽想去看看趙宇的念頭更加變得不可遏制。
  媽媽找了個借口說要外出一天,然後坐著大巴去往年輕時工作過的廠子,那廠子在老家的縣城裏,做了叁個小時的大巴車,終于趕到了那個留給媽媽很多刻骨回憶的酒廠。
  這幺多年過去了,廠子居然沒有多大的變化,這讓媽媽很欣慰,去酒廠打聽了一番,結果卻讓媽媽很感慨,原來這酒廠早已物是人非,在媽媽離開了幾年後,老廠長就因爲貪汙腐敗被抓了,他的女婿也就是趙宇和女兒也不知去向。
  來的時候,內心裏帶著很多希望和想像,走的時候卻只能敗興而歸,不過媽媽很快就調整心態,以後就徹底忘了趙宇這個人吧,媽媽暗暗下定決心。
  下了大巴車,在回家的路上,媽媽遠遠的看到圍了很多人,走進一看,原來是城管執法,有個賣瓜的小販正在和城管爭執,沒說幾句雙方就動了火氣,打了起來,城管人多,一擁而上,小販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蹲在地上抱著頭挨著打。
  城管暴力執法的事情媽媽已經見怪不怪了,歎息一聲剛想走開,突然身子仿佛被定格一般,那小販在媽媽要離開那一刹那擡起了頭,剛好被媽媽看見,這張臉飽含滄桑,媽媽卻一眼認出,這正是自己要找的趙宇,雖然二十多年沒見了,趙宇老了許多,模樣和以前也大不相同,沒有以前的帥氣,沒有以前的儒雅,但是媽媽對趙宇的記憶實在是太深刻了,還是一眼認出。
  媽媽立即沖了過去,喊道:「你們怎幺打人呢?別打了!」
  看到一個妙齡美女出來阻止,城管也停止了動手,把趙宇一腳踢開,然後開著趙宇裝貨的小叁輪車揚長而去,趙宇想阻止,可是腿上被打出了傷,血流不止,沒能追的上。
  看到城管走了,看熱鬧的人也散了。
  「謝謝你啊!」趙宇感激的說道,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你不要緊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媽媽此時內心很不平靜。
  怎幺也沒想到,會在這個地點這個場合遇到趙宇,而趙宇又會變得如此落魄,媽媽感到有些心酸,有些心疼。
  「不要緊的,這點小傷沒必要去醫院,我住的地方有藥,回去敷點藥就好了。」其實趙宇的傷勢並不像他表現的那幺輕松,只是去醫院他也沒錢看病啊。
  看著趙宇明明傷的很重,卻要堅持回家,媽媽猶豫了下,「要不我送你回家吧,你這個樣子走回家都困難。」
  趙宇推辭了下,最好還是被媽媽堅持送回家,趙宇在附近租住的地方,離他選擇擺攤的地方只有兩公裏,于是媽媽扶著趙宇慢慢走回去。
  趙宇心裏五味雜陳,本來被城管這幺一鬧,憋了一肚子火,誰知道柳暗花明,忽然冒出這幺一個大美女來,對自己關懷備至,聞著身邊美女身上散發出的幽香,趙宇感到心都要化了。
  通過和趙宇的攀談,媽媽也了解到了趙宇的情況,趙宇的老丈人貪汙事發後,趙宇夫妻倆也跟著倒了黴,後來幹了一些零工,再後來輾轉來到了江城,擺小攤度日,爲了增加收入,趙宇和老婆兩人分別在不同的地方擺了攤位,現在趙宇提前回了家,趙宇老婆還要等晚上才能收攤回家。
  到了趙宇的租住處,看到十幾平米的出租屋,裏面零零亂亂,到處都是雜物和衣物,兩人只能坐在床上,媽媽百感交集,曾經是多幺風光的人啊,如今落魄到如此田地。
  趙宇的傷主要在腿上,腿被城管用棍子打了幾下,媽媽讓趙宇坐床上,媽媽蹲在地上,卷起趙宇的褲管,給趙宇擦拭著消毒藥水。
  趙宇如在夢中,感覺自己真的是撞了大運,這樣一個時髦漂亮的年輕美女又是扶著自己回來,又是給自己處理傷口,趙宇傻傻的享受著媽媽的服務,看著媽媽那絕美的容易,趙宇露出癡迷之色,忽然,趙宇的余光看到了媽媽的胸口處露出大片的春光。
  媽媽今天穿的裙子,領口處並不是很容易走光,但是她蹲在地上,上身前傾幫趙宇消毒,這個姿勢太容易走光了,大半個奶子都盡入趙宇眼底,看著那白白嫩嫩的奶子在自己眼前晃晃蕩蕩,趙宇感到一團火在小腹處升起,他竟然可恥的硬了。
  趙宇大急,這要是被美女誤會了,豈不是會罵自己耍流氓,平日和老婆做愛時想硬起來都很困難,就算硬起來也是硬而不堅,沒想到此刻不想他硬,小弟弟卻變得那幺給力,幸好媽媽在專心的給趙宇處理著傷口,沒有看到什幺。
  趙宇和媽媽隨便聊著,想盡力的分散開注意力,在媽媽未發現之前軟下去,但是越是想軟下去,雞巴越是堅挺,胯下很明顯的被撐起一個帳篷,媽媽只要一擡頭便會發現。
  「你腿上的傷痕太多,必須得脫下長褲好好處理下,否則可能會感染發炎!」媽媽說完後擡頭看向趙宇,眼神不免看到了趙宇胯下的那個帳篷。
  媽媽瞪了趙宇一眼,「看來你還是被打輕了!」
  趙宇忐忑不安,有些唯唯諾諾的,擔心媽媽會不會生氣離去,卻聽到媽媽催促道:「快點啊,難道要我給你脫!」
  媽媽站起身來,拉了一下領口,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走光,媽媽並沒有一絲責怪趙宇的意思,反而還暗暗高興,二十多年前,趙宇可從來沒有對自己動過情啊,那會哪怕自己做太多,在趙宇眼裏幾乎都是空氣,可是現在,趙宇居然對著自己硬了!
  同時媽媽內心也暗暗心驚,這趙宇在這個年紀雞巴還能保持這幺好的狀態,自己的老公可是已經硬不起來了啊!
  聽到媽媽這樣說,趙宇暗暗松了口氣,但是在這幺一個大美女面前脫褲子還是有些難爲情,在媽媽的催促下最後還是脫了。
  媽媽讓趙宇躺在床上,趙宇躺下後,雞巴更是惹眼,像一個擎天柱,樹立在空中,媽媽看的暗暗心顫,感覺到自己下面竟然濕潤了,趕緊收起心思,專心幫著趙宇處理傷口。
  趙宇的整體腿上布滿了傷口,處理完小腿後,大腿根上還有一些淤青,媽媽小心的朝著趙宇的大腿根處塗抹著藥水,可是因爲緊張,手還是一不小心碰到了趙宇的雞巴,趙宇的雞巴來回晃蕩了幾下,又打在了媽媽的手臂上。
  媽媽一狠心,竟然一只手按住了趙宇的雞巴,一只手擦著藥水,趙宇看到自己的雞巴被美女的小手抓住,有些不可思議,媽媽也是暗暗心驚,不知道剛才自己是怎幺回事,竟然那幺大膽,但是也沒放開,心想既然抓住了,就趕緊給消毒完,離開這裏。
  手心裏散發出來的熱度讓媽媽臉上出現了潮紅,媽媽感到身上很熱很癢,尤其是下體,下體好像出了很多水……
  終于,媽媽擦完了藥水,手想離開趙宇雞巴的時候,卻突然被一只大手覆蓋住動彈不得,趙宇的雞巴被媽媽握了一會,已經是情欲高漲,有點控制不住自己,握著媽媽的手就撸了起來,就這樣,隔著內褲,趙宇的手帶動著媽媽的手上下撸動著。
  媽媽的第一反應就是反抗,但是待她看到趙宇的眼神時,媽媽放棄了,趙宇的眼神紅通通的,像是發情的野獸,媽媽擔心自己的反抗會激發趙宇更加猛烈的情欲,導致不可挽救的悲劇。
  趙宇帶動著媽媽撸了一會便放開了手掌,媽媽也沒停,仍然有節奏的撸下去,隨著趙宇的一聲低吼,精液從趙宇的內褲中滲透出來,濕潤了媽媽的手掌。
  「對不起啊,我剛才太沖動了!」爽過之後的趙宇心裏很是忐忑,自己居然如此亵渎自己的恩人,很是擔心媽媽會責怪他。
  媽媽沒回應,起身準備洗手走人,媽媽很是內疚,這個身體可是兒媳的,用兒媳的身體做了這樣的事情,對兒媳有愧。
  走到門口,媽媽又回頭看了看已經變得蒼老的趙宇,破敗的出租屋,又想著趙宇現在擺攤爲生,風餐露宿,還要被城管欺負,過的實在是可憐了,媽媽想幫幫趙宇,突然想到現在自家的麻辣燙店裏有點太忙了,該雇人了,可以讓趙宇和他的的老婆去自家的店裏工作。
  媽媽提出了這個想法,趙宇大喜,連忙答應下來,兩人留下聯系方式,約定下周讓趙宇夫妻去店裏上班。
  媽媽自覺做了件好事,一舉雙得,既能幫助一下趙宇,又幫店裏解決了需要人手的問題,可想著想著,媽媽覺得自己實在幹了一件蠢事!
  媽媽剛才忘記了自己本來的身體,趙宇若是去了店裏幫忙,肯定遲早會發現老婆,老婆現在可是頂著自己的身體啊,萬一看到老婆後要是認出來,到時候就會多生出很多波折,引起不可預測的災難。
  怎幺辦?趙宇那邊已經說好了,如果轉臉間就反悔,那也太傷人了,最後媽媽下了決定,回家和老婆交代一切,得到老婆的原諒,這樣老婆就能幫著自己圓謊。
  之所以敢向老婆交代,也是因爲媽媽覺得自己只是幫著趙宇撸了雞巴,而且還是隔著內褲,在媽媽想來這並不是太大不了的事情,向老婆說說好話,應該可以得到老婆的諒解。
  而此刻,我的心裏則是被各種複雜的情緒充斥著,我突然有些恨自己的這種超能力了,什幺事情都能知道,卻不能做任何事。
  媽媽把這件事告訴了老婆,可是事情並不是媽媽想像的那幺順利,媽媽小瞧了老婆的自尊心,老婆聽到媽媽居然用自己的身體給年輕時暗戀的物件做這種事,氣憤的都要炸了。
  「我會配合你,可以幫你圓謊,但是我不原諒你!」老婆冷冷的說了這句話後就不再理會媽媽了。
  老婆覺得非常的委屈,自己長相出衆,身邊總會有很多形形色色的男人獻殷勤,可自己從來不爲所動,這一生只有我這一個男人,從來沒有和其他男人做過什幺親密的接觸,可如今,自己的身體竟然被婆婆這樣的玷汙了,給一個四十多歲的小攤販撸管!
  老婆越想越憋屈,跑出家,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嚎啕大哭,各種委屈在這一刻都爆發了,身體變得老邁,和相愛的丈夫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的相處了,如今媽媽用她的身體做出這種事成了導火索,老婆感到心裏的憋屈達到了一定程度,迫切的想要釋放。
  不能就這樣算了,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你用我的身體給野男人手淫,那我就用你的身體跟野男人亂來!老婆暗暗下了決定。
  淚眼婆娑的老婆走進社區大門,耳邊傳來了保安關切的聲音,「您好,您不要緊吧?」
  這個保安年紀大概有六十左右,個字不高,大概有一米六左右,皮膚黝黑,看上去老實憨厚,老婆認得這個老保安,從搬進這個社區以來,這個保安就在這裏,每當業主進出社區時,這個保安都會湊上去打招呼,在社區裏人緣不錯。
  老婆忽然來了靈感,剛才還想著野男人,眼前這個不就是現成的野男人嗎?可是看看這個老保安的模樣,老婆不禁皺了皺眉,這老保安的長相也太不敢恭維了,老婆想放棄。
  可是隨即又想到,這種野男人才是最好的啊,既然要報複婆婆,糟蹋婆婆的這個身體,那幺就應該找這種野男人才過瘾!
  「我跟我家老頭吵架了……」老婆哀怨的話語配合著她的淚水讓老保安深信不疑。
  「夫妻倆吵吵鬧鬧的很正常了,」老保安笑道。
  老婆擦了下淚水,「我可以去你的保安亭裏做做嗎?現在我不想回家。」
  「當然可以,不過我馬上要換班回宿舍了,你去做做吧,我給你倒點茶。」
  聽到這裏,老婆卻是想到機會來了,在保安亭裏很難做出什幺,但是回到宿舍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你要回宿舍啊,那我跟著去你宿舍看看吧。」
  「我宿舍有什幺好看的,亂的跟狗窩似得!」
  「沒事啊,我反正是不想回家面對他,又不知道該去哪裏,就去你那看看吧。 」
  看到這裏,我幾乎忍不住的要去阻止老婆,我知道老婆已經下定了決心,就是不知道老婆和這個老保安等下會發展到什幺程度,不管怎幺樣都是我接受不了的,但是我又不能做什幺,因爲按照正常的軌迹發展的話,我應該根本不知道這事,如果我去阻止的話,就是利用了自己的超能力幹擾了正常的秩序,全家都會受到嚴重的懲罰 雖然不知這個懲罰是什幺,但我不敢拿全家人來冒這個未知的險。

色婷婷久久综合中文久久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