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林氏家族寝取物语 序-1

精彩内容:

平凡青年唐淵,迎娶了豪門林家的次女林雅雯,成爲林家贅婿。

  按照林家的規矩,整個家庭幾乎所有人,都要長期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團團
圓圓,和和美美。

  不知不覺間,半年過去了,唐淵適應了在林家的婚後生活。

  他只有一個苦惱:妻子雅雯工作忙碌,因此儘管兩人已成婚半年,卻始終維
持著每月一次的性生活頻率。他和雅雯在新婚之夜同時告別童貞,但半年來,兩
人各自的性生活都加起來,卻也只有區區12次。

  時隔半年,告別童貞後,同時開啓種馬狀態的唐淵,再也忍不住了。

  同在一個屋檐下,林家寡母和她的叁個女兒,此時在唐淵眼裏,都已只是最
純粹不過的女人。

  一個令人煎熬的選擇擺在唐淵面前。

   他是應該堅守對妻子雅雯的愛,還是選擇出軌?
       如果他選擇了出軌,又分別會帶來怎樣的後果?
       每一種後果,又分別會應來多少種不同的結局?

       面對這場人性的考驗,唐淵的選擇是⋯⋯



                                                    序

     「既然我們已經到家了,」

  雅雯牽著我的手道,「你可要打起精神來。」

  「她們還能吃了我不成。」

  我不以爲然,但既然未婚妻一本正經,就全黨如此吧。

  今天是我第一次來到娘家的日子,老實說,確實有些緊張。

  不過畢業叁年來,我也算小有成就,在深圳這寸土寸金的城市,跟合夥人開
了一家影樓,也算是個老板。所以我馬上就要結婚了,深圳大學的蟬連校花林雅
雯,相識五年,戀愛叁年,現在終于要修成正果了。

  不過我們一直沒有婚前同居過。

  雅雯是深圳本地人,林家更一向講究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住一起的理念,和
我戀愛這叁年來,她一直住在自己家裏。

  所以說來滑稽,都要結婚了,我還沒跟雅雯發生過關係。

  這和她工作忙碌不無關係,但雅雯也確實是一名非常保守的25歲都市女郎。

  「吃了你倒不至于,但肯我會笑話我,爲什幺找了這幺個埋汰的老公。」

  雅雯開著車,開玩笑道。她今日的衣著很考究,符合今天第一次帶未婚夫回家
的正式場合,也符合她作爲公司總裁所需要的幹練形象。比如她的短髮,從來都如
墨一般烏黑,筆直地垂到肩膀兩側。

  「前方十字路口減速,光顧著笑話我了。」

  我提醒道。

  雅雯上身穿一件褐色夾克,配圓領衫,符合深圳1月份的氣候。

  但到底該說,女生就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物種,牛仔超短褲陪矮跟涼鞋,得
虧今天到底不是她出門辦公的日子。這一條細長的美腿,真是芭蕾舞演員的標準,
沒有絲襪,白皙的皮膚簡直不要太吸睛了!

     「知道啦,唐淵,再唠叨不理你了。」

  雅雯輕笑著,轉過了最後一個路口。

  不多時,保時捷卡宴徐徐停在正門面前。

  林氏公館是一棟叁層高的維多利亞式別墅,配一層地下室和花園,單層占地
面積500平方米左右,不過臥室數量不算太多,因而也就保證了每一位主人的
私密性。

  它在整片別墅區裏都算最爲高檔的一棟,周圍綠樹掩映,旁人休想從外界觀
察到裏面的任何情況。

  林家能在深圳坐擁這樣的豪宅,全賴雅雯的姥爺創業有功,所以盡管老人家
生的是女兒,雅雯的父親也不得不以入贅形式入戶。

  不過現如今,家裏老人都已過世,叁年前,雅雯的父親也同樣撒手人寰,獨
留下他的妻子以及叁個女兒。

  「沒人開門,連個迎接的都沒有,一個個的,膽大包天!」

  雅雯發起牢騷來。

  開啓閘門,停車入庫,乃至帶著我走進玄關,全程由她獨自包辦。

  我還從未見過雅雯的姐妹和母親,此時頗有些緊張,尤其這竟是如此一棟奢
華的別墅,區區一個玄關,就著實將我震撼到了。

  「這樣老公,我先帶著行李上樓,你隨意逛逛吧。」

  雅雯脫了高跟鞋,換上一雙居家的拖鞋,在我臉上輕吻一下,拎著手提包上
樓去了。

  我點頭道:「沒問題,這麽大的房子,有的是逛的。」

  我在鋪著黑色大理石瓷磚的玄關換上拖鞋,邁上台階,走進鋪著實木地板的
客廳區域。

  客廳裏沒見不到人。

  真皮沙發,意大利進口茶幾,水墨風玉雕屏風,裝飾布局相當精美。
      
      別墅的一層向來以社交功能爲主,臥室至多也就一間,頂多再算個傭人間罷
了。所以它的布局是很複雜的,我都不太明白自己是怎麽走進廚房的,剛才是經
過了一條走廊麽,還是該叫它過廊?

     「你就是唐淵嗎?」

  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

  竈台前站著一位雍容華貴的女性,年齡大約30歲,即使樸素的圍裙挂在身
上,也難掩她貴婦般高雅的氣質。

  記得雅雯介紹,她絕對是生育過了,但腰條依然纖細,胸部挺拔極了,全然
沒有哺乳期後的下垂。不過作爲傳說中的林氏家族長女,雅雯的姐姐,她卻沒有
和我未婚妻相似的超細長腿,到底是肉嘟嘟了一點。

  但比起雅雯170的身高,她則一點不差,大約是相等吧。

  「你好,我是唐淵。」

  我微笑道:「雅雯剛剛上樓去了,你這是在準備做飯?」

  「對呀,你們小兩口提前了至少半小時,我這裏晚飯還沒做好被。」

  女郎微笑著,悄無聲息地打量著我,愈發感到滿意,「雖然見過照片,但這
還是第一次見到真人,雅雯的眼光真是不錯。」

  「是我幸運才對,能夠遇到雅雯這樣優秀的女孩。」

  我謙虛道,「對了,今天全家人應該都在吧,你知道她們都去哪了嗎?」

  女郎沈吟片刻道:「雪瑩那丫頭應該就在樓上,袅袅倒是不知跑哪玩去了。
你先隨便逛吧,咱們林家向來的規矩,全家人要盡可能地在一起住,這可是多少
年了呢。」

  聽到這一席話,我點頭不已,這確實是林家的規矩。

  我這位林家次女婿,說白了就是贅婿,和那位已經去世叁年的……

     「等等……」

     我忽然睜大了眼睛,
   
   「你剛才的前半句話……」

    一個匪夷所思的念頭冒了出來,
   
   「請問您怎麽稱呼來著?」

  「林嫣然。」

  女郎無疑很清楚我的驚訝來源,笑得無比狡黠,「我是雅雯的母親。」

  

        五分鍾後我走上中央樓梯,本想直奔雅雯的臥室,但我剛踏上二樓,只見一
抹驚豔的身影正矗立在落地窗前。

  「哇,妹夫。」

  真正的林家長女林雪瑩朝我迎面走來,「真是太幸會了!」

  目視可知,林雪瑩的身高達到了驚人的175左右,即使穿著平底拖鞋,也
絕不比我差上多少。

  在看清她的身材後,我更不禁有些眼睛發直,表情發呆。

  好大!

      一條白色背心,幾乎被她絕對E罩杯的胸脯撐得鼓鼓囊囊。

  一條黑色百褶裙,胸部以下全都是腿,而且不比雅雯的絕對纖細,她白皙的
大腿是頗具肉感的。

  長發及腰,下巴尖翹,眼神勾魂奪魄,俨然就是一位禍國殃民的妖妃!

    「幸會,姐姐。」

  我控制住心情,朝她苦笑道:「剛剛在廚房遇到家母,真是太顯年輕了,我
險些將她當做是你。」

  林雪瑩表情錯愕了一瞬,然後笑得花枝亂顫:「天啊,真的假的,這麽大的
烏龍嗎?哈哈哈……太棒了太棒了,今晚一定要好好講講這個笑話……雅雯,你
來的正好!」

  聽到廳裏的聲音,雅雯從她二樓右側的臥室走了出來:「發生什麽事了?」

  有對比,才有傷害。

  先後看到嶽母大致D罩杯的尺寸和林雪瑩絕對E罩杯的胸脯,雅雯的B罩杯
難免有些顯小了。

  但這份尺寸跟她的身材搭配得很好,雅雯不是林雪瑩那樣頗具肉感的前凸後
翹的女郎,而是更帶了一份禁欲氣息。

  「你家男人居然把媽媽當成是我了~」

  林雪瑩仍笑得不停:「嫣然她的確很顯年輕……咯咯咯……但我這個27歲
的大女兒都當媽媽了……咯咯咯……居然被你家男人……哈哈哈哈!」

  「老公……」

  雅雯明白了情況,昂首扶額:「跟我回屋,太丟臉了。」

  我默默地點頭,留下林雪瑩的陣陣狂笑,跟著心愛的未婚妻走向二樓右側。

  林家叁女當中,雅雯的地位是最高的,她是深圳翡翠園集團的總裁,繼承家
業,個人總資産達40億人民幣以上。不過其他幾女和嶽母坐享股份,自然也是
不差的。

  二樓右側的臥室屬于雅雯,兩扇橡木門的後面,是一套由叁個房間構成的套
房。主臥室、書房和影音娛樂室,衛生間等另算,即使按摩浴缸所占區域都等于
一間小臥室了。

  「媽媽一直都把自己保養得很好,倒也不能怪你認錯了。」

  雅雯苦笑著,將我的衣服送入衣帽間:「無論是外表,還是身體機能方面,
她的確一直維持在30歲的水平。我們甚至有討論過,要不要讓母親再招一位丈
夫,畢竟她在很多方面上都依然很年輕,而父親已經去世叁年了……」

  「女兒操心母親的婚姻生活,是比較少見,咱們家的就更不常見了。」

  我幫著雅雯將衣服整理到衣帽間,一條不到兩米寬的過道,左右兩側到處是
衣櫃。

  「叁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了,你看雪瑩,正好就是結婚、懷孕、生子叁部曲。」

  雅雯將衣服都簡單規整了一番,「而且手段高超,釣到了一位典型的金龜婿
,都有膽氣獨立出去住呢,呵呵……」

  我自然早聽雅雯介紹過娘家情況。

  長女雪瑩,畢業于傳媒大學,走的演藝圈道路,在北京打拼了一段時日。然
後她和一位年輕富商結婚了,夫妻倆半脫離林氏家族,獨自居住在深圳市中心的
一棟高層公寓裏,目前結婚叁年,兒子尚在哺乳期。

  「雅雯……」

  我從身後輕輕抱住未婚妻,「我們結婚後,也會要個孩子的,對吧?」

  雅雯的身子有些緊繃,那麽苗條的身軀,仿佛輕輕一用力就能折斷。

  「孩子……嗯……」

  她輕聲道。

  我輕輕一歎,雅雯的態度一如既往。

  早在最初戀愛時,我就知道雅雯曾有過她的第一段情史,可惜它以被那個男
人情傷結局。這些年來,雅雯跟我很正常地戀愛著,但無疑仍被那份傷害深深影
響著。

  比如說,其他不論,雅雯最開始跟我確定關系時就聲稱,夫妻雙方必須忠于
彼此,性生活也必須要在結婚後開始。

  嗯,這個當然沒問題了。

  終于彼此這種事,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至于婚後性生活,老實說,其實
實踐比想象更加艱難。

  但也不一定。

  反正老實說,我直到現在也還是個處男呢,跟雅雯交往前,萬事都靠打飛機。

  而在跟她交往之後,日子有些難熬,畢竟誘惑隨時都在眼前。

  但既然打飛機就能解決問題,那麽即使我是個種馬,也無非就是多打幾次的
事兒呗?

      所以,也正是真正破處之後,我才知道,自己當初的這份天真……


      

      「你好?」

  雅雯在衛生間,我站在套房過廊裏,看到一個青春的倩影正矗立在門口。

  「……」

  少女十七八歲年齡,及肩長發翹劉海,穿著單衣和牛仔長褲,身材姣好。

  不過她的神情淡漠,頗有些校園大姐大的氣質,走進屋來,打量著我。

  「呃……你是袅袅吧?」

  最後還是我打破沈默。

  林家叁女點了點頭,神情依然淡漠,甚至皺了皺眉:「這就是姐夫?」

  林家叁女的性格,我可是早有耳聞了,于是點頭道:「這就是姐夫。」

  林袅袅揚起眉毛:「不錯啊,老姐把你調教得可以,這話說得合我胃口。」

  我正想說什麽呢,林袅袅接著道:「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一個處女把一
個處男制得服服帖帖,到底該說是你傻還是她傻?一個真敢玩火,一個乖乖聽話
,要我說啊……」

  「林袅袅,誰讓你進來的?!」

  雅雯從衛生間沖了出來:「我不過就是半分鍾沒看著他,你就跑過來騷擾,
學校裏的小男生還不夠多嗎?出去出去!」

  「姐,淡定,我就是幫你驗個貨。」

  林袅袅嘴角挑著壞笑,準備離開,「婚禮可是馬上就要舉辦了啊,還不快趁
著大家都在趕緊取經,否則你們知道洞房時該幹啥嘛……哈哈哈哈哈,別打我呀!」

  「滾遠點!給我滾到天邊去!」

  雅雯氣沖沖將妹妹趕到叁樓去了,她站在套房外走廊,雙手叉腰,怒目不已。

  「好啦,老婆,消氣消氣。」

  我適時過來安慰她,「袅袅還是個孩子嘛。」

  「還是個孩子……她是個屁的孩子!」

  雅雯氣鼓鼓的,依偎到我的懷中,仍抱著胳膊:「從初叁就開始早戀,到現
在我都不知道她換了幾個男友,最近更經常嚷嚷著要搬出去住!就沒見過這麽不
讓人省心的孩子,而且你瞧她剛才說的什麽話,這是跟姐姐姐夫聊天該有的樣子
嗎?」

  清官難斷家務事,尤其真要是拿雅雯和袅袅對比,還真就是死對頭類型,我
一個姐夫,真沒法說啥。

  所以我只是低頭在雅雯的嘴唇上輕輕一吻。

  「那麽親愛的,婚禮之夜,還請多多指教了。」

  



       「鞭炮齊鳴,一對璧人喜結連理;張燈結彩,鴛鴦戲水幸福甜蜜;親朋歡聚
,生活紅火更加如意;祝福給力,早生貴子愛河永浴;恭賀新婚,恩恩愛愛幸福
相依!」

  深圳明珠大酒店,婚禮現場,十張圓桌齊聚百名賓客。

  我牽著雅雯的手,在台前接受祝福,潔白的婚紗,象征著新娘的幸福。

  相識五年,相戀叁年,我們終于走到這一步了。

  「首先,我要感謝今天來到現場的父母親……」

  賓客名單在很早前就定下了,我的家人、同學等大約占了兩桌,其他八桌都
是林家的人脈,除了同學外,主要以公司高管和商業夥伴爲主。

  我當然是不可能認全這些人的,記住其中主要幾位就行,因爲他們每人都能
帶來天價訂單,助力公司飛黃騰達。

  當雅雯的母親作爲女方親屬代表登場時,全場都在靜靜等待著。

  「我們家雅雯和唐淵,幾乎可以算是從初戀一路發展到結婚了。」

  她談吐大方,滿意地看向我:「25年來,我親手將女兒養大,25年後,
我親手將她交到一個男人的手中。唐淵,我把雅雯交給你了,你一定要讓她幸福。」

  我接過話筒,恭敬地說道:「能娶到雅雯,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您放心
吧,嶽母大人,我會用盡一生力氣,給雅雯帶來所有人都會羨慕的幸福生活!」

  新郎發言完畢,全場歡呼雷動,在司儀的引導下,所有人更爲新娘的那一句
回複而響起不絕的掌聲。

  「謝謝,老公。」

  歡呼聲,笑鬧聲,這一刻,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接下來無非是婚禮儀式後的各項瑣事,等我和雅雯終于回到家時,夜已經深了。

  「老公,你喜歡我嗎?」

  臥室裏,我心愛的雅雯已穿上一條白色的紗衣,胸部兩點被不透光的蕾絲花
紋覆蓋,裙底是一條維多利亞的秘密,白色的叁角內褲。

  「喜歡,太喜歡了。」

  我著迷地望著這位已是我妻子的女人。

  雅雯通體纖瘦,雙肩略顯贏弱,胸脯並非特別飽滿,但那一雙長腿真的是太
細了。

  短發搭配著瓜子臉,她摘下了眼鏡,羞澀地向我展示著自己曼妙的身軀。

  「喜歡的話……就來吧。」

  雅雯輕聲道,「新婚之夜,我們的第一次……」

  是的,這是我和雅雯的新婚夜,也是我們同時告別童貞的日子。

  我心愛的女人平躺在床上,我輕輕親吻她的嘴唇,然後是脖頸,逐漸向下,
點點吻痕輕柔地落在她每一寸白嫩的肌膚上。

  猶如凝脂的肌膚讓我愛不釋手,滑膩的乳房更叫我如癡如醉,我的動作是生
澀的,但並不粗魯,雅雯漸漸已進入狀態當中。

  「老公,也讓我……親親你……」

  這話是她過去幾乎從未說過的。

  但今天是洞房夜,她主動親吻我的嘴唇,學著我的樣子親吻我的脖子,面頰
一片绯紅。

  但她再就不知道做什麽了,她不好意思像我吻遍她全身那樣吻我,之前她都
快羞死了,自己是如何也做不出這種事的。

  「來,雅雯,讓我幫你把衣服都脫掉。」

  將內褲從雅雯的臀部扒下,這一幕真的是太有視覺沖擊力了,無外乎雅雯的
美腿又細又長,白皙如玉,兩只粉雕玉琢的美足更叫我目眩神迷。

  「還有你的內褲……」

  如此,雅雯將我的內褲扒掉,當勃起的陰莖從禁锢中掙脫時,她發出驚叫。

  「這麽大?!」

  處男也能是種馬,我的陰莖足足有20厘米的長度,龜頭大如雞蛋,兩顆睪
丸沈甸甸,早不知積蓄了多少精液。

  雅雯的俏臉紅嫩無邊,她害羞極了,甚至不敢攥住我的陰莖。

  「會不會……啊……好硬……而且好熱……」

  攥著我的陰莖,然後張開小嘴,盡量將我的龜頭含入口中。

  如此便可以了,我的陰莖確實特別碩大,雅雯第一次爲男人口交,將雞蛋大
小的龜頭含入口中,已是不錯的成就。

  她試著吞咽,但效果不算特別理想,甚至牙齒磕疼了我。

  「啊嘶……」

  「抱歉老公!」

  「……沒關系,我的女神大人。」

  我安慰著驚慌失措的嬌妻,轉守爲攻,想去親吻她的私處。

  但是雅雯拒絕了,嫌棄自己太髒,明明她會吞吐我的陰莖,卻生怕我碰到同
樣的場合,只允許我用手去撫摸。

  「軟軟的,濕濕的,而且好緊啊。」

  粉嫩的蜜穴吐露芬芳,雅雯很快就受不住了,我區區一個處男,裝到現在也
同樣差不多了。

  是時候進入最後關頭了,我和雅雯擺好傳統的男上女下的姿勢,然後我將陰
莖抵在了她的蜜穴上。

  「老婆,我要進來了。」

  「老公,進來吧。」

  腰部挺動的一瞬間,一股無法形容的炙熱包裹了我的陰莖,我當場爽得叫了
出來。

  盡管只是進去一個龜頭,卻已讓我感覺到手淫根本無法給予的快感,雅雯的
呻吟更是顛覆她平日禁欲系的形象,頭部後仰,下身挺起!我用力進入,雅雯水
汪汪的蜜穴滲出絲絲鮮紅的血迹。

  她輕吟著,略感到痛苦,但更多的仍是性交帶來的快感,和與丈夫在新婚夜
同步告別童貞的喜悅。

  我開始一次又一次地挺動身體,動作愈發熟練,快感愈發充沛,整張床塌在
我們的動作下響了起來。

  一時間,臥室裏只剩下我們二人的喘息聲。

  我不斷挺動下身,並時刻注意自己施加的力度,不要用力過猛,要九淺一深。

  九淺,一深,九淺,一深,我低頭看去,陰莖反複在雅雯的蜜穴裏進出著,
她薄薄嫩嫩的陰唇瓣是那麽的可人,只可惜雅雯禁止我直接親上去,但它的手感
仍是那麽的……

       「老公……」

  「嗯?」

  「你在做什麽呢?」

  「我在……九淺一深。」

  雅雯在我身下皺起眉頭,想笑,但完全沒那個精力,只是面色紅潤,喘息不
已,並用嫌棄的眼神看著我。

  「拜托你就不要……玷汙九淺一深這個詞了,我就是第一次也知道……你這
就是瞎捅!給我認真點!」

  「……好的,老婆。」

  于是我開啓打樁機模式,陰莖飛快抽插,一股股強烈的快感如潮水般湧來。

  雅雯更是呻吟出聲,簡直魂飛天外,即使仍需承受破除的痛苦,但此時快感
之強烈,已遠勝那份痛苦百倍!

    「射了!」

  最終我用力一挺腰,將積蓄了一輩子的精液射進了雅雯的蜜穴裏,隨著一股
股濃稠的漿液不斷迸射,我近乎虛脫了。

  而雅雯受到這股炙熱白濁的澆灌,更同樣迎來一個猛烈的高潮,身體痙攣,
一股灼熱的愛液股股噴灑。

  正在射精的陰莖,被這樣一股股愛液澆淋,更近一步猛力噴射起來!最後,
整個臥室裏充斥著我們夫妻高亢的叫聲。

  夜深了,貓頭鷹在窗外咕咕作響。

  雅雯枕在我的胳膊上,身上散發著沐浴後的氣味,順著被單向下望去,她的
乳房清晰可見。

  兩顆粉嫩的乳頭在月光下顯得分外美麗,還有她明媚的眼神,以及終于成爲
女人而散發出的迷人魅力。

  「唐淵,歡迎入贅我們林家。」

  雅雯輕聲說道。

  我輕撫嬌妻的秀發:「婚後生活,有什麽需要交代的嗎?」

  雅雯接過我的手,輕撫我的手背,將臉蛋送到我的手掌心,厮磨著:「作爲
集團總裁,我的工作會很忙,而且頻繁出差。所以我們的性生活頻率大概會比較
低……可以接受嗎,親愛的?」

  這算什麽事,我灑然失笑,當即趕緊安撫雅雯,叫她千萬不要爲這種無所謂
的事操心。

  然而,事實證明,這是相當嚴重的事……



        





                                    (1)通用線·第1日

     今日天氣晴好,清晨的陽光灑落林氏公館的每一寸窗沿,我站在陽台慵懶地舒
展四肢。

  昨夜下雨,空氣中仍舊彌漫著潮濕的氣息,樹林掩映之處,一輛轎車緩緩駛
過泊油路,大約是鄰居趁著周日全家出遊。

  我轉過頭來,臥室裏,不見妻子的蹤影。

  早在周一清晨,因爲工作需要,雅雯攜秘書乘飛機前往北京出差,按道理今
天中午應該能趕回家吃飯。

  然後她會在家裏休息叁四日,我們大概能在這期間做一次愛,接著雅雯又需
要去海南出差。

  「總裁老婆的贅婿老公,就是要有謙讓精神啊。」

  我回到臥室,準備去衛生間小解。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和雅雯結婚半年了。

  這段時間以來,我和林家母女一直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正如我到訪娘家當天
,嶽母就說過的那樣——林家的人,要盡可能一直團圓圓圓地住在一起。

  至于我的臥室,自然就是雅雯的臥室,位于公館二樓右側走廊,是一個套房
,包含有臥室、書房、影音娛樂室、衛生間和衣帽間。

  這半年來的生活十分幸福。

  林家母女有她們的事業,我的影樓也經營得有聲有色,尤其最近招來一位總
經理,我甚至不用每天都去上班了。

  但有一點無可奈何。

  雅雯真的太忙了。

  作爲一個大型集團總裁,尤其還是剛剛繼承家業的年輕女郎,她身上的壓力
可想而知。

  加之雅雯本身就是工作狂,半夜11點回家純屬常態,這樣的情況下,即使
她減少出差的機會,也不會有多少精力能跟我同房。

  所以,就是在婚後第一個星期,雅雯結合自己實際工作情況,跟我立下約定。
每個月至少做一次愛,這是底線,到底是新婚夫妻,如果連這種頻率的性生活都無
法保證,那跟虛假的形婚還有什麽區別?

      于是最終的結果就是,雅雯還真就是勉勉強強,一個月能抽出一個晚上,有精
力和時間跟我做愛。

  于是我和雅雯新婚半年,截至目前,一共也就做了6次愛;一對在新婚之夜
告別童男童女的夫妻,結婚半年,兩人加起來居然也不過12次性經驗。

  虧得這件事不可能讓其他任何人知道,否則我這裏還好說,按照雅雯的臉皮
,她非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不可。

  「唉……這是又到看片兒的時候啦。」

  我如期發現,都已經上完廁所了,我的晨勃依舊沒有結束。

  「沒辦法,上次打飛機還是半個月前呢,強撸灰飛煙滅,這種事還是通過正
常途徑宣泄得好。」

  好在雅雯今天中午就能回來了,甚至能在家吃午飯,我迅速穿戴整齊,準備
下樓吃飯。

  「銘醫生的水平真的很好,他是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博士畢業,而且是26
歲就取得了這樣的學位,今年也才剛35歲,就已經執醫……」

  西式餐桌上擺著精美的法式早餐,並額外配了一盤龍蝦,嶽母一邊吃著飯,
一邊聊著她的一位私人心理醫生的故事。

  我和林家長女面對面坐著,不斷給一旁的袅袅使眼色,希望她能幫忙換個有
趣的話題。

  「那啥,雪瑩,你是不是該奶孩子了?」

  林袅袅語不驚人死不休。

  「噗……」

  林雪瑩差點沒把牛奶噴餐桌上,「該你屁事!」

  誠然如此,不過這成功轉移林嫣然的注意:「對了,雪瑩,小森最近怎麽樣?」

  林雪瑩擦了擦嘴,語氣再次溫婉起來:「森茂他很好啊,男人這種生物,就
算把家住成豬窩,也是能過日子的。要不爲什麽我把兒子帶住過來呢,哼~」

  我印象中的連襟好像沒這麽邋遢,但既然是女方發言,我自然選擇閉嘴。

  「行了,我這兒飯也吃的差不多了,就像袅袅建議得那樣,上樓奶孩子去了~」

  林雪瑩站了起來,朝我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然後咯咯笑著走上了樓梯。

  「袅袅,今天有什麽活動嗎?」

  我謹慎地瞥了眼林雪瑩遠去的背影,轉而對袅袅道。

  「沒計劃,大概是下午找小姐妹逛街吧。」

  林袅袅也吃完了早飯,放下碗筷道,「媽,你把碗筷收拾了吧。然後姐夫,
今晚到我房間,電遊啊電遊。」

  先是雪瑩的眨眼,再是袅袅的邀約,尤其丈母娘就在斜對面坐著呢,我眼觀
鼻鼻觀口口觀心,盡量避免理會這些無窮無盡的誘惑。

  但雖說如此,在袅袅終于離席後,我難免避無可避地看向林嫣然。

  我親愛的嶽母大人,明明已經有了一個27歲的同樣已爲人母的親生的大女
兒,但不管怎麽看,都好像只是一名30歲的年輕女郎。

  嫣然的早飯還沒有吃完。她今天打扮得頗爲美麗,一襲帶著微波浪的長發垂
至背部,米黃色的襯衫,搭配英倫風短裙和黑絲長襪。襯衫敞開著前叁顆扣子,
因爲若不如此,她飽滿的胸脯怕是會撐破了衣衫。于是一抹深邃的乳溝清晰可見,
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仍是那麽的白皙迷人。

  「雅雯還是沒有要孩子的打算啊。」

  嫣然喝光最後一口橙汁,聽了我的話,搖頭歎息道:「這件事是不用太著急
,但人最關鍵的就是心態。她現在是25歲,哪怕只懷一胎,現在就懷上,到時
也得27歲了吧。短期內還好,但她要是真的很久都無法興起要孩子的打算,很
可能等她終于想要時,就真的要不了了呢……」

  「還是因爲,她當年受的情傷吧。」

  我輕聲道。

  「我想也是,真正的初戀,卻被抛棄了,即使什麽關系也沒發生,但到底是
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

  嫣然將我們幾人的碗筷疊放起來,笑道,「不過唐淵,這個話題由你提出來
,真不是一般的怪呢,呵呵……」

  「在這方面,我跟雅雯還是挺坦誠的吧。」

  我起身離席,向嶽母告別道:「我去收拾一下房間,雅雯中午回來後,大概
要睡一覺。」

  遠遠聽著嫣然一句「這孩子真是辛苦」,我走上樓梯。

  不過,就在我剛走到拐彎處時,向下望去,我頓時有些移不動路了。

  我看到什麽了?

       嫣然站在櫥櫃前,正彎腰整理櫃子裏的碟碗,或許是因爲周圍沒有人了,她很
放松地直接彎下腰來。

  老實說,她穿的裙子有些短,這樣一個站直著的大幅度彎腰,臀部便露了出來。
而且這位置恰到好處,哪怕我站在樓梯口,也能清楚看到嫣然的翹臀。

  一整條黑絲美腿,曲線柔和,而且也著實是一雙長腿。

  嫣然身高不輸女兒們,亦是170的程度,半透明的黑絲包裹著豐滿挺翹的
臀部,能直接看到內褲的痕迹。

  這美臀比雅雯的圓潤許多,生育了林家叁個女孩,此時竟被我看在了眼裏。

  我眼花缭亂,這一刻,全然忘記嫣然是我的嶽母,更忘了她的實際年齡。這
就是一位守寡叁年的30歲的輕熟女罷了,凝視著她幾乎完全暴露在外的整條黑
絲美腿,眼盯著她豐滿圓潤的翹臀和黑絲下的內褲,我可恥地勃起了。

  硬邦邦的勃起,半個月未打飛機的成就。

  更是破處之後,每月只做一次愛留下的「病根」。

  因爲高度恰好,嫣然無需屈膝,便可整理櫥櫃。但她仍需要彎腰,裙擺翹起,
暴露整個美臀。我的視力從來都很好,哪怕嫣然穿的是一條黑色的叁角內褲,我也
能隔著黑絲看得清楚。這大概也因爲嫣然的黑絲襪實在很透光,非常性感,老實說,
我甚至能看清她的腳趾。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我到底結婚了,她更是我的嶽母,這樣偷窺嫣然的美臀很不道德。

  但受到勃起的陰莖影響,鬼使神差地,我沒有直接離去,而是墊著腳尖走下
了樓梯。

  「媽媽。」

  我輕拍嫣然後背。

  「啊呀!」

  嫣然猛地直起身子,看到我在身後,驚異道,「嚇我一跳,怎麽了?」

  我頗有些尴尬地說道:「我是想提醒你注意一下姿勢,剛才你彎腰時,裙䙓
掀起來了。」

  嫣然沒立刻反應過來,緊跟著驚呼一聲,低頭檢查裙子:「是嗎是嗎,掀起
來了?」

  這條褶裙真的很短,哪怕嫣然正常站著,它也就能蓋住臀部而已,離膝蓋相
當遠。

  我美豔的嶽母不僅肉體極其年輕,心理同樣如此,甚至媲美十六七歲高中生


  畢竟,真不是哪個30歲輕熟女都會穿這樣性感的短裙,還搭配半透明的連
褲襪及叁角小內褲。

  「嗯,下回注意吧。」

  我有些臉紅。

  「是,下次注意。」

  嫣然也同樣有些羞澀,臉蛋紅嫩嫩的,好想讓人咬一口,「你剛才……看到
了?」

  「嗯……看到了,所以提醒你注意。」

  我能感到陰莖是勃起的,冷不丁一低頭,好家夥,帳篷都支起來了。

  尤其尴尬的是,這一幕竟也被嫣然看到了,她的眼神更加飄忽了。

  半年來,我和林家母女四人始終住在同一個屋檐下,這類尴尬卻還是第一次
發生。

  不過,大概也是量變引起的質變,也就是最近這小半個月以來,我愈發無法
只把她們當親人了。

  破處之後,我的性欲簡直呈指數級上升,偏偏雅雯工作忙碌,我和她堪堪告
別童貞,卻連蜜月都沒有,直接過起每月一次的新婚生活。截至目前,哪怕算上
打飛機,我也就射過20次吧。

  壓抑太久是會出問題的,最近這半個月,林家母女在我眼中,就是純粹的女人。

  「嗯,謝謝啦,唐淵,下次會注意的。」

  嫣然羞澀地理了理頭發,眼神在我的胸膛、小腹和胯部的帳篷來回掃過:「
回頭給你些甜點送屋裏去,你想吃什麽,我給你做。」

  「普通蛋糕就好,謝謝啦。」

  該走了,我站在嫣然面前,能清楚嗅到她身上散發的香味。

  這香味仿佛催情劑,我趕緊逃離現場,走上中央樓梯,準備返回二樓我的臥室。

  但當我剛走上二樓時,恰好看到前方小客廳,林雪瑩正坐在沙發前忙著什麽。

  看到我上樓,她找了招手,說道:「唐淵,過來一下,幫我個忙。」

  林雪瑩是當之無愧的林家第一美女。

  她是傳媒大學畢業生,做過模特,嫁于富商,年僅27歲,已經生子,卻仍
保持婚前的身材。她長發及腰,身材高挑,豐乳翹臀,狐媚勾人,雅雯曾說她大
學時閱男無數,姐夫純屬是個接盤俠。

  「有事嗎,姐。」

  我向林雪瑩走去。

  6月的深圳,氣候是濕熱的。

  林雪瑩平躺在窗前躺椅上,上身穿著一件白紗單衣,渾圓的E罩杯幾乎能看
到整個輪廓。下身則是一條褐色寬松短褲,一整條雪白的大腿,仿佛直接連著她
的腰部。腳趾上塗抹著紅色的油彩,一看就是高檔貨,流光溢彩。

  這就是在餐廳時林雪瑩的裝束,我吃飯時正對著她,和現在一樣,隔著那件
白紗單衣,能清楚看到她的乳房的整個輪廓,乃至白色胸罩的每一個花紋細節。

  「給孩子備奶,遇到點麻煩事……」

  林雪瑩悠然躺著,左手支起下巴,笑盈盈看著我:「剛才試了試,我這裏擠
不出奶了。」

  沒錯,和剛才吃早飯時不同,林雪瑩已脫掉胸罩了。

  所以此時,隔著她的白紗單衣,我能直接看到她的乳房的整個細節,渾圓飽
滿的E罩杯,粉嫩可人的乳暈,以及那兩顆凸起的乳頭。

  雪瑩是林家第一美女,更是第一波霸,因爲她的E罩杯直逼F等級,而嫣然
的只是堪堪達到E級。

  「擠不出……」

  我的臉是紅的,直面妻子姐姐的誘惑勾引,我不知所措:「你希望我怎麽幫
你?」

  我知道我的陰莖仍舊勃起著,支著敞篷。

  嫣然之前已經看到了,然後此時,林雪瑩平躺在躺椅上,目光也正好能看到
我的胯部。

  大家都是成年人,這半年來,林雪瑩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

  「幫我擠一下呗……」

  她悠閑地躺著,手指在胸脯的白紗衣上輕輕滑過:「我這裏憋得好難受……」

  我吞了口吐沫。

  當著她的面,調整了一下胯部的帳篷。

  「呃……奶瓶呢?」

  「這裏……對準就好……」

  無需任何說明。

  林雪瑩坐起身子,換我坐到躺椅上並分開兩腿,她接著坐到我懷裏,背靠我
的胸膛。

  我將奶瓶送到她手裏,輕輕解開白紗單衣的紐扣,好大的兩只白兔,我將它
們握在了手中,這份觸感跟雅雯的絕然不同。

  「就是這樣,慢慢擠……」

  林雪瑩靠在我懷中,半瞇著眼睛,很是享受。

  她一邊指導著,將奶瓶口對準乳頭,不一會兒,呲的一聲,一縷人乳射到了
奶瓶中。

  「哇,你可真厲害啊,妹夫……」

  林雪瑩繼續指導我如何擠奶,腦袋枕著我的肩膀,朝我耳朵吐氣:「我廢了
那麽大功夫都擠不出來,你一下子就成功了。」

  「嗯……多謝誇獎。」

  我心猿意馬著,因爲林雪瑩的手正抓在我的帳篷上,輕輕揉著,力度和緩恰
當。

  我捧著她的兩顆乳房,揉捏擠按著,一股股奶水不斷噴射進奶瓶中,不一會
兒就要裝滿了。

  「嗯,這樣就差不多了,謝謝啊,妹夫。」

  林雪瑩從我手中接過奶瓶,將蓋子扣上,而她依然坐在我懷裏,沒有起身的
打算。

  「那個……姐啊,你看咱是不是……」

  我打算抽身走人了。

  「是不是該輪到你了?」

  林雪瑩繼續摸著我的帳篷,輕輕一笑,「好啊,你幫我擠了那麽多,我也該
幫你釋放一下。」

  仿佛一座泰山壓了過來,我喘不過氣。

  半年了,這種事情真的要發生了嗎?我怔怔地看著林雪瑩說不出話。

  「怎麽,不願意?」

  林雪瑩表情依舊,從容不迫著,繼續撫摸著我的帳篷,嘴唇湊向我的耳朵。

  「那你剛才爲什麽……盯著我媽媽的屁股,瞧了那麽半天?」

  自作孽,不可活啊!

    「但是雪瑩,咱們畢竟都是已婚的人……」

  已經晚了,雪瑩根本不理睬我的話,她解開了我的褲子,勃起的陰莖彈入空
氣中,已經將我的內心暴露無遺。

  「是啊,已婚男人呢……」

  她似笑非笑地看著我:「所以我這個婊子就是喜歡勾引已婚男人啊~」

  這句話是把雅雯給牽扯進來了,因爲雅雯平日私下裏經常這麽稱呼她,對我
談起自己姐姐時也是這樣。看來雪瑩都是門清。

    纖細的手指在我的龜頭上輕輕劃過,引起我陣陣顫栗。

  「雪瑩,那個……」

  見我似乎是打心底裏猶豫,雪瑩理解地笑了:「放心吧,小妹夫,我主要就
是想給雅雯戴個綠帽。沒有要求你跟我做愛啊,你這裏確實需要宣泄一下嘛,稍
等……」

  雪瑩脫下了上衣。

  纖弱的肩膀上,托著兩顆渾圓飽滿的乳房,因爲裝滿了奶水,它的尺寸比孕
前的E+顯得更加碩大,卻又依然挺翹。

  「雪瑩姐……」

  「哎,小妹夫~」

  雪瑩讓我繼續待在躺椅上,兩顆乳房將我的陰莖夾在中間,然後她拿起剛才
的奶瓶,將一小部分奶水倒在了乳縫之間。

  我的陰莖可是足有20厘米長,但在雪瑩的兩顆乳房夾擊下,堪堪只能瞧見
龜頭!

    「啊……雪瑩姐……這種事情……」

  我完全驚呆了。

  從前只在AV裏看到的乳交,竟然真的發生在我身上,而且對象還是妻子的
姐姐!

    「這種事情,雅雯從沒給你做過,是吧?」

  林雪瑩仿佛什麽都知道,伸出粉嫩的舌尖,在我的龜頭打轉,「想也知道不
可能。那丫頭在和你戀愛前甚至還是處女,結婚了才開苞,懂什麽啊。」

  有著奶水潤滑,雪瑩的乳房滑溜溜擠壓著我的陰莖,我忍不住抱住了她的臀
部,豐滿而非常挺翹的臀部,柔軟而充滿彈性。

  雪瑩笑了:「怎麽樣,我的屁股是不是比雅雯的更大?」

  我木楞地點頭:「更大,胸也更大。」

  雪瑩發出清脆的笑聲,幹脆低下頭來,將我的陰莖含住了。

  雅雯連吞個龜頭都困難,雪瑩卻直接含住了多半個陰莖,這第二份前所未有
的快感讓我當場叫出了聲!

    「不會吧,這麽誇張?」

  就連雪瑩都驚訝了:「我是知道雅雯這丫頭平日看到裸露照片都臉紅,但也
不至于口交都廢成這樣吧?還是說……我的就是爽?」

  「兩者兼備吧……」

  我算是徹底放開了,「嘶……雪瑩,我的手該往哪裏放?」

  「想放哪裏就放哪裏啊……」

  聽到我的回答,林雪瑩滿意極了,雙手捧著乳房夾著我的陰莖,同時給我口
交,「就算你把手指插進我的穴裏,也是沒問題的哦。」

  我還真有這沖動,但這裏可是二樓小客廳,嶽母隨時能上來,袅袅隨時能下
來,實在不易展開大規模活動。

  雪瑩見我沒有更多動作,倒也不以爲意。

  她嘬著我的陰莖滋滋作響,滑膩的乳房同時帶來另一份快感,她直勾勾地看
著我,眼神狐媚勾人。我陷入到她的溫柔鄉中,一陣陣強烈的快感湧上巅峰,很
快達到爆發邊界!

      「雪瑩,我要射了!」

  「嗯,射吧,小妹夫~」

  好極了,那麽接下來就是選擇射到哪裏的問題!

       A:射她嘴裏!

       B:射她臉上!

       眼瞅這裏畢竟是公共場合,我壓抑著聲音道:「含進去!」

  雪瑩會意,嘴唇包含著我的陰莖,一口將它吞沒了大半!伴著這一份快感,
我下身猛地一挺,開始爆發!雪瑩微微瞇著眼睛,兩腮鼓起,似是在享受精液灌
入口中的感覺。

  我的陰莖在她口中一陣一陣地痙攣,每一次痙攣迸射一股澎湃的精液,很快
雪瑩的口中就裝不下了,但她沒有吞咽,而是叫精液順著嘴角溢了出來……「姐
姐……」

  「嗯……」

  射精終于結束後,雪瑩張著嘴巴將我的陰莖吐出,朝我展示她口中的白色液
體。

  「你射了好多……」

  更多精液順著嘴角淌下,一路來到了乳溝,雪瑩沒有浪費,將這些精液挑起
到手指上,然後看著我,吸允著手指上我的精液。

  「嗯……那麽雪瑩……我們今天……」

  「噓……」

  她豎起手指,閃著光澤的纖細的手指:「當然,是要保密了。」

  乳交結束,口爆完畢,我在雪瑩身上解鎖了從未和妻子嘗試過的姿勢。

  陰莖依然勃起著,仍有很多精液儲存在裏面,表明我的大腦仍被欲望填滿著。
望著林雪瑩妩媚迷人的面龐,我強忍著繼續將陰莖插進她嘴裏的沖動,連連向她點
頭。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雅雯的名字顯示在屏幕上。

一道久在线无码加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