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娇小可爱的我被强制调教成淫蕩的性玩具

精彩内容:


   我叫冉冉,今年22歲,畢業于國立台南師範大學。我是屬于嬌小可愛的類型,外向型性格,喜歡交朋友。身材也很好,叁圍有36,23,36,也有e罩杯,身邊不乏追求者。盡管如此,我至今仍然保持著單身。周圍很多朋友都問我你的條件不錯,爲什麽不找一個男友。每次都是禮貌地笑著回答「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呗!」

    其實他們不知道我不找男友的原因主要是因爲外表看似清純可愛的我實則上隱藏著淫蕩的一面,我常常幻想著自己被許多男人肆意奸淫淩辱,任他們粗暴地蹂躏我的巨乳,用粗壯的大肉棒幹我的小穴和屁眼。也許是我太淫蕩了吧。

    而我這個淫蕩的一面主要是來自于我那已經過世的繼父。在我很小的時候,爸爸沈迷于賭博無法自拔,在外面欠了很多債務。最後逼不得已將我和媽媽當成性玩具送給追債的黑老大抵債。而黑老大也順理成章地成爲我的繼父。至此我和媽媽就陷入無窮無盡的淫亂噩夢之。

    每天都會繼父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調教淩辱。有時還會被強制接客。身爲教師的媽媽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精神上的折磨,自殺了。而我被玩膩之後也被抛棄了。不過好在我已經大學畢業,並且找了一份教師的工作,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了。

    被繼父長時間的強奸調教使我變得十分的淫蕩。但是平時在外面我會穿得很端莊的,因爲我的職業是教師,所以我平時會是一副正經的樣,雖然常常在沒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書刊時忍不住心跳加速,但至少我還能強板著一張臉教訓他們。

    「唔好舒服嗯哦哦」我一手用力揉捏著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斷扣弄著自己的淫穴,筆記計算機裏還放著電影。沒錯,我在手淫,我是個淫蕩的女人,這樣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我的動作越來越況,想讓更多人來輪奸你嗎?給我安靜點!」

    我當然不想,只好閉上嘴。這下耳光竟讓我有種興奮,多年來的被虐待狂血液好像稍微得到了滿足,乳頭微微挺立起來。

    這一反應讓另一個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夾住我的乳頭,向外拉扯,微小的痛楚只讓我更加興奮,兩邊乳頭迅速充血變大變硬了。

    兩個男人都笑了:「操,這賤貨乳頭都硬起來了,還嘴硬啊!」

    兩人說著,開始分別玩弄我的身體。一個人把兩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擠壓揉捏它們,我能感覺到自己引以爲豪的碩大乳房在男人雙手的肆意玩弄下,不斷變換淫靡的形狀,同時陣陣快感也從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動腰肢,迎合男人的動作,呼吸聲也越來越粗。

    「嘿嘿,發情了啊。」一個男人說著,把手伸到我的下體,扶住因爲我淫水的濕潤幾乎滑下的黃瓜,將其又插回我陰道深處,開始慢慢地抽動。男人邊做邊問道:「怎麽樣啊?剛剛還裝淑女啊,這麽多淫水,根本就是個蕩貨嘛。」

    「嗯唔」上下兩處的快感讓我不由得哼哼起來。兩個男人又是一陣大笑。

    「啊啊呵呵」玩我乳房的男人改變了玩法,他分別捏住我的兩個乳頭,用力地拉扯,又扭又擰,這粗魯的玩法讓我雙乳的快感更劇烈,電流一樣傳遍了全身。同時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黃瓜抽動的速度,黃瓜快速地進進出出,每一下都直頂到我身的最深處。

    「啊啊不不要哦好好爽啊不不行了啊」我再也忍不住了,開始發出陣陣淫蕩的叫聲。

    「這就忍不住了嗎?賤貨,是不是想被幹了啊?」一個男人大聲問道。

    同時我感覺到自己右乳頭被狠狠地拉扯起來,「啪」的一聲,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我再也忍耐不住內心的欲望,說:「是啊我我想被幹哦給我」

    玩弄下身的男人這時候竟突然把黃瓜抽了出去,巨大的空虛感讓我的下身癢癢難耐。我的身也隨著向前挺出,這個動作落在男人眼裏一定淫蕩極了。又是「啪」的一聲,我的右邊乳房也挨了一下。

    「靠,給我好好說清楚,想要什麽啊。」

    「哦想想要大雞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幹被大肉棒幹哦哦快」我已經沒了羞恥,大聲說。

    「哈哈真是賤貨啊,來,好好服侍我們的肉棒,一會就幹得你合不攏腿!」

    很快,我就感覺到兩根發燙的、散發著獨特腥味的肉棒貼到我臉上,在我的嘴角不斷摩擦著。我毫不猶豫地含住一根,細細地舔弄。先用舌頭清理了一遍上邊小便留下的垢汙,然後深深地含入,舌頭在龜頭上打著轉。

    過了一會,嘴裏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馬上放了進來,我也來者不拒地舔弄。就這樣,兩個男人輪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務,我舔弄一個的肉棒時另一個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體。

    「很好,賤貨,現在讓我來試試你的小穴吧,嘿嘿。」口交了一段時間,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說道,「站起來,蕩貨。」

    我乖乖起立,但雙手依舊拷在水管上不能動,眼睛也依舊蒙著,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開兩腿,彎腰伏下身去,直到臉幾乎貼到小便池爲止。這樣的姿勢讓我肥白的翹臀以及淫汁橫流的小穴呈現在男人面前。而多年不曾沖洗的小便池的騷味不斷往我鼻裏鉆,刺景,羞愧之竟還有種莫名的興奮。

    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奸淫蹂躏,被他們當作犯賤下流的好色母狗來對待,再加上各種各樣的羞辱我靜靜地想,這不正是我心的欲望嗎?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進胸罩裏,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放進嘴裏細細品嘗。鹹鹹的、有股特別的腥臭味,心想果然淫蕩的確是自己的本質啊。

    天快亮了,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蹒跚地走出了這個廁所,趁著沒多少人注意到我這副摸樣的時候,趕緊回家去。

    回到家後第叁天,我剛要出門上班,就收到一個郵包,我已經猜到會是自己的照片。果然不出我所料,是那天晚上在公廁的照片,照片拍得很清晰,上邊那個赤身裸體表情淫蕩地翹起屁股,正被一個男人奸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誰?

    郵包裏有幾條性感的內褲以及叁支粗大而造型各異的電動陽具,每一根都足足有叁、四根手指粗,分別爲紅、黃、透明的顔色。紅色的比較像真人的肉棒,只是多了一個毛毛的羊眼圈;黃色的布滿了一顆顆小珠;而通明的最可怕,周身像狼牙棒一樣的突起,龜頭巨大還帶有金屬小粒,說明書上還說明可以放出安全電流!

    天哪!如果把這個插進我的小穴裏我打了個冷顫,又興奮又害怕,但能感覺到還是興奮的心理較爲多些。看來我真的是不可救藥的變態狂啊!

    最後郵包裏還有一個肛門用的肛珠,顆膠制的硬珠連在一起,而且一個比一個大,最後那個竟似乎比雞蛋還略大一些,連著一個大號的肛門塞,一根短繩扣著一個小環挂在末尾,看來是將其拉出來時用的。

    就在我心裏忐忑不安地看著這些露骨的淫具的時候,電話響起來了。我有些緊張地拿起電話聽筒,是他們,是那個男人!

    「怎麽樣啊,禮物收到了吧?興奮起來了沒有啊,騷母狗。」男人調侃地笑著說。

    「收到了你又想怎麽樣?」我自己都覺得奇怪,自己的聲音裏反而是期待的成分居多。

    「哈哈哈哈」那男人說,「應該很興奮吧?我能看見你還緊緊握著它們不放啊。」

    「你你能看得到我?」我緊張地環顧四周,到底他在哪裏呢?

    「嘿嘿,不用看了,我在你窗口對面的高樓裏用高倍望遠鏡看著你啊,騷母狗。」那個男人說。

    我自然反應地向窗外看去,但是那棟樓稍微遠了些根本就看不清。但至少我現在知道有個男人正在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心裏說不清是什麽感覺,應該是興奮吧,我想。

    「好了,」那男人說道,「現在起,你要隨時接聽我的電話,記得用免提,好隨時照我的話去做,嘿嘿。知道了嗎?」

    「我」出于女性的矜持,我還想說些什麽,但是感覺到自己手上緊握著的電動陽具,心裏淫蕩的血液在翻騰泛濫,我乖乖地說,「是我知道了。」

    「嘿嘿~很好!」男人說,「現在,你把那串珠塞進你的騷屁眼裏去!」

    「這可是上班了。」我感到很爲難,教師的職業不允許我遲到。

    「可是?你想違背我的意思嗎?想做網絡上的色情明星是不是?你只不過是頭母狗罷了,趕快照我說的做!」那男人惡狠狠地說。

    「啊是,我我照做就是了。」我乖乖地屈服了。我不敢違背那男人的意思,又或是我內心根本不想違背吧。

    我把電話按下免提,很快地脫下短裙和內褲,準備拿起肛珠塞進肛門。

    「慢著,要把窗簾完全拉開,把屁股對著窗戶做,不然怎能讓我看清楚呢?嘿嘿,還有塞進去的時候要一顆顆地報數哦!」

    「是」我走到窗前拉開窗簾,然後轉身跪下屁股高高翹起朝著窗,現在的我看起來一定淫蕩到了極點:一個上身穿著職業裝的女人,正在窗口邊跪著,雪白的屁股高挺著對著窗外面,還用手將兩瓣臀肉盡力分開,讓菊花似的屁眼露在空氣!!

    「請請問可以開始了麽,我,我會遲到」我不敢妄動,對著電話問道。

    「嘿嘿,當然可以,再不開始的話我們美人兒的騷屁眼都等不急了吧?」那男人用藐視和羞辱的口吻說道,「記得要用嘴巴好好滋潤那些珠哦,免得你的騷屁眼咽不下去啊,哈哈」

    「好好的。」我一面回答,一面伸出舌頭仔細地舔弄面前的肛珠,直到每一顆珠都沾滿了我的口水爲止。那顆珠經過唾液的洗禮,每一顆都泛著淫蕩的光澤,這個畫面觸動到我的色欲,下身都已經開始分泌淫液了。

    幾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我拿起肛珠,將它們送往我的屁眼。第一個我感覺到屁眼已經和肛珠接觸了,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好羞人的感覺。但這能讓我興奮。

    這我算是被迫的吧。我自己掩飾自己的淫蕩在心裏說。但手卻不停下來,將第一個珠按進了肛門。感覺到異物的侵入,肛肉立刻縮緊,包裹著那顆珠。

    「哦?已經流水了啊,果真是淫賤得很呢,把屁股露在窗口讓別人欣賞,還自己塞進肛珠,已經興奮了啊?」男聲又響了起來。

    「是」我竟有些情不自禁地回應道,「我很興奮」

    「哦?哈哈」男聲說,「那就快點做啊,把顆珠都用你的騷屁眼吞下去!」

    「好好的」我聽話地照做,手上加快了動作,珠一顆比一顆大,也一顆比一顆更難塞入。卻也給肛門帶來更大的充實感。那男人不允許我放慢動作,我只好更加用力,肛門被不斷撐開塞入異物,加上男人不斷用侮辱的語句刺景,就像噩夢一樣!但是更可怕的是,我還有快感!?我能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期待!

    阿成笑著反身鎖了門。邊說:「好了,真想不到啊,張老師居然是這麽一個騷貨!那麽,就從你的大奶開始吧!把衣服脫了!」

    「啊,是」我已經別無選擇,不但是無法拒絕眼前少年的命令,更無法拒絕身體的興奮和期待。我脫下工作服,兩顆被束縛了一天的巨乳頓時躍了出來。與此同時,阿成走了過來,坐在我面前的椅上,居高臨下地看著我。

    「好白啊,又白又大,的確是對誘人的大奶,嘿嘿,不知道彈性怎麽樣啊?」阿成取笑著。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爬了過去,說:「請,請您檢查,我乳房的彈性」

    「哦?哈哈,好好,讓我來檢查檢查!」阿成一臉壞笑,把手粗魯地放到我的雙乳上,盡情地揉捏玩弄,還邊玩邊對我的乳房評論道:「唔,真不錯,彈性真足啊!奶大乳頭也很大啊,嘿嘿,顔色也很好!老師比那些書上的女人過瘾多了,以後我就不看那書看老師就爽夠了哈哈」

    我還能說什麽呢,平時的威嚴也都變成了學生的笑柄,更重要的是,阿成的話語和粗魯的玩弄居然讓我有了快感。我粉嫩的乳頭高高立起了足有近一厘米!

    這一切被阿成看在眼裏,他猥亵地笑著,說:「才這麽一下乳頭就硬了哦,平時都看不出老師會這麽淫蕩哦,嗯,真夠軟,這對大奶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玩呢!嘿嘿。」

    「嗯哼,請不用再叫我老師,好麽」這已經是我最後的羞恥了。

    「哦?難道你比較喜歡我叫你婊?哈哈哈」阿成大笑著說,「好!不叫老師,以後就叫你張大婊吧,好不好啊?哈哈哈」

    「嗚好好的」我無話可說,只能默默接受。

    「好?好什麽啊,說啊,張老師?」阿成故意逗我,把「老師」兩個字咬得特別重。同時兩手並用,捏著我的乳頭又搓又擰。

    我被弄得渾身顫抖,說:「啊別,別這麽弄,好,好麻以,以後,請叫我張婊哦哦」

    阿成手上不停,嘴巴說著:「真是夠賤的呢,老師不做要做婊!來吧,看看你有沒有按那人的話做,把衣服都脫了!」

    「好,好的。」我答應著,同時慢慢脫下工作長褲,裏頭只剩一條淫穢的內褲了。

    接著我把內褲也脫了下來,就這麽赤著身,站在這個學生面前。阿成一眼就注意到了我屁股裏的肛門珠,饒有興趣地把手指勾著拉環,輕輕扯動著玩兒。

    「喲,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這麽玩的呢!嘿嘿,張婊,你可比書上的女人淫蕩多了啊,哈哈哈」阿成毫不留情地羞辱我。

    我低著頭,臉都羞紅了,也無話可說,他說的畢竟是不爭的事實。

    阿成貪婪地用手在我顫抖的身體上撫摩,突然,他猛地捏住我早已勃起的陰蒂,拉扯捏弄著。

    「唔啊,不不要這樣弄哦。」嘴上說著不要,但我卻能明顯感覺到下身傳來的強烈快感。

    「不要?嘿嘿,張婊,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麽說的哦,好興奮呢,水都流了我一手了。」阿成笑著把濕淋淋的手伸到我面前,而我幾乎是本能地張嘴含住他的手指,吮吸上面我流出的淫液。

    看到我這副淫蕩饑渴的樣,阿成忍不住哈哈大笑,幹脆把叁根手指伸進我的嘴巴,進進出出地像是在用手指奸淫我的小嘴。我卻隨著他的手指節奏哼哼地呻吟起來。

    過了一會兒,阿成才把手指拿出來,而我的下身已經濕透了!阿成笑著坐在我的辦公椅上,說:「好了,過來好好服侍我吧,張婊!」

    我現在淫欲燒,已經不顧一切了。絲毫不知羞恥地跪在阿成兩腿之間,盡可能溫柔地拉下他的拉練和內褲,一根粗壯的肉棒帶著腥臭的氣息立刻出現在我面前。我張開嘴巴,含住了自己學生的肉棒。像街邊的妓女一樣舔弄它,盡量伺候得它的主人舒服

    「這種態度我喜歡,哈哈很適合你啊,張,婊!」阿成一手揪住我的頭發,按著我的頭像是在幹陰道一樣抽動。

    「唔唔」我微微呻吟,卻不得不忍著幾乎窒息的痛苦。

    「自己用手疏通疏通你的爛穴,等一會我好幹它!」阿成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命令著。我聽從他的命令,把兩根手指插進自己的陰道,抽送自慰起來。

    其實我的小穴已經完全不需要什麽疏通了,裏面早就濕透了,陰唇和陰核因爲興奮而充血發燙,隨著我的手指發出「滋滋」的聲音。

    天!我那淫蕩的地方,已經在饑渴地等待大肉棒的奸淫了!

    我擡起頭,嘴巴裏依然賣力吮吸著阿成的肉棒,眼裏卻是渴望哀求的目光,看著這個高高在上的我的學生。

    阿成邪邪地笑著,說:「小婊,是不是想被我幹啊?浪穴癢了是不是?」

    我連忙點頭。眼睛裏都幾乎噴出欲火了,哪還能管什麽教師的尊嚴呢?

    阿成倒是不慌不忙,含在嘴裏的肉棒還時不時地跳動一兩下挑逗我的性欲。引逗了好一會兒,阿成才吐出一口長氣說:「好了,來,把屁股轉過來趴在桌上!」

    「是」我立刻順從地照做。

    阿成也不客氣,阿成站在我背後,雙手抓著我肥厚的大屁股前後晃了晃,蕩起了層層臀浪,這充分展現了我的屁股是多麽的有肉感!阿成又用力一巴掌「啪」的一聲拍在我的屁股上,贊歎著:「我操,屁股真是又大又肥啊!老最喜歡操屁股大的女人了,操起來特別來勁!」

    說著,我感覺得到他把嘴巴湊了上來,大口一張,幾乎把我的小穴整個包在一起,同時溫潤的舌頭靈活有力地開始舔弄我淫汁橫流的穴口,同時十指用力揉捏我豐滿的臀肉。

    「哦唔好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哼哼。屁股也隨之扭動,「好好人給我我要大肉棒哦」

    「哦?想要啊?嘿嘿。」阿成淫笑,說,「來,我先給你的屁股提幾個字,哈哈」

    說著他拿起我的鋼筆,開始慢慢地在我屁股上寫字,鋼筆在屁股上劃過的感覺癢癢的,但是爲了讓我的淫穴止癢,只好讓屁股癢一下了。不一會,阿成寫好了,滿意地說:「嘿嘿,左邊:欠幹的騷貨,右邊:淫蕩的母狗。怎麽樣?很適合你啊,哈哈」

    「是」對于這樣的侮辱,我一點都沒有生氣,反而更加欲火焚身,哀求著,「好好阿成現在可以插進來了嗎?我受不了哦」

    「哈哈,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滿足你吧!」阿成那火熱的大肉棒抵住了我的騷穴,開始向內擠入,雖然我是個常常手淫的女人,但是小穴依舊有些窄,阿成的肉棒也受到不少阻礙。

    「媽的,居然還像處女一樣啊!賤貨!緊得我好爽啊!」阿成拍了拍我的屁股,大肉棒盡力頂進了我的陰道。天哪!我從沒嘗過這麽滿漲的感覺,似乎整個人都被填滿了,火熱火熱的在灼燒整個身體,我簡直要被這種滿足感沖昏頭了!

    「啪!」阿成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婊,有這樣招待客人的嗎?好好給我扭你的屁股,嘿嘿,媽的你這爛貨就是賤!」

    「啪!啪!」又是連續幾巴掌下來,阿成的大肉棒在我的陰道裏已經開始進進出出地抽插起來,我感覺整個人都被抽動的肉棒給帶動起來,身情不自禁地隨著它的節奏扭動。

    「啊哈哈好好漲哦」我的嘴裏發出淫蕩的呻吟,「小穴好熱再再用力哦哦」

    「好!如你所願!臭婊!」阿成抽動得越來越快,同時也不斷地拍打我的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我沈浸在這種快感和痛苦同時的感覺裏,已經欲仙欲死了!

    「啊不行不行了哦又又要高氵朝了哦哦」

    巨大肉棒的征服,短短的時間內,竟讓我達到了兩次高氵朝!同時,阿成也是又一次加快了奸淫抽插的速度,我可以明顯感覺到體內的肉棒在膨脹,他也要射精了!

    果然,不一會,阿成就吼道:「媽的,太爽了!玩你比玩路邊的婊還過瘾啊!我要射了!好好給我接著!」

    「是哦」我也忘情地大聲喊起來,「請請射進來!哦射在我體內吧我我要你的精液哦」

    「操!」阿成大吼一聲,大肉棒終于一下幹到了底,我可以感覺到一股大量的精液在我的宮口噴射出來!直接灌注進我的宮內!

    「哦」我舒服地吐出一口大氣,整個人終于軟在了辦公桌上。

    「嘿嘿」阿成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會兒,才起來穿上褲,同時說道:「張婊,你服侍的不錯哦,以後一定會常常光顧你的,記得精液別流掉了,那個人會檢查的!啊哈哈」

    那個人?那個人是誰?我腦裏閃過這個問題,但是,已經太疲憊了,已經沒有精神去想了。

    我就這麽休息了一會兒,才穿回衣服,回家去。

    拖著剛剛被阿成奸淫完畢的身體,也不敢清理自己的下身。我就走回了我的住所,天色已經發暗了,手表顯示已經是晚上7點了。因爲我懶得再做飯,于是在路上的小店買了兩籠小籠包,一些鹵雞翅,決定回家隨便吃一頓就好。

    我剛放下手上的東西關了門,準備洗手吃飯。突然,電話響了。我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希望不會是「他”吧?如果是怎麽辦?會不會又有什麽變態的要求?那我還要照他說的做嗎?怎麽辦?我腦裏胡思亂想。

    我有些猶豫地接起了電話。「餵?”

    「嘿嘿,小美人,今天怎麽樣啊?”

    是他!我不禁向自己家窗外看去,雖然什麽都看不到。現在,按照那個人的要求,每天我一回來就要把客廳和我臥室裏的落地窗的窗簾打開,以方便他窺視我,不,已經不是窺視了,而是明白地看,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視線之內!

    但是我不得不對那個人恭恭敬敬,到底是因爲把柄在他手上還是自己的欲望呢?已經分不清楚了,可能還是後者吧?

    「是今天,我照你說的做了,但爲什麽要我的學生」我回答道。

    「你還有什麽異議嗎?嘿嘿,其實你也很期待吧?對學生難道沒有幻想過麽?」那個人毫不客氣地說到我痛處。確實,有時候,我也會想到自己的學生

    「好了,現在把電話弄揚聲,然後到窗口來!」

    「是」我無法拒絕,或者說我已經有些喜歡上這樣的感覺了?我乖乖地走到窗口前,等候著他的指示。

    「好,真乖。把衣服脫了,快些。」

    「是。」任何反抗都是無效的,我惟有照做。我很快地脫下身上的所有衣物,把他們放在一邊,現在,我赤身裸體地站在窗口前,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我的身體,嬌好的曲線讓我自己都有些迷醉,但是它現在卻是一個陌生男人的玩物又讓我羞愧不已。

    「嘿嘿,真漂亮!”電話那頭男人稱贊道,接著,說:「騷貨,現在給我坐下來張開腿,我要看到你的騷穴和屁眼!好好檢查你!」

    「好好的」我回答著,同時按他說的,坐在地上,兩腳呈字分開,盡力挺起我的腰,把陰戶和屁股都亮出來,這一切也由玻璃窗反射在我眼裏,這樣的姿勢,實在是太淫蕩了,尤其是我的屁眼裏還伸出一個小拉環,而陰戶,我也要盡力收緊,才能保持裏面的阿成的精液不會流出來,但還是有奸淫的痕迹。

    「嘿嘿,你的騷穴果真有幹過的痕迹啊,陰唇還有點發紅呢,哦?還有寫字啊!欠幹的騷貨,淫蕩的母狗.哈哈,還真是下賤啊!怎麽樣,和學生幹的滋味爽不爽啊?」那個人下流地問道。

    「我我不知道」我無法回答這樣的問題。

    「是嗎?那多叫幾個學生去奸你你才知道是不是?」

    「不!千萬不要那樣!我我我覺得很爽」我大吃一驚,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了。

    「哈哈哈,就是嘛,爽就要說出來啊,因爲你是騷貨嘛,一個臭婊,被人幹當然會爽啦,是不是啊?」那個人不依不饒地說。

    「這是」我的聲音開始變小,因爲這樣的問題,還是會感到羞恥啊。

    「你那學生射在你哪裏了?」

    「是在在陰戶裏」

    「哦?那你沒有嘗到他精液的味道啊,多可惜啊。」那頭像是在沈思著,沒有出聲,而我也不敢亂動,一會,他說:「你今天買回來什麽東西?」

    「啊?哦,是小籠包和燒雞翅,是我的晚餐。」我不知道他爲什麽突然問這個,但是也一五一十地回答,不敢有一點怠慢。

    「哦,哈哈,那正好啊!」那人發出一陣笑聲,說:「好了,你去把買的東西都拿過來,吃給我看!」

    爲什麽會這麽要求?我不理解,但是還是照做了。我把食物都拿了過來,拆開包裝盒,正準備吃,突然那人又發話了:「等等,嘿嘿,沒有佐料怎麽好吃啊?賤貨,你的騷穴裏一定還有精液吧?給我把包塞進裏面去!」

    「啊?!」我失聲叫出來,這這太變態了!

    「叫什麽!這不正是最適合你的佐料麽,臭婊,哈哈,快點做!」那男人命令道。

    「這這好好的」我想說什麽,但是最後還是屈服了,我終于還是沒有向那個人反抗的勇氣和能力,或許也是心甘情願,我願意成爲他的奴仆

    我拿起一個小籠包,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大陰唇盡量分開,接著把手上的包往陰道裏塞入。雖然小籠包大約有叁個手指粗細的直徑,但是畢竟是柔軟的,而且經過阿成的大肉棒的奸淫,我的陰道也有些松了,加上精液和油的潤滑,所以還是很順利地進去了。

    「哦,做得好,接著放,直到我說停爲止!」那男人說。

    「好好的」我別無選擇,只能依他說的做。

    很快的,又一個小籠包消失在我的陰道裏。已經漸漸感覺到滿漲了我的陰道,可以感覺到裏面的精液和小籠包浸泡在了一起

    「再一個!”那個男人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

    我只好又拿起一個包,往陰戶裏塞,這次已經有些困難了,我可以感覺得到陰道裏那重無法表述的滿漲感,也是一種滿足感,包已經涼了,那種油膩的感覺讓我的陰道根本容不住它們,幾次都要滑出來了,而裏面原有的精液也被擠了一些出來,流到地板上。

    「嘿嘿,感覺不錯吧?你這淫婦,這可是你最喜歡的食物啊,好了取出來吃了它!」那個男人又命令道。

    像這個命令我倒是毫無拒絕的心理,小籠包沒費什麽力,幾乎是自己滑了出來,上面沾滿了濃白的精液,但是,的確,這對于我這樣的淫蕩女人來說,的確是很合口味。

    我把一個包放進嘴裏,精液的味道立刻彌漫著我的感官,對此我是很享受的,眼前似乎又出現了下午阿成奸淫我的情景已經又忍不住濕了

    「不錯,嘿嘿。」那個人看著我把叁個小籠包都吃完,又讓我如法炮制,把剩下的都這麽先塞進陰道裏沾滿精液,再拿出來吃掉。兩籠小籠包吃完,我居然感到身發熱臉上發燙,這麽吃自己陰道裏的精液,讓我有快感!

    「我操啊,你這賤貨,這麽吃也會有快感啊?是不是?」

    「是是」我感到口幹舌燥,回答道。

    「別急,還有燒雞翅呢,嘿嘿,這次把燒雞翅塞進屁眼裏,再塞進你的騷穴,然後吃!」那個男人淫亵地笑著說,「給你多加點料啊,哈哈」

    「屁屁眼可是會受不了」我越說越小聲,我知道,自己的身也在期待這樣的虐待啊!

    「我幹,你還給我裝啊!你屁眼連這麽大的珠都塞得下還有什麽好說嗎?快點,我可要上傳你的精彩照片了!」那個男人惡聲說。

    「不不要,我我照做就是了」我連忙答道。

    按照他的吩咐,我找來個坐墊墊在我屁股底下,兩腿大大分開,讓自己的屁眼和陰戶都充分暴露在窗口前,然後一點一點地把肛門珠拉了出來,這個過程讓我本來就敏感的屁眼感受到了充分的快感。

    接著,把手上的燒雞翅小心翼翼地往屁眼裏塞。雞翅本來就是扁形的東西,加上有油汁的潤滑也不算太難進入,但上面凹凸不平的顆粒和骨頭卻不斷摩擦著肛門,感覺又癢又興奮。

    「對!好婊,做得很好!把前端都塞進去,很好,自己拿住那尾巴,在屁股裏好好攪動一下,這樣會更加美味的!嘿嘿」那個男人一邊欣賞這淫亂的景色一邊指示我怎麽做。

    「是」我捏住雞翅尾部,左右轉動。

    「哦」這真是奇妙的感受,奇形怪狀的摩擦帶來的快感,讓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來,陰戶也不禁夾緊,一些精液竟被擠了出來。

    這時那個男人又說:「哈哈,很爽是吧?精液可不能浪費啊,再用一個把你的浪穴塞上,知道嗎騷婊!」

    「好好的」陰戶經過了小籠包的開發,很容易就吞下了一個雞翅。接著那男人又讓我同時攪動兩根雞翅,讓它們同時摩擦我的陰戶和屁眼,那種感覺,是雙倍的羞恥和快感!幾乎讓我高氵朝!

    然後,那男人又讓我把兩根雞翅調換位置,屁眼裏的那根進了我的陰道,而原先在陰道裏的塞進了肛門,這樣交換攪動了一會,再拿出來的時候,原本香氣四溢的燒雞翅已經變成了腥臭撲鼻,散發一股古怪作嘔的味道。

    白色的精液和黃褐色的汙穢物混合附著在上面,但是我想現在情欲高漲的我,真的更適合這樣的食物吧。不用那男人吩咐,自己就已經津津有味地吃起剛剛蹂躏過自己肛門和陰戶的雞翅了。

    「哈哈我果然沒有看錯啊,你這女人就是下賤!合胃口了吧?接著吃!」

    「是嗯」那股怪味成了我的催情劑,反而越吃越香,剩下的幾根雞翅也自覺的如法炮制地吃掉了,而陰道裏的精液竟也陸陸續續被我弄幹凈了,只是陰道和屁眼都油膩膩的,有些不舒服的感覺。

    那個人安靜地看著我的淫蕩表現,並不說話。等到我吃完了,才又聽見了他的指示:「騷貨,用你吃剩下的骨頭,自己高氵朝給我看!」

    「好的」我已經學會聽從了。馴服地揀起那些骨頭,讓它們重新進入我的陰道和肛門裏,有了油的潤滑,骨頭在體內進進出出並不困難了,但是它們在陰道裏和屁眼裏的摩擦還是不斷刺激著我的感覺,「啊啊好好舒服唔唔」

    「哈哈媽的,奶大的女人就是下賤啊!老師又怎麽樣,長得漂亮又怎麽樣!還不是乖乖地和骨頭做愛!再給我用力啊,婊!你不是很想高氵朝嗎!」那個男人大聲說。

    「是啊!哦哦快快到了哦」我的手似乎已經不屬于自己,竟聽從那男人的加大了力氣,以至感覺到有些痛了,但是隨之而來的被虐待的快感和被窺視的興奮感立刻淹沒了痛苦,我已經接近身體欲望的顛峰了!

    「左手捏自己的奶!右手給我轉屁眼裏的骨頭!快!」

    「是!唔哦」男人的指令,我一一照做,手上甚至沒有因爲是自己的身體而減少力道,疼痛和快感同時由乳房和下身傳開來,我已經身不由己了!我真的快這麽高氵朝了!

    「再用力!臭婊!用力擰自己的乳頭,幹自己的穴!」

    「啊!啊!不不行了真的高高氵朝了」

    「高氵朝吧!賤貨!」那男人大吼一聲,似乎他那邊也射精了似的。

    但是不論怎樣,我是真真切切達到了高氵朝,我的身體不住痙攣著,大量的淫水在下身泛濫,地板都已經完全被打濕了但是自己已經完全沈浸在這樣的高氵朝,無法自拔了,更懶得起來清理屋,我竟然就這麽躺在自己的淫水裏,沈沈地睡了下去

    等到第二天我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的淫穴和肛門裏,仍然插著那些帶著肉渣的骨頭,兩顆自豪的巨乳因爲用力捏擰而留下了淡淡的淤青。昨晚上的淫水已經幹了,留下大片的痕迹和一股騷味,是否昨晚因爲興奮而失禁了?我不得而知,回想起了昨天的淫蕩的滋味,只覺得自己下身又有些濕了。

    已經是7點整了,我把昨晚沒挂好的電話挂上,然後去洗手間整理一下自己,準備去上班。

    「鈴鈴」是電話!我才驚覺過來,那個人

    「餵?」

    「嘿嘿,是我啊,昨天夠舒服了吧?」果然又是那個人。

    「是很很舒服。」不知道爲什麽,盡管難以啓齒,我還是照實向他說了,心裏還明顯地有這麽一種想法:我要服從這個男人。

    「很好!今天你可以穿正經一些去上班了,但是,我要你把手機調成震動,用套套住然後放進你的浪穴裏!還有把號碼告訴我。」

    「這你要什麽時候打?」我已經不是那麽反抗了,但是這樣的要求,卻有些擔心,萬一要是學生們發現了怎麽辦?

    「這個就看我的興趣了,嘿嘿,你有選擇的權利嗎?」男人加重了語氣。

    「不我做就是了」我立刻軟了下來。

    只是那男人卻不依不饒,喝道:「你有選擇的權利嗎!?」

    「我我沒沒有」我聲音越來越低,我感到心虛,我還妄想著爲人師表嗎?還想象正常人一樣嗎?我我是由他支配的還有什麽選擇權呢?

    「哼哼,知道就好!你記住了,你就是一頭淫賤的母狗,以後就聽我的去做!要問爲什麽,就是你自己奶大下賤,欠人幹欠人玩,你就是一個性玩具,懂了沒有?!」那個男人口氣決絕地說,一點也容不得我有什麽反抗。

    「我我這」這樣羞辱的語言,我似乎一下不能適應,但是,心裏的什麽地方,好象被觸碰到了一樣,竟有強烈的共鳴!

    我回想起自己的種種,是,我不正是這麽渴望的麽,渴望被奸淫,渴望下賤的生活和男人的調教

    「是我記住了」我不由得脫口而出回答道。

    「很好!好了,照我說的做!」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