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冷饮店的失败恋情

精彩内容:

     「她已經離職啰!
      一句話,如同晴天霹雳落在櫃檯前的少年身上,他的身後似乎也颳起陣陣冷風。他張大嘴巴,呆呆地站了快十秒,誇張的反應令店員小姐不知所措,思考著是否要找男同事把這個小子趕走。
      「好痛!」一計悶拳敲醒了店門口的少年,在他身旁,一位將自己黑色短發抓得亂糟糟的大姊遞給他一個塑膠袋,袋中有著兩杯飲料。
      「走了啦,笨蛋。」少年低著頭,身體內宛如失去了什幺重要的東西,輕飄飄地跟在大姊的後面,離開那家全省可見的冷飲專賣店。


      「爲什幺會離職!?人家什幺都還沒有跟她說啊!!」一個大男生坐在你的正對面嚎啕大哭,話都講不清楚了還要胡亂喊叫,任誰都會受不了吧。不過現在坐在少年正對面的大姊,只是一心不亂地滑著手上的手機,連眼角的余光都沒有落在少年上。
      戶外的用餐區,只有一張白色的塑膠圓桌,和幾把搭配的塑膠白椅,桌上稱一把大傘,略盡點遮陽擋雨的義務。在晚上十點過後,有店面的店家收拾差不多,這裏就成爲叁五好友解決宵夜的好所在,少年和少女就在這個地方享用他們的飲品。他們看起來應該是這附近大學的學生,少女的年紀應該比少年大,不只從外表判斷,雖然男生有點娃娃臉,女生穿著深色系服裝,搭配褲襪,但主要還是女生的姿態始終比對方高,大概是較年長的關係。
      「倫家、倫家還想咬跟她告白啊!!明明每天都去那家店的說……」男生還在哭訴,模樣還真是越來越難看。
      女生看了對面的男生一眼,歎了口氣,吸了吸飲料,又繼續靈巧地滑動姆指,移動螢幕上的方塊。這個麻煩的大男孩是她大二的學弟,兩個人姑且算是直屬關係,但是女孩是不擅長照顧人的那一型,至少她是這幺認爲的。她的表情很冷淡,眼睛又常被說成是死魚眼,不喜歡參與班上的活動。本來迎新的家聚也不想去的,只是被同學一直刺激不關心學弟,最後忍不住這口氣才出現。去了之後也沒打算跟學弟熟,可是自己成績太差,幾乎都跟新生一起修課。學弟看自己都沒做筆記,反而主動借自己筆記,爲了感謝他又請他吃飯,之後兩個人就時常一起約出門,莫名地就走近了。
      「爲了她,倫家可塑想了很高明的戰術,每次都在那家店點一樣的飲料!」學姊一邊「是、是」地點頭,還是不看著對面的學弟。這件事不知道聽他提了多少次,自從他對飲料店的女店員一見锺情,他就規劃了這個戰術,每次去每次都點一樣的飲料,這種有特殊癖好的客人,一定是最容易被記起來的,這是他個人的理論。
      「好不容易她上次已經直接問:『一樣是紅茶少冰半糖嗎?』,結果今天就離職了!爲什幺老天爺這幺不公平啊!?」啪機,超過移動次數,闖關失敗讓學姊的理智線斷掉。她放下手機,直指男孩的鼻子:
     「這根本就是你的問題吧!直接跟她要手機、FB之類的,不知道跟你說過多少次!」少年大受打擊的表情讓學姊有點過意不去,她又重新低下頭滑動手機說:
      「重點是,要用這個戰術也挑杯奇怪的飲料吧,人家一天都不知道要做幾杯紅茶,最好會記得你啦。」
      「對啊!我應該點個『超級酸檸檬蔓越莓少冰無糖』之類的,怎幺都沒想到這點!」
      「你這樣只會被當作是大冒險輸了吧。」學姊滑著手機,露出一點微笑,她的學弟就是這幺的孩子氣,明明剛剛受到挫折,卻又能迅速地恢複元氣,雖然每次都是往奇怪的方向恢複就是了。
      「學姊!我決定了!」男孩突然站起來,雙手抓住學姊唯一空下的左手。「請你陪我喝酒吧!」
      被突然抓住左手手機差點掉下去,不過比起發怒,學姊還是選擇疑惑地看著男孩。這家夥根本就不是玩咖,雖然自己也不算是,只是很愛喝酒,常常跑場坐在一旁喝酒,因爲態度冷漠,再加上很會喝,同屆的都稱自己爲「冰山女王」。現在她對面的這個家夥,這輩子大概連酒都沒碰過,居然說要喝酒?
      「你是認真的嗎?」
      「當然,我什幺時候都是認真的!我想要用酒告別我這小大一的初戀!」學姊看著男孩真摯的瞳孔,這家夥就是莫名的認真這點讓人甩不開,她歎了口氣說:
      「要喝可以,不過只能喝啤酒喔!」
      「咦?不然還有什幺酒?」學姊後悔自己幹嘛多話,害自己還要解釋。不過她也根本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吸乾桌上的飲料,把空杯丟給對面的學弟:
      「來我房間吧,學校宿舍那邊管很嚴,去那裏有夠麻煩的。」學姊是外宿,和學弟住學校宿舍不同。
      學姊說完就自己拎著包包,朝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學弟抓著學姊製造的垃圾,跑到垃圾桶邊丟掉,看了看自己手上還沒喝完的紅茶,吸了一大口,還是決定拿在手上,快步跟上他的學姊。


      「好麻煩……這家夥真不是普通的麻煩。」學姊看著倒在她家地板呼呼大睡的學弟,煩躁地抓著頭髮。莫名其妙地自己說要喝,又莫名其妙地喝了兩罐就睡死,現在丟自己一個人在這裏喝悶酒,怎幺會有這幺煩人的家夥!
      地板冰冰冷冷的,六、七個啤酒空罐東倒西歪,真虧他可以睡得這幺熟。學姊湊到男孩的臉旁,這家夥熟睡的時候還蠻安靜的,一般不都會打鼾嗎?他的臉龐真的就像小孩一樣,睡著的時候尤其像天使,那樣的安詳。自己曾經跟學弟說過:「我喜歡的是正太,你長太高我沒興趣。」但是現在仔細看,學弟還真是自己喜歡的那一型,偷偷親一下他的臉,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學姊我還要再喝!」學弟突然翻身開口,學姊嚇得立刻往下趴。爲什幺不會打鼾、磨牙卻會講夢話啦!學姊在心中暗罵,但是更麻煩的是她現在的狀態。
      以爲學弟醒了,學姊的直覺反應就是躲避他的視線,沒想到往下趴了之後,學弟直接翻身,大手大腳壓在自己的身上,這下要怎幺掙脫呢?學姊不敢掙紮的太大,這種情況下學弟醒來,尴尬肯定是超過臨界點,可是不能大力掙脫,學弟的手腳這幺重,又是一樁麻煩事。
      弄了老半天,學姊終于翻過身,可是情況完全沒有好轉,因爲學弟的大手直接放在她的胸部上。學姊的胸不算頂大,但也頗有料,被男生這樣壓著,胸部也有些感覺。但是比起這些,下半身的麻煩才大,學弟的整支腳就剛好跨在她的兩腿之間,這樣的姿勢簡直讓她羞愧的無地自容。耳邊粗重的呼吸聲,氣息吹到頭髮,搔在肌膚上,終于,學姊忍不住:
      「你給我起來啊,死豬!」大男孩被掀了起來,他驚慌地看看四周,到底發生什幺事會讓自己在空中飛了半圈。
      眼前的學姊臉頰紅通通的,衣衫不整,頭髮也有些散亂,正憤怒地看著自己,難道自己喝醉酒之後發酒瘋,竟然襲擊學姊了!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沒想到我的酒品是這幺差!」學弟立刻跪在地上磕頭道歉。
      「你的酒量是很差,不過你剛才什幺事情都沒做喔,這只是因爲一點意外才變這樣的……」學姊的話如同福音,讓學弟臉上充滿光輝地擡起頭,可是他看到的卻是和平常不一樣的學姊,竟然有點害羞扭捏的模樣。
      「難道這個時候,你不想做點什幺嗎?」學弟好像知道什幺了,可是他還是探問:
      「要做什幺……?」學姊撲到他的身上,他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他的學姊是這幺嬌小可愛。學姊將唇疊上他的唇,在他還搞不清楚是什幺狀況時,兩個人已經交換起唾液。
      「是你先挑逗我的,你要負責喔!」學弟雖然搞不清楚學姊在說哪件事,但是平常就唯學姊命是從,而且在這個時候,男人的箭都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男生來到女生的上方,親吻果然還是必要的,男生的手也不閑著,本能地朝女生的胸與私處前進。右手隔著衣服撫著胸,布料的磨擦聲彷彿也成了誘惑,下面的胸部又是那樣的柔軟有彈性。男孩撩起學姊的上衣,拉起綠色的蕾絲邊胸罩,直接讓手把玩著那充滿彈性、滑嫩的布丁,除了單純對肌膚的愛撫,男孩也不忘了刺激敏感的乳首,他可以感覺到學姊的身體越來越滾燙。
      左手探進了兩腿之間,男孩撩起了學姊的短裙,讓手掌侵入褲襪與內褲之內,有些溼潤的裂縫不算太難進入,男孩用兩個手指先稍微試探這神秘的小穴。漸漸習慣了,配合學姊的呻吟、表情,他也領悟到要如何刺激女性的身體,他緩緩地尋找最舒服的點,抓到目標,開始加速抽送。學姊的表情變得淫蕩起來,嘴裏盡情地浪叫著,男孩低下頭吸吮學姊的乳房,攻擊不同的部位加強學姊的快感。在男孩給予她最後一擊,她全身一震,大量的汁液從她的蜜穴流了出來。
      「學、學姊,今天什幺都沒準備,就到此爲止好了。」男孩用他最後的理性擠出這句話,兩個人都還是學生,如果真的懷孕就完蛋了。
      學姊撐起身子,猛地湊近男孩的臉,明明剛才還那幺肆無忌憚的接吻、觸摸,但是看到學姊這樣無防備的渙散眼神,男孩滿臉通紅,手腳都不知道要怎幺擺。
      「你都已經把我搞成這樣了,不會說要逃跑了吧。」男孩受不了這樣露骨的挑逗了!他一鼓作氣脫光衣褲,大喊了一句「學姊對不起我忍不住了」,將學姊的褲襪連同內褲一起扯下,男孩又回到學姊的上方,兩個人四目相望。
      男孩的東西在學姊的小穴外磨蹭著,他毫無經驗,雖然剛剛已經玩弄過蜜穴,但是真的要插入的時候還是找不到正確的點,他抓著自己的東西,焦急地重複嘗試。
      「不對,還要在下面一點。」男孩隨著學姊的指示,終于讓龜頭進入小穴內部,溼潤的感觸,高溫好像要把龜頭融化一般,他的東西正前所未有地脹大著,順著這股氣勢,他緩緩往前推進,將自己的家夥整根埋入。
      「咦!?流血了!」
      「叫什幺啦!這是正常現象好不好。」學姊轉過頭,不肯看著學弟,臉頰紅通通的像顆番茄。男孩以爲學姊人這幺正,再加上常去夜店,一定有過經驗,想不到跟自己一樣是第一次。
      發現這個事實,男孩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動,他強行吻著學姊,下半身也開始擺動。學姊一開始疼痛著輕輕呻吟,但是像她這幺敏感的女孩也是有好處,沒過多久,疼痛轉換爲快感的刺激,每當男孩的棒子插入,電流從她的背脊竄升到腦袋,逼迫著她不受控制的喊叫。
      緊實的小穴,肉壁緊緊地吸附著男孩的棒子,溼潤的汁液,又讓抽插順利地進行著,這就是女人的陰道?只有在洗澡時自慰過的男孩簡直無法想像,雖然舒服到要爆炸了,但是卻不想要這幺快就出來,一旦出來了就沒辦法這幺舒服了。男孩挺著腰,忍著噴射的沖動,不自覺地加快前後的擺動。
      果然還是不行了,男孩忍不住了。他整個人貼上學姊,下半部瘋狂地抽送著,學姊也在一次次的刺激下,放聲嬌喘。女人的體溫原來也可以這幺高,男孩緊緊抱住學姊,柔嫩的肌膚下有如炭火燃燒,兩個人的體溫都在融化彼此,男孩大喊著「對不起學姊我要射了」,噗咻!噗咻!男孩將腰往前挺,讓下身與學姊的下身黏貼到最緊的程度,讓棒子頂到他能進入的最深最深處,毫不留情地噴射著。


      「對不起!如果有的話我會負責的!」男孩再次發動絕招,跪趴在地上磕頭道歉。學姊歎了口氣:
      「負什幺責啊,明明連養活自己的能力都沒有。」被戳到痛處的男孩完全無力反駁。
      「算了吧,反正今天應該是不會有的日子。」學姊擡著頭思考,掐著手指計算著。男孩心想,下次可不可以先算好再誘惑人啊……。
      「不過你真的這幺怕,還射到最裏面來,量還這幺多……。」學姊掰開小穴,還有一些白濁液體從裏頭逆流出來。這樣煽情的動作,差點讓學弟的家夥又有精神起來。
      學姊朝學弟伸手,學弟還搞不清楚狀況,學姊指了她的包包,說著「衛生紙啦」,學弟終于會意過來,馬上找出衛生紙遞給學姊。他坐在一旁,看著女人從小穴摳出自己的液體擦拭,這光景實在太誘人了!學姊稍微弄乾淨,整理好衣裝後,拿出整套盥洗用具。
      「我先去洗澡了,你就在這裏待著吧。」
      「喔喔,我知道了。」男孩從遐想中被拉回,又變回蹲坐在一旁的柔順小狗。
      「還有,」學姊走到門口準備開門,突然又回過頭:「以後不可以再叫我學姊了,彥林。」
      一瞬間,男孩好像懂了什幺,他興奮地跳起來,自己在這個晚上告別了太多,又嘗試了太多,現在他即將獲得的是從未品嘗過的酸甜滋味。
      「是,雅琳學姊!」
      「笨蛋,還是加了學姊了啦。」男孩想要開口說「對不起」,可是他的唇已經被堵住,是一道柔軟的香甜。